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怎么说?”王鹏问道。

    他虽然是鉴定师,可是也不是对所有事物都了如指掌,就像这烟斗,他就的确不懂。

    阿正又说的煞有其事,不免勾起了王鹏的兴趣。

    见王鹏发问,阿正连忙耐心地介绍着:

    “由于质量轻,散热好,这烟斗最好的材质,就是海泡石了,是由数百万年前,微生物的躯壳沉积、石化而成,厄斯基色希尔地区,则以盛产优质海泡石闻名于世。”

    “住在意为‘白色金子’镇的IsmetBekler大师,是我们这一代里,最负盛名的海泡石制斗大师,其作品享誉世界。”

    “他在八十年代,成为了CAO专用刻斗师,每一柄,都由他亲自签名,并且配备有专属的收藏盒。”

    “还有,他刻斗时,使用的都是最极品、最大块的海泡原石,所以,能得到的,不只是一把顶尖刻斗家雕刻的烟斗,它还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王鹏点点脑袋,轻声说道:“哦,那么说,还真是要谢你费心了。”

    边说,王鹏将盒里的烟斗取出,放在手中轻轻地把玩,间或摩挲一阵。

    九十年代之前的,不错,手中的这把新斗,已经略微发黄,的确是有时光的感觉,呈现一种甜蜜的瓷器质感!

    繁杂的雕花、华丽的造型,却又有简洁独特的流畅线条,艺术品般惊人的细腻处理,协调的配色,温润的握感,令人叹为观止,再加上大师的圣光加持。

    不消说,把斗握在掌心时,王鹏能想象到,钟爱的人,自然是心都会酥麻了。

    “行,这把斗,我就收下了!”王鹏轻轻将斗放回盒中,然后盖好。

    这阿正,无事献殷勤,王鹏问道:“你说吧,除了拿药之外,你还有什么事?”

    “王哥,你手头的雄风春渡丸......”阿正犹豫着,该怎么说,王鹏才不会拒绝,让他去做代销。

    斜斜地瞟了阿正一眼,王鹏问道:“你也有兴趣?”

    也不等阿正回答,王鹏径直说道:

    “雄风春渡丸,一颗三百万,连续十天,十颗见效,针对肾损伤的人士,也针对想要男孩的人,你如果拿得多,比如一次百颗,我可以给你八五折,让你有利可图!”

    “太溪逆气汤,一副两万,只负责正常人回春用,效果突出,绝对让你都龙精虎猛,也是一样,上百副药,可以七折,至于你卖多少价位,我管不着。”

    之所以后面一种,折扣会大很多,纯粹是王鹏想让阿正感觉,卖给他齐家的这款雄风春渡丸,绝对是物有所值。

    王鹏又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不管是哪一种,用多了,都容易伤到身子,所以最好是配合着龟松龄平春酒一起来用。”

    勤学好问的阿正,立刻问道:“这个龟松龄平春酒,是起什么作用的?”

    王鹏介绍道:“能补肾、强肾,虽说效果缓慢,但是坚持下来,根基打得扎实,再用上面两种药的时候,第二天不会感到任何的疲劳,反而是精神抖擞,很容易集中注意力。”

    “王哥,能有这样的好事,那这价格......”阿正说道。

    王鹏眼睛都不眨,脸也不红地说道:“每天一副,有三两三钱左右,单价价格一千五,建议是长期服用,能够起到很好的养肾作用。”

    “如果只是想配合太溪逆气汤,需要提前服用一周,如果是配合雄风春渡丸,则要进行三个月的培本固原。”

    看看阿正,显然已经意动,王鹏淡淡地说道:“阿正啊,如果拿这个,必须要一千副起,才能给七折优惠哦!”

    “王哥,我有个问题。”阿正说道:“这些药如何保存,又能存放多长时间?”

    王鹏说道:“药丸可以存放五年,汤剂的话,可以选择粉末状,能存放十年,等服用的时候,用水化开,酒类的,只要你密封保存得好,十年以上都没有问题。”

    “记得,一定要用玻璃瓶装着,放置在通风阴凉处。”

    阿正想了想,说道:“王哥诶,你那龟松龄平春酒,还有那太溪逆气汤的价格还好说,就是那雄风春渡丸,实在是有些贵,而且还十颗起效,你看能不能?”

    “不能!”

    王鹏直接打断阿正的话头。

    玩味地笑着,王鹏说道:“已经给你八五折了,还是看你老顾客,买的又多,还那么有心,送了一把烟斗的份上,摊别人,哪怕再好的关系,也是九八折。”

    喝了口茶,王鹏强调道:“还有,必须是现款现货,绝对不支持赊账!所以如果你想要,提前给我电话,然后提钱来取货。”

    不能再优惠,不能赊欠,只能现款。

    王鹏既然讲明白了,阿正也干脆地问道:“那您手上,龟松龄平春酒和太溪逆气汤,有没有现货,我想现在就拿一些,做做实验什么的!”

    王鹏也爽快地说道:“没有,可以为了你准备一些,你告诉我数量,然后等我通知!”

    特意说为了阿正,也是王鹏照顾对方的心理,既然想做下家,那就是主动帮自己赚钱,还是得关心一下,对方的心理建设嘛!

    “行,那您帮我准备三十五份酒,和五份太溪逆气汤。”阿正算了下,准备找五个人来做实验。

    一切谈妥,阿正直接先将全款给付了,这才告辞离开。

    看着手里,要给齐海富的各类药材,阿正冷笑着:“嘿嘿,我让你想再生,我看你还能怎么生!”

    原来,他在离开的时候,还多问了王鹏一嘴,给到齐海富的药,在服用的时候,会有什么忌讳。

    比如说:不能同时服用哪类东西,以免药力失效,又或者是药效会发生不好的变化。

    关于这一点,王鹏并没有隐瞒,特意写了个单子,将所有不能同时服用的,全部写得清清楚楚。

    “记住,虽然不会发生危害,但是都不要在服药前后一小时内吃,更加不要混合着吃,不然药效近无。”王鹏强调着。

    阿正一离开林海山庄,就径直向市场过去,他准备将王鹏提到的几种食物,全部买下来,然后打磨成粉,掺在原本的药里。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