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故地重游,多了一分物是人非的沧桑。

    当叶纯阳重新站在当年洞府之外,内心也忍不住泛起了波澜。这里是他当年初具法力之时修建的洞府,也曾被他视为归属之地,如今百年过去洞府一切未变,当年的感觉却已不再了。

    “公子为何不进去?”

    千盈站在叶纯阳身后,轻声的道。

    此时的她同样另有一番体会,明明期盼着能再见到他,但此时真正见到了,心里却不禁有一些失落感。

    或许是他的知己太多,自己占据的也不过是小小的一席之地吧!

    “这洞府一直是你在打理吗?”叶纯阳沉默良久,忽然向千盈问道。

    “也不全是,除了妾身之外,陌尘师兄和凌师姐也有帮着打理,玄机真人也偶尔到来。”千盈道。

    叶纯阳点点头,缓缓抬步走了进去。

    洞府里的养灵树已经成长到了数人之高,枝叶愈发茂密,散发出的灵气也异常旺盛,不过在没有了叶纯阳催熟之后,此树的灵气明显不比当年了。

    站在此树下凝望一阵,叶纯阳不禁想起当年与广陵子相处的情景,这位亦师亦友的元婴之体陪伴了他许多年,让他获益良多,可惜终究还是步入轮回。

    他一路走走停停,将昔年的一切收入眼底,叶纯阳心中多了几分感慨,最后回到客厅默然坐下。

    此时他可以隐隐感觉到此刻的天奇门正处在一种风雨飘摇的危机,或许这一次真的无法再躲过一劫。这种感觉说来有些虚无缥缈,但凭着强大的神识和高深的道行,叶纯阳虽危险的感知已经近乎本能,远比常人更敏锐。

    千盈跟在他身后,默默的一语未发。

    “这些年辛苦你了,不过你我之间终究有名无分,你一直顶着我侍妾的身份多有不便,今日既有缘重回天奇门,便将此事做个了结吧。”

    许久后,叶纯阳看了看千盈,口中轻叹一声。

    此话出口,千盈袖中的玉手不禁握紧了一分,饶是她已经有所预感,可当真正听到叶纯阳此番话的时候,内心还是忍不住泛起刺痛。

    望着千盈佯装出的坚强,叶纯阳内心也泛起一丝复杂波动,不过有些事当断则断,拖泥带水向来不是他的性格。

    “其实当年让你留在身边我也是存了一份私心,当初让你修炼的太清同元诀本意是想让你在道行有所成就之后再通过双修之法过渡于我,也好让我进阶下一层境界,不过此功法只有在法力期进阶结丹期的时候有效,如今我已无需采用此法了,自然不会把你强行留下,你可以选择自行离去。”

    叶纯阳决定了主意便不会有所改变。

    不过毕竟当年千盈也在自己身边陪伴了多年,叶纯阳到底也心有不忍,道:“我也不想瞒你,我并非乱魔域之人,甚至不属于北荒,两百年前来到此处只是一场意外,在我心中已有了挚爱之人,而且在离开天奇门之后我也与她结为了道侣,若你继续跟在我身边,终究是委屈你的。”

    千盈闻听此话,心中微微一颤,但面上镇定如常,只是任谁都能看出她只是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柔弱罢了。

    片刻后,她展颜一笑,道:“原来公子已有道侣,妾身在此先向公子道喜了,其实妾身也早已想明白了,昔年承蒙公子庇护,妾身才得以安稳至今,否则早已不知会有什么变故了,公子如今有了牵挂之人,妾身这侍妾的身份自然不便存在了,从今日起妾身自愿脱离公子,回到自己的洞府中去修行,不过此事还需有劳公子写下一封休书的。”

    千盈笑容灿烂,发自内心的祝贺,但又有谁知道说出此番话,每一个字都让她心如刀割。

    叶纯阳非铁石心肠之人,自然看出了千盈的内心,但终究在他心里只有洛倾城一人,强行把千盈留在身边只会对她伤害。

    他旋即作出淡漠之色,微微点头后执笔休书一封。

    千盈凝视着叶纯阳一笔一划,心中有种难言的刺痛,却始终坚强的不言一语。

    直到将那封休书接过,她才默默转身离开了这座洞府,无人看到其眼角滴落的泪痕。

    “慢。”

    就在千盈走到门口之时,身后突然传来叶纯阳的声音。

    “叶前辈有何吩咐?”千盈脚步一顿,回身恭敬的施了一礼。

    听得这突然间变得生分异常的称呼,叶纯阳暗自轻叹一声,但面上没有表露什么,只淡淡的说道:“天奇门大劫将至,不若此次你便随我离开吧,虽然未曾与玄炼门交过手,不过以我如今的道行要护你周全却不是什么难事的。”

    千盈听闻此话一怔,似有所触动的半晌没有言语。

    但旋即她摇了摇头,道:“叶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但千盈受天奇门养育之恩,一身修为均是天奇门所赐,纵然实力低微也当为宗门而战,此番怕是要辜负前辈的好意了。”

    叶纯阳眉头一皱,望着千盈许久不语。

    最终,他摆了摆手,道:“既然你已决定,我便不再阻拦,希望你好自为之。”

    千盈微施一礼,不再继续停留,径直出了洞府之外,身影很快消失在叶纯阳的视线之中。

    望着她远去,叶纯阳再次沉默下来。这一次,直到日渐黄昏时他才从客厅中起身,沿着记忆中的布局走向洞府后方某一处隐秘之地走去。

    这里是一座座排在一起的低矮阁楼,周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显然在他离开这百年间,千盈和李陌尘等人为他将洞府打量得甚好。

    不过在这片阁楼外停下后,叶纯阳并没有看周围的其他之物,而是单手一挥,指间射出数道隐晦的流光。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四周的虚空突然扭曲,泛起一阵阵水纹般的涟漪,那原本并排相连的阁楼中间凭空现出一间密封的静室,周围贴满了无数灵符,每一道均有隐匿之力。

    叶纯阳望着这件凭空生出的密室,脸上微露笑容,随后又催动法诀,雄浑的法力向前席卷而去,贴在密室中的符箓立即迎风溃散,那紧闭的大门轰然打开。

    一股熟悉的神识波动募然传来,叶纯阳心中一喜,身形一闪后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密室之中。

    可是就在他跨进门口之际,脸上突然出现了震愕至极的神情。

    密室中笼罩这一个巨大的黑影,抬首一看竟是一只形似大鱼,浑身布满厚重鳞片的蓝色怪兽,口中长有尖利的獠牙,胸前和后背均生出数丈长且犀利异常的怪鳞。

    这模样正是早年前叶纯阳离开天奇门后未来得及带走的灵鲲。

    只是此刻的灵鲲竟然大变了模样,不仅进阶到了三级上阶的层次,背后更生出一对巨大的肉翅,正凌空腾飞着,席卷出排山倒海般的巨峰。

    在这对肉翅上,一道道蓝色闪电缠绕不定,所到之处虚空尽显扭曲,如此强大的灵压只怕是一位结丹中期的高手站在这下面都会感到窒息般的压迫。

    “想不到灵鲲在这百余年间竟精进不少,真灵榜上曾记载灵鲲是鲲鹏的后裔,有一定几率可蜕变为鲲鹏,这对肉翅上有些许真灵的气息,难道就是传送中的鲲鹏之意?”

    叶纯阳抬头望了望悬浮半空中好似一头飞天大鱼般的灵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片刻后,他将心神放出,直奔灵鲲的识海印去。

    或许是百年不见的缘故,在叶纯阳的神识侵隐入之时灵鲲身体大震,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但接着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发出一阵呜呜低鸣之后降下身来,乖巧的落在叶纯阳一旁。

    见到这灵宠分别了百年还是一点没有生分,叶纯阳心中掠过几分欣慰,抚了抚它的额头笑道:“当年没能及时将你带走,只好把你封印在此处,实在委屈你了。”

    “呜呜呜……”

    灵鲲眼神通灵,露出一抹拟人化的情绪,旋即蹭了蹭叶纯阳的手臂已是亲昵。

    叶纯阳微微一笑,打开一个灵兽袋,此兽马上扇动骨翼,体型急剧缩小,化为一抹蓝光隐入其中。

    灵鲲是他的第一头灵宠,也是最有可能进阶为真灵的一个,若此生无缘回到天奇门也就罢了,如今既来到了此处,没有理由再将此兽留下的。

    将灵鲲收走后,他重新回到了客厅中,其实叶纯阳的本意是尽快前往西北之地寻找当年从东洲传送到此的节点,可是既已答应了易天云护送天奇门弟子离开,自然要等到完成此事后再做打算了,反正以他如今的道行,再加上隐形的主体,无论是在东洲还是在这乱魔域都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想到此处,叶纯阳旋即放松下来,闭上房门静心打坐,这数日来连续奔波,他也确实有些乏了,正好趁此机会好好恢复一番。

    只是没等他静心来闭关几日,某一日的深夜,洞府上空突然飞来了一道火光,在禁制结界之外盘旋几圈后沿着大门飞了进来。

    叶纯阳睁开眼将火光接过,里面赫然是一道传音符,只不过当他读取了其中内容,脸上却露出了疑惑和意外。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