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来了!仙缘剑派的看家本事,被称为寒冰仙狱的最强杀招。”

    “什么鬼?”卫宫眼中露出巨大的疑惑,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是下一瞬间他就明白过来,在魏寻尘释放寒冰仙狱的时候,卫宫注意到,他的神值在一刹那间就被抽空了。

    需要如此强力神值支撑的杀招该有多么可怕。

    就像是一滴从天而降的雨滴,白色的光亮从魏寻尘的剑身上落下,然后融入地上,变成一块银白色的光亮。

    那光亮先是一点,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放大,向外蔓延,一直铺到竞技场的边缘。

    就像是皑皑白雪一般。

    众人似乎也感受到了那来自竞技场中心的寒冷。

    连同守卫在场中的皇家护卫,也不自觉地向后退开一步。

    在他们的面前,仿佛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是的,深渊。

    那块巨大的白色地面,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平铺的白雪,而是流动着的,向内旋转着的巨大深渊。

    空气流动着,缓缓向内汇聚。

    魏寻尘轻盈落到上面,从下向上凝视着天上的时辰,目光冰冷,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的猎物。

    “嗷~~”

    最先被拖入其中的,是神兽地龙。

    它本来就身处场地中央,在魏寻尘的寒冰仙狱发动之时,就身形一晃,巨大的身躯被向下拖了进去。

    冰霜漫延上它的身体,长长的如同长蛇一样的巨大龙身扭曲着想要逃离,却又深深地向下陷入进去。

    这该是什么样的巨大力量

    要知道这个怪物可是用来进行龙珠战的核心,如果连它也消亡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就将不受控制,只怕璇云城也要被这两个人削去半边。

    幸好那只神兽只是一半身体陷了进去,之后就止住了下坠的趋势。

    它高高地昂起头颅,在空中蜿蜒而过,然后发出一声惊天龙鸣。

    只是众人仍旧心有余悸,在地龙的坚硬的麟甲之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原本是青黑色的地龙,此时也变成了一条白龙。

    这气氛诡异吓人,整个世界都仿佛陷入了一片宁静。

    魏寻尘的两只眼睛发白,整个身体向上仰起,就像是陷入癫狂之中。

    时辰似乎知道这个结界的厉害,在他发动的一瞬间就幻化成黑色烟雾,向着上空飞离。

    可是,在下方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白色的烟雾从寒冰仙狱中生长出来,就像是一只只巨大的手臂,以更快的速度追上空中的黑烟。

    白色的雾气刚一沾上黑烟,就立刻扩散开。

    那团黑雾颤动着,挣扎着,然后逐渐失去了原来的速度,慢慢凝结聚拢成型。

    然后缓缓地将其向下拖进去。

    就是这时,众人才发现,原来时辰用的这一招黑雾,并不是完全的虚无化。

    “嗯”

    时辰发出一声闷哼,从黑雾中显出一张苍老的脸来。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他露脸的一瞬间,卫宫看到了另外一张截然不同的脸。

    那张脸,说起来可怕至极,上面满布伤痕,双眼突出,带着无尽的悲哀和愤怒,就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转瞬之间又变成了时辰的样子。

    所以卫宫也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

    时辰的身体被挤压着,从一团散乱的黑烟慢慢变成了人形,那道白色的冰冷烟雾将他裹缠起来,就像是一条白色的丝带,而时辰就像是天空中的风筝,被下面的丝线收紧。

    十米,九米

    三米

    逐渐离下面越来越近。

    卫宫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只是不知道真正被那所谓的寒冰仙狱吞噬是什么样的结果。

    “如果被吞噬,”刘顿大师皱起眉头,当起了解说,“那么就会变成寒冰仙狱的一部分,从而更加强它的力量。”

    他说完话,也是紧张得喉头一阵窒息。

    “也就是说,这寒冰仙狱,是非常邪恶的一种杀招,是需要不断杀人,特别是杀高手来加强它的威力。”

    “那怎么之前”剑凛樱疑惑地看着他,虽然话只说了一半,但是寓意也非常明显。

    这么可怕的招式,历史上却没有出现过几次。

    魏寻尘在成名的二十年龙珠战中,好像也只有在十年前遇到青布良的时候使用过一次。

    加上今天这一次,一共是两次。

    “那是因为”刘顿大师皱起眉头,“它成长得越大,每次使用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一方面需要消耗的神会成倍的增加,另外一方面,如果弄不好,就会反噬自身。”

    也就是说,即使是施术者本人,也并非能完全控制。

    此时魏寻尘双目翻白,全身都开始抽搐起来,剑凛樱看到他的痛苦模样,也大致明白了刘顿大师说的反噬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就是意志的考量了。

    看谁能拖到最后。

    “啊!”

    空中时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整个人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他的全身被巨力拉扯着,向下逐渐拖动,双脚沾地的一瞬间,一道白色的冰晶迅速蔓延过他的全身。

    这可怕的情形,今天只怕要看见惨烈的一幕。

    所有人都纷纷站了起来。

    只怕这样下去,时辰会输。

    不,准确来说,如果他再不主动认输,恐怕连性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

    看到这里,天剑帝也站了起来。

    他的双手拢到胸前,张了张嘴,做好随时终止比赛的准备。

    龙珠战只是技艺的较量,并不是生死之争,他还没有想让剑宗的掌门葬身在自己土地上。

    卫宫紧张地捏了一把汗,急切地用力握紧了拳头。

    “怎么到这种关头了,还不用我的那个呢?”

    “什么?”剑凛樱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就是我给他打造的剑啊啊,再不用就危险了。”

    卫宫一直不明白,那些把杀招留到最后的人脑子都在想些什么,最出其不意的,就是最开始的时候,现在都已经是决赛了,都还不用,剑宗的掌门简直脑子有坑。

    就在这时,似乎是对卫宫的话有了感应,时辰的双眼突然睁大。

    在他手中的墨色长剑上,一道紫色的光正生长出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