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又过了三天。

    一切如常,没有人回来,外面也没有兽群经过。

    风霆拉过怀玉竹的手,释放出温热的气息,为怀玉竹温养灵魂。

    怀玉竹的那一丝意念已经越来越强了,若是不仔细感知,会觉得那就是灵魂。

    她的神识也越来越强大了,不过也只是一道神识而已。

    一个神帝初境,只有一道神识,这是不可想象的。

    两天后,风霆松开了怀玉竹的手,放松身体,静静躺下了。

    怀玉竹看着风霆,平淡说道:“你累吧?”

    “我不累。”风霆淡然笑道。

    “你的心无法平静,自然会很累。”怀玉竹说道。

    风霆笑道:“人都没回来,总是有些难以安静。”

    “虽然你根本无法安静下来,不过你却依然能为我温养灵魂,你很了不起。”怀玉竹虽然在赞美风霆,但是目光和语气却依旧平淡。

    “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风霆随意说道。

    “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的灵魂重生九世,这很了不起。”怀玉竹又平淡说道。

    风霆笑道:“你想起来了?”

    “整天跟你在一起,总是能想起一些事情的。”怀玉竹说道。

    “你还想起什么了?”风霆问道。

    “我还想起我应该很喜欢你。”怀玉竹的表情依然平淡。

    风霆笑了,他没做评价。因为怀玉竹喜欢自己,其实对怀玉竹来说,并不是美好的回忆。

    “我觉得我喜欢你的时候,我应该很欢喜才对。”怀玉竹说道。

    “你现在不欢喜吗?”风霆笑着反问道。

    “不欢喜。”怀玉竹微微摇头。

    风霆眉头微蹙,他不想给怀玉竹增加负担,便没追问。

    怀玉竹继续说道:“我觉得现在很好。”

    风霆不知道如何回应,便沉默不语。

    怀玉竹看着风霆,淡淡道:“喜欢你的感觉应该很欢喜,可是我现在不想喜欢你。”

    风霆依然不知道如何回应。

    “你是不是很纠结?”怀玉竹问道。

    “还好。”

    “你明明很纠结,却不承认,这不是你的性格吧?”怀玉竹露出微微的笑意。

    “我来为你温养灵魂。”风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拉住了怀玉竹的手。

    “你在逃避。”怀玉竹那倾国倾城的脸上露出慵懒的笑意。

    风霆没说话,静静的释放温热气息,注入到怀玉竹的经脉中。

    他刚才松开怀玉竹的手,本想休息一下,为了回避问题,他又为怀玉竹温养灵魂,难免会有些累。

    不过不能做的太假,他只能坚持。

    两个时辰后,风霆松开怀玉竹的小手。

    怀玉竹似乎明白风霆的心思,没再说话,慵懒的躺下了。

    风霆也有些疲惫的躺下了。

    两人虽然躺在同一张裘皮上,不过裘皮很大,能并排躺十个人,所以躺两个人,也是互不干涉。

    怀玉竹很轻松,她真的睡了。

    风霆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也不能睡,他也不想睡。

    岩洞中的安静充满了压力,风霆偶尔会深吸口气。

    三个时辰后,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岩洞中。

    风霆立刻起身,到了黑影面前。

    “小宁,你没事吧?”风霆其实感觉到小宁似乎不太对劲。

    “给我疗伤。”小宁冷冷的伸出了手。

    风霆立刻握住小宁冰冷的小手,释放疗焰的温热气息,注入到小宁的经脉中。

    他很快就得到了反馈,小宁的经脉竟然受伤了。

    这要多么强大的力量,才能让小宁受伤。

    风霆想问,不过看小宁的样子,似乎不想说,他就忍住没问。

    怀玉竹也起来了,她没有靠近过来,就站在远处看着。

    一个时辰后,小宁把手从风霆手中抽出来。

    风霆这时候才说道:“有兽群经过,离婉出去看情况没回来,炎兮便出去看离婉,也没回来。厉红绣有些担心,也出去了,还是没回来。”

    小宁当然早就知道离婉、炎兮、厉红绣不在,他扫了风霆一眼,冷冷说道:“你自命聪明,怎能让她们出去找我?”

    “我当时确实很笨。”风霆承认错误。

    “你害了他们。”小宁说道。

    “是。”风霆眉头微蹙,心中很不舒服。

    “等等吧。”炎兮说道。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风霆这时候终于问道。

    小宁扫了风霆一眼,说道:“兽群在寻找我们。”

    “是牧辽在控制兽群?”风霆问道。

    “牧辽没这个本事。”

    “那是谁?”

    “是兽皇。”小宁答道。

    “兽皇是魔兽之皇吗?”风霆问道。

    “算是吧。”小宁答道。

    “他为什么在找我们?”风霆不解问道。

    “应该是牧辽和他做了交易。”小宁说道。

    还是牧辽,风霆眉头微蹙,说道:“你杀了兽皇?”

    “杀了三个。”

    “一共多少个兽皇?”

    “魔兽和魔禽不计其数,兽皇也很多。”小宁说道。

    风霆有些明白了,他说道:“这么说来,他们应该还会再来?”

    “如果你不让离婉她们三个出去,魔兽就未必能找到我们这个岩洞。”小宁冷冷的对风霆说道。

    “是我太疏忽了。”

    “你是个精于算计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小宁冷冷的语气中透着讽刺。

    风霆无奈蹙眉,无言以对。

    小宁看着风霆,冷冷道:“若是她们都死了,你将如何?”

    “陪她们一同走?”风霆爽快说道。

    “你舍得吗?”小宁问道。

    “没有什么舍不得的。”风霆洒脱笑道。

    “你若是那么无畏生死,何必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小宁扫了风霆一眼。

    风霆知道小宁说的是利用怀玉竹等事情,他平静说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你想让我去极北寒地。”

    “你现在知道了,又能如何?”小宁问道。

    “你若是坚决让我去极北寒地,我此刻就去。”风霆坚定说道。

    “你这么弱,走不了多远,就尸骨无存了。”小宁不屑说道。

    “那你想让我怎样?”风霆问道。

    “我想让你不要再惹事。”小宁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好。”风霆立刻答应了。

    “我出去看看。”

    小宁说完,便就消失了。

    风霆向后退了几步,静静坐在了裘皮上。

    怀玉竹看着风霆,突然笑了:“师尊走了,你就不要装了。”

    “是。”风霆也笑了。

    “师尊虽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她跟你说很多话,你心里一定是很得意的。”怀玉竹看着风霆说道。

    “是。”风霆承认了。

    “这是好事。”

    “嗯。”

    “你这喜欢算计的习惯是改不了了。”怀玉竹说道。

    风霆歉疚的看着怀玉竹,说道:“我也不想。”

    “你不想做的事情,有人能逼得了你吗?”怀玉竹问道。

    风霆一听这话,竟然无言以对。

    怀玉竹看着风霆,缓缓说道:“希望你不要再惹出大祸来。”

    风霆闻言,无奈的说道:“我最近太笨了。”

    “你不笨,你是运气不太好。”怀玉竹说道。

    “是吗?”风霆觉得自己最近的几次决定都有些欠妥当。

    “是的。”怀玉竹看着风霆,倾国倾城的脸上露出一抹平淡的微笑。

    风霆看着怀玉竹,他觉得怀玉竹似乎比之前成熟了一些。他希望这份成熟是灵魂的成长,而不时惯性的成熟。

    两个时辰后,小宁孤身一人回来了。

    风霆问道:“没找到他们?”

    “找到了。”小宁说道。

    风霆心头一惊:“那为何没把她们带回来?”

    “她们都被困住了。”小宁说道。

    “你都救不了她们?”风霆问道。

    “我需要帮手。”小宁说道。

    “我能行吗?”风霆问了这句话之后,便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果然,小宁扫了他一眼,说道:“你太弱了,我需要你那位叫做顶伯的朋友。”

    风霆忙说道:“顶伯之前说了,他只是偶然路过,现在应该走了。”

    “他还在大荒。”小宁说道。

    “在哪?”风霆立刻问道。

    “从这里向东的一座山中。”

    “那我去找他。”风霆其实并不确定顶伯是否会帮忙。

    “你们闭上眼睛,屏气凝神。”小宁没回答风霆的问题,而是直接命令风霆和怀玉竹闭眼。

    “好。”风霆立刻闭眼,屏气凝神。

    怀玉竹也闭上了眼睛,屏气凝神。

    也就在这时,她们都感觉岩洞在移动,这和之前的感觉很像。

    他们都明白小宁正在驱动这个岩洞移动,看来她是担心出去了会有危险,所以干脆连岩洞一同去东方找顶伯。

    除了敬佩小宁的强大,也更加惊叹魔兽的强大。

    一天后,岩洞停止移动。

    风霆以为到了,却没想到小宁说道:“跟我走。”

    “好。”

    “是。”

    风霆和怀玉竹立刻答应,他们这时候才明白小宁也许只是想隐蔽的离开之前所在位置。

    小宁破开了冰雪封住的岩洞口,风霆和怀玉竹随着小宁走出了岩洞。

    外面风雪依然,能看见的地方也没有明显的山川林木,所以看着和之前没有什么分别。

    在这大荒之中,就算是修神者,也会成为路痴。

    小宁一手拉着风霆,一手拉着怀玉竹,飞速向东方飞去。

    很明显,小宁没有全速前进,可即使如此,风霆也很痛苦。

    索性距离不远,三个时辰后,他们落在了一处山坳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