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朱允文疑惑的转过头,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虽然没有喊出名字,但朱允文就是有这种感觉。

    一回过头,朱允文惊讶了,竟然是朱瑕凌,她不是应该在福王府里呆着吗?

    朱瑕凌来到朱允文身前,她惊讶的说,“朱媚儿姐姐呢?”

    朱允文想了想说,“她呀,临时有点事先离开了,一会儿回到醉生梦死楼就能见到了,不过小郡主,你为什么出来了?”

    朱瑕凌嬉笑一声,她轻声在朱允文耳边说,“嘿嘿,皇兄以后带我到处玩好不好?我都跟着你。”

    朱允文吓得退后了一步,“小郡主。。你。。你跟我开玩笑呢吧?”

    这也太扯淡了,难道朱瑕凌又是单独跑出来的?不得不说她这个胆子还真是大啊。

    朱瑕凌摇摇头,“不是的,父王给我说,如果我想出去玩,就跟着你去,他说等我哪天玩累了回家就行。”

    朱允文瞪大双眼,“真的?”

    “真的。”朱瑕凌点了点头,她期待的看着朱允文,“皇兄,你就带着我嘛,如果你不干,我就。。我就在街上喊你骚扰也!”

    “这种方法你也想得到?”朱允文觉得有点好笑,哪有这么古灵精怪的人啊。

    “父王都同意了,皇兄你就带着我嘛。”说着,朱瑕凌就这样摇起了朱允文的手,最里面还念着,“还是说,皇兄自己是皇帝,就看不起我?”

    朱允文无语了,这哪跟哪啊,无奈了,朱允文看着朱瑕凌说,“行吧,但是我也有条件。”

    “嗯嗯。”朱允文期待的说,“皇兄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朱允文思考了一下说,“一,跟在我身边的时候,必须听我的话,我不叫你做的事情,不能做。”

    朱瑕凌点了点头,“那是一定的,皇兄放心。”

    “二,不能惹是生非!”

    朱瑕凌嘟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朱允文,“皇兄,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父王虽然说我任性,但是我真的不惹事的。”

    朱允文嗯了一声,突然,他严肃的看着朱瑕凌,“还有一件事,在我身旁,特别是在京城,乃至皇宫的时候,绝对不能说你是霓裳郡主,这是最重要的,切记切记。”

    朱允文这个要求朱瑕凌倒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不允许自己说出身份呢?不过朱允文都这样提了,朱瑕凌还是很顺从的答应了。

    朱瑕凌真的惹是生非,朱允文可以解决,她出了危险,以朱允文现在的能力,也一定能够化险为夷,但是唯独这个霓裳郡主的身份,绝对不能说出来。

    现在到处都在传朱允文削藩之心已定,甚至亲征北元都是为了给燕王朱棣敲一下警钟,所以在这样的风口浪尖,如果让人知道福王朱淇的女儿在自己身边,那就很能惹人遐想了啊,难道福王已经暗地里找过朱允文了?还是说朱允文已经准备跟一些关系好的皇兄削藩了?

    人心不可测,朱允文不想让大明各地的王爷因为这么一件事闹得人心惶惶。

    柳欣依旧是以一个金丝雀的样子立在朱允文的肩头,以前的她还喜欢到处飞飞,可是现在她却很少这样了。

    朱允文跟朱瑕凌走在街上,这时,柳欣竟然跟朱允文说话了,“皇帝,给你说件事。”

    朱允文一愣,柳欣可是很少主动找自己啊,“你说。”

    柳欣沉吟道,“你还记得我在福州港救下来的女人吗?”

    朱允文回忆起了,她啊,柳欣一直把她安放在醉生梦死楼里修养,要不是柳欣现在提起,朱允文都快忘记这个女人了。

    “记得。”朱允文说,“我第一次见你那么主动的去保护一个人,难道那个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朱瑕凌好奇的看着朱允文,只见他嘴巴在动,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嗯,那个女人,挺有趣的。”柳欣说,“你知道吧,至阴之人千年一诞。”

    朱允文点了点头,“是啊,这个我知道。。。”说到这里,朱允文突然愣住了,柳欣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给自己说这个。。难道?

    朱允文惊讶的说,“难道那个女人是至阴之人?不对呀,不是说至阴之人长相都是妩媚至极,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吗,就像你这样。”

    “是的。”对于朱允文这毫不掩饰的夸奖,柳欣心里倒是美滋滋的,她轻笑一声,“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我检查过她的身体,并没有被伤害过的痕迹,而且千年一诞只是保守估计,至阴之人能够出现,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具备才行,不然当年秦皇也不会只找我一人了。”

    朱允文皱了皱眉,“那你的意思是。。”

    柳欣冷笑一声,“那个女人是人造的至阴之体,甚至她自己都不知情,我一直很不解,这样的至阴之体是怎么出现的,她又为何会出现,有什么样的的目的,直到我去了埒王项合的坟墓,我才知道其中原理。”

    “在埒王项合里,埒王坟墓外面有老僧人的禁制,里面有埒王自己的压制,所以阴气不得扩散,福州城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拥有一定的气运,换句话说,埒王墓其实就是容器,将那些怨气,阴气给关在了里面。”

    朱允文好像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有人把这个女人的身体当作了容器,存放足够的阴气,造成了至阴之体,不过因为这个至阴之体是假的,所以那个女人并没有至阴之体所拥有的特性,对吗?”

    “可是,为什么?”朱允文疑惑的说,“这样做,既浪费时间还浪费财力,肯定是有什么好处,才会有人这样做的,而且从那个女人的生存环境来看,她并没有受到制造她的人的保护。”

    柳欣语气中微微有点愤怒,“在明白缘由之前,我只是单纯的想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我想到了一个传说。”

    “哦?”

    柳欣沉声道,“当时秦皇一直不能得到我,他自己也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