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阿福,干什么呢?快去前面帮忙搬东西。”朝凤班主招呼张明阳了。在戏班里原来只有班主会叫他这个小名,现在他接受罗溪和麦小七也可以叫他这个名字了。

    “哎,来了。”张明阳大声答应了一声,然后小声对罗溪说道:“柳柳姐,到了里面千万别乱跑,若是跑丢了可就麻烦了。”

    “知道了,阿福快去吧。”

    这段时间,罗溪在戏班里以麦小七晕倒为掩护,让他去周围打探消息,没想到遇见了正在赶来的红袖和鸣幽等人。看着张明阳走远了,麦小七看着四边人都不注意他们,用暗语对罗溪传递了信息,翻译过来就是:“红袖姐和鸣幽大人晚一些就到。到时候他们会和咱们在城里汇合。”

    罗溪诧异:“他们这么快就找到邀请函了?”

    麦小七鬼笑了一下:“等回合之后让他们自己跟你说。”

    罗溪无奈地笑了一下:“你们这几个小鬼头。”

    进入风息堡后,罗溪仔细观看这风息堡内部的风土人情,发现这里确实医馆药铺很多,而且每家每户的主治各有特色,有内科,外科,儿科,妇科等。其中最大的药铺,也是在最高最显眼处的,就是风息堡堡主所在的地方,门口也是一个巨大的医馆,名曰普济堂。罗溪看到这个名字觉得甚为搞笑,若真是普济堂,怎么门口还有那些快要死的病人呢?他们连个人道主义的临终关怀都没有。这风息堡主还真是假的可以。

    再往外看四周的建筑,发现这些建筑确实是按五行八卦的形状建造的。整个城池可以在任何地方感觉到五行八卦的痕迹。他们入城之后穿过了好几条街道,可是转来转去仿佛是在原地转悠,可是实际上,他们已经离进门的位置很远了。

    “我们到了。”

    听到前面的声音,罗溪抬眼看到了眼前的大门,上面写着“丽华苑”三个大字。

    前面带路的人对班主段良才礼貌地说:“请班主,百灵小姐和各位到里面休息吧,晚上田大人会亲自来给百灵小姐捧场的。”

    小百灵听了面色一红,微微欠了欠身子:“有劳这位大哥了。”

    段良才常年混迹江湖,场面上的事自然不会差,他不着痕迹地塞给了那个领路的一块碎银子,说道:“小哥辛苦了,晚上我们定会准备好节目,等待田大人的大驾光临。”

    罗溪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暗道:田大人?就是那个大管家了?看来这个大管家在城里地位不低呢,竟然都被叫做大人了。

    领路的小哥走后,段良才招呼着朝凤班前后:“动作都快点,下午好好排练,今天晚上田大人赏光,咱们得好好卖卖力气。”他看到抬着东西的罗溪说道:“柳柳,今天晚饭早点做,吃饱了好表演。”

    “知道了,您放心吧,安顿好了我就去买菜。”

    罗溪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段良才却有些瞧不起她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了:“在这地方你还敢出去买菜呢?走出去十米你都找不回来。买菜的事情田大人早就安排好了,到时候青菜猪肉都会直接送过来,你做就是了。”

    罗溪听了并不想反驳,总之这个风息堡她进来了,下一步计划就是弄清楚这风息堡的阵法。

    待到戏班里的人安顿好了都去排练时候,罗溪趁着没人放出了藏在身上的金蝉子,有了鸟瞰的地图,会更加清楚整个堡内的构造。

    申时三刻,也就是现在说的下午下午不到四点的时候,罗溪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不过发现小百灵并没有来和大家一起吃饭。她好奇,问:“阿福,百灵小姐呢?她不吃饭了吗?”

    张明阳回答:“到了风息堡,百灵小姐可不会跟咱一起吃了。”

    “怎么?她要拍戏?”

    班主段良才笑着说道:“田大人都给她安排好了,就不用你操心了。”

    罗溪心道:不用我操心更好,正好这几片牛肉给小七吃,他这两天都有点瘦了。

    吃过饭,罗溪跟班主段良才说要出去转转,找找能给小七治病的医馆,段良才心里都是晚上的演出,哪有心情管其他,大手一挥,随他们出去,只是提醒她要找个院子里的伙计做陪同。

    二个多时辰的功夫足够金蝉子把收集到的内容传递回来了。马特达蒙拼接了金蝉子传回来的散碎地图,加上数据整理,一副完整的3D立体风息堡地图立刻展现在罗溪眼前。

    从俯视图上,罗溪看得出整个城池分为乾兑离艮巽坎艮坤外围八个区域和中心普济堂这个中心两部分。这里的每条街道都很相似,街道宽窄都一样,而且街边的店铺名称也很相似,比如:广安堂,广和堂,广慈堂,广祥堂,他们不光名字相似,装修风格也相似,若是不仔细区分,很难分辨得出。

    由于自然关系,这座城在山中,山上的树木吸收水分会造出很多云彩,整个风息堡全年以多云天气为主,所以想以太阳或者星星为坐标寻找方向是不可能了。

    同样由于自然关系,这里的风都不是一个方向的,由于山间的涡轮作用,很多风在风息堡内转圈刮,让人不知道到底是东西南北哪路风。

    看到这个,罗溪笑道:“难怪这个风息堡如此神秘,各种自然奇迹加上能工巧匠,便造成了今日风息堡神秘的样子。”

    在街上转了一大圈,对这里的环境有了个大概了解后,罗溪回到丽华苑的时候表演已经开始。戏台对面的宾客已经坐满了。看他们的服饰就知道来的大户人家不少,看他们一桩华丽的样子应该算是本地的贵族。罗溪自言自语道:“来了这么多有钱人,今天晚上的收入一定不会少了。”

    她往台上看去,几个年轻的武生正在表演翻跟头,那一个个劲头十足的跟斗翻得台下连连叫好。可是和往日的气氛不同,罗溪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到了后台她才知道为什么:小百灵不上台了。

    这小百灵是朝凤班的台柱子,也是很多人来这里看戏的原因,她若是不出场,一定会引起很多客人的不满,到时候别说下次,就连这次朝凤班能不能得到赏钱都是两说。

    罗溪到了后台难得听到段良才会那么说软话。过一会儿,他从小百灵屋子里出来,阴沉个脸,其他人都绕着班主走,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谁都不想撞枪口上。

    罗溪正好看到张明阳在忙着收拾放乱的假兵器,偷偷抓来问:“这是怎么了?”

    张明阳叹了口气说道:“百灵小姐不上台。”

    罗溪一看这时间差不多了,问:“这都快到她上场了,为什么还不出来?”

    “还不是为了等田大人!百灵小姐说了,田大人不来,她就不上场。”

    罗溪问:“咱来的时候领路的不是说了吗?田大人晚上一定会来。”

    张明阳说道:“他们那些大人物时间哪有准头啊?没准手里的事情忙不过来就晚些时候过来呢。只是咱这都开戏了,这么多客人呢,也不能专门等他一个啊?”

    罗溪点点头,再看段良才,已经急得火烧眉毛了。有演员问:“班主,上面跟斗快翻完了,咱下一个节目上什么啊?”

    段良才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把火气压下来,说道:“让老旦和老生再上去,就唱思念这姑娘。”

    “可是刚才他们已经上去过了啊!”

    段良才急了:“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废话呢!让拉弦子和打鼓的师傅们拖着点。”

    他们今天上的这出戏叫《千里姻缘》,讲的是一个姑娘在出去游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书生,两人对着山景吟诗作对产生了感情,女子回到家后对那个书生念念不忘,拒绝了前来说媒的所有人。书生在获得功名之后对这个女子同样念念不忘,他立刻准备好聘礼去姑娘家提亲,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只是老百姓们总是对这种合家欢的结局百看不厌。

    现在舞台上已经演过了父母出来介绍家境,介绍这个漂亮女儿,还说女儿出去玩,他们心中不放心。接着表演了书生游山,甚至加了一段书生遇到劫匪,他巧妙化解的片段。刚才那段翻跟斗的,就是描写山上土匪剽悍的戏。

    加戏就那么好加的吗?都没有排练过,怎么加?怎么配合?

    其实这种戏班子在表演的时候经常会被客人指定剧目,很多时候都是客人临时起意。他们若是说没有排练过就不演,客人一生气很有可能就不给钱了。这种时候就考验演员之间以及演员和乐队师傅们之间的默契程度了。

    平时在训练的时候乐队师傅都是跟着的,知道他们的调门多高,加上他们行业内部特殊的暗语收拾,便知道这是要那一段曲子。至于词,好多都是知道故事情节现场编。只要是合辙押韵,客人们都以为这就是原版,这出戏就是这么演的。

    今天这加场的戏份就是这么来的,本来是个言情剧,被小百灵这么一闹,变成武侠剧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