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衡尺可以衡量一切,预判攻击,斗战术临机应变,没有固定的招式,正是应对天衡尺的武技。

    余默决定放手一搏,看是天衡尺厉害,还是他的斗战术技高一筹。

    众目睽睽之下,余默直接迈开大步朝天衡尺走去,他双手下垂,似乎放弃了攻击,而是闲庭信步一般靠近青城。

    这一幕出乎大家的预料。

    天衡尺这般厉害,他却毫不设防,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许多人都看不懂余默了。

    青幽散人眼中泛起一抹异色,目不转睛地盯着余默,似乎也想看透他的动机。

    “有趣,以不变应万变,你以为这就有用吗?只要你动,那就在天衡尺的丈量之中,你若不动,青城主动来攻,你失了先机,同样一败涂地。”青幽散人喃喃自语。

    佛子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说:“青幽散人,你真认为余默会败吗?”

    青幽散人诧异地看着佛子,对这个天龙寺的佛子,她也有些捉摸不透,问:“你难道有其他想法?你们天龙寺当知天衡尺的厉害。”

    佛子点头:“我当然听说过,天衡尺你们灵山的至宝,你们将天衡尺传给青城,看来她是下一任山主人选了。”

    山主既是灵山之主。

    青幽散人并不否认,说:“确实如此,老山主年事已高,将来灵山是青城做主。”

    唐门主听到二人对话,面露诧异,再看向青城的目光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说:“你们灵山这么早就选定了青城做下一任山主?”

    “青城天纵之姿,乃是下任山主的不二人选。”青幽散人不无骄傲之意地说。

    青城是她的徒弟,继承下一任山主,她这师父自然是与有荣焉。

    “呵呵,天纵之姿,也未必是余默的对手。”唐门主酸溜溜地说,其他,他也看出青城的不凡之处,与之相比,唐门就显得寒酸了,并没有太出奇的弟子。

    至于余默,唐门主不知他的武道修为,也不禁有些忐忑,余默恐怕凶多吉少,未必是青城的对青幽散人深深地看了唐门主一眼,似乎识破了他的心思,说:“唐门主,我承认余默神通广大,但那是修行者的本事,在武道之上,他肯定不是青城的对手,这一战已经没

    有任何悬念。”

    “未必!”唐门主不服气地争辩道。

    佛子笑了笑,说:“青幽散人,我们先别急着下定论,胜负未明时,一切皆有可能。”

    嗯?

    青幽散人狐疑地看着佛子,佛子不悲不喜,无法看出他的心思,青幽散人问道:“佛子,难道你真的这么看好余默?”

    佛子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我们拭目以待吧。”

    言下之意,他真的更看好余默,这令青幽散人愤愤不平,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好,那我们拭目以待,你们终究会明白孰强孰弱。”青幽散人愤愤不平地说。

    唐门主和佛子对视一眼,相视一笑,显然对余默颇有信心。

    其他人听见这一番对话,面面相觑,连几个高手都分成两派,持不同观点,那这一战究竟谁胜谁负?

    不少人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

    “我相信余默,他一定会胜利。”

    “封无疆都不是他的对手,这青城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错!余默打败封无疆是用了修行者的神通,如今他只能用武功,那就肯定不是青城的对手了。”

    “确实如此,你没听见青城是灵山的下一任山主吗?由此可见她的厉害远超我们的想象。”

    “不信,我们打赌。”

    “赌就赌。”

    一群人分成了两派,支持余默的人不少,支持青城的也不少,势均力敌。

    两位当事人则心无旁骛,眼中只有彼此。

    余默已走到青城面前,始终没有任何攻击的招数,青城也一直没动手,终于,等他完全靠近后,她的攻击不期而至。

    天衡尺青光一山,点向余默的眉心。

    方才那一击虽然令余默撕心裂肺,却没有真正受伤,这一击若是击中,那就会重创余默。

    天衡尺速度极快,眨眼就到了余默眉心前。

    余默一直在等待对方攻击,对方抢占先机,他就后发制人。

    斗战术完全是后发制人的武技,对方攻击一起,他根本不用大脑思考,身体就自然而然地做出了反应。

    他侧身一让,动作并不流畅,却十分巧妙地躲过了天衡尺,险之又险,天衡尺几乎是擦着他的眉心掠过,与此同时,异军突起,余默的手掌不知何时已到了青城胸口。

    砰!

    一掌印在她的胸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她的胸口凹陷下去。

    青城古井不波的脸上立刻泛起一抹红霞,又羞又怒,暗道一声无耻。

    呼!

    天衡尺反手一挥,朝那只魔爪打去,然而,余默已抢先一步,向后退去,躲过了天衡尺的反击。

    哗!

    人群哗然,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余默的手竟然拍中了青城的胸口,这简直是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调戏青城啊。

    “哈哈哈,这一招好啊。”有人起哄大笑。

    “无耻!”也有人大声呵斥,义愤填膺。

    余默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青城的胸口,如梦初醒一般,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一招的不妥之处,但木已成舟,无可更改。

    “这是斗战术自然而反的反击招式,那种情况下,只有这一招最有效。斗战术只讲究最有效的攻击手段,而不会顾及这些不妥之处。”余默恍然大悟。

    青城眼中泛起怒色,脸上的红霞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一抹冷意,说:“你敢侮辱我,你死定了。”

    “这是误会。”余默苦笑着解释。

    然而,解释是多余的,根本不起作用。

    唐京倒是一脸坏笑,崇拜地说:“默哥太厉害了,不但打败了对手,还沾了便宜,真是我辈楷模,偶像啊。”

    然而,他刚说完,耳朵就拽余玥给拽住了,嗔怒道:“不准胡说,败坏我哥的名声。”

    凌瑶也愤怒地瞪着他,说:“余默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叶千千和庄玉书也怒目而视,同仇敌忾。唐京脖子一缩,委屈地求饶道:“哎哎哎,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快放开我的耳朵。”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