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盛东跃原本想偷听段鸿飞和周沫打电话聊天,就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又被段鸿飞踹了一脚,心里郁闷的要死。

    他很想扑过去跟段鸿飞撕比一番,但他真心是打不过段鸿飞的,有些派保镖过去围攻段鸿飞,又考虑到段鸿飞再跟周沫通电话,不想周沫听见这边的动静而担心。

    盛东跃在段鸿飞那吃了亏,却不能过去修理段鸿飞,而且还要看着段鸿飞笑的如花灿烂的跟周沫聊天,艾玛,这不是想把人气疯了吗......

    就在盛东跃抓耳挠腮,气恼万分的时候,盛南平带人赶到了,盛东跃一看见自己的亲哥来了,立即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见到亲妈一样,哭叫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奔向了盛南平,“哥啊,你可算是来了,哥......”

    盛东跃这半天的委屈真是受大了,被赵国栋和燕云深设计领到这个套房里面来,亲眼看着米宝儿背叛了自己,又连续被段鸿飞踹了几脚......

    盛家二少从小到大也没受这么多的委屈,吃这么多的亏啊,同盛南平说话的时候,眼眶内已经委屈得微微发红了。

    盛南平自然是心疼他这个弟弟的,长腿一跨,往前一步走进来,站着盛东跃面前,身形峻如山岳,让人非常有安全感的,“东跃,有话好好说,哭哭唧唧的像什么样子啊!”

    盛东跃简直要委屈死了,拉着盛南平的胳膊说:“哥,段鸿飞欺负我,段鸿飞欺负我啊......”

    盛南平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对段鸿飞和盛东跃之间的事情进行了调查,匆忙之间,下面传过来的信息的虽然不够详细,全面,但盛南平也基本能脑补出事情的大概前因后果了。

    他抬眼看向站着套房里面打电话的段鸿飞,一身高定的深色西装,挺括的衣领沿胸而下,优雅修窄的剪裁,完美的勾勒出段鸿飞的宽肩窄腰的绝佳形体。

    西装里面是紫粉色丝质的衬衫,将段鸿飞整个人映衬的越发高贵俊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高端非凡之感,还带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这样的段鸿飞确实是令人心倾神动,比盛东跃要吸引人无数倍,其实较比盛南平自己,都要更能打动女人的心思。

    完美的外貌,高贵的气质,凛然的气势,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因为稀罕少见,所以越发能够打动女人的心,这样的段鸿飞想要勾引米宝儿,真的是易如反掌的。

    盛南平看着如此出色的段鸿飞,心里暗暗庆幸,多亏周沫对段鸿飞一直是兄妹之情,但凡周沫心里对段鸿飞有什么想法,自己恐怕都没有战胜段鸿飞的把握了。

    段鸿飞是个眼观六路的人,他看见盛南平来了,并没有放下电话,依然同周沫聊着天,“沫沫啊,我听你的声音虚弱,是不是身体不好啊......”

    “我......我哪里声音虚弱了,我这是刚刚睡醒觉,你不用来看我了,你马上就要结婚了,这边的事情忙完以后,快点回家去吧......”

    “可是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见面了,沫沫,我很想你了......”段鸿飞说着想念周沫,还转头看向盛南平的方向,对着盛南平挥挥手,点下头,算是跟盛南平打招呼了。

    盛南平那么厉害的人,从段鸿飞的嘴型就可以看出,他说的是‘沫沫,我很想你’,虽然明知道周沫不会对段鸿飞动情,周沫只是把段鸿飞当做哥哥看,可是看着别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说想自己最爱的老婆,看着段鸿飞难得笑的一脸温柔,强势霸道的盛南平就是觉得碍眼,就是觉得无法忍受的。

    他把腻歪在自己身边的盛东跃一把推开,迈步走向段鸿飞,边走边提高声音,非常和气的说:“段先生,你好!”

    盛南平经商多年,自然也是老奸巨猾之辈了,他提高声音就是为了让电话那边的周沫可以听见他的声音,知道他来了这里,依照周沫的性子,听见他的声音了,定然不会再跟段鸿飞聊天了。

    而他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和气,是要让周沫知道,他对段鸿飞的态度是很好的,如果等下他和段鸿飞真的闹僵了,周沫也不至于太怪罪自己。

    果然,周沫在电话那边听见了盛南平的声音,立即问段鸿飞:“是不是盛南平过去了?你们先聊吧,我挂电话了!”

    段鸿飞多精啊,怎么会不明白盛南平的心思,他气盛南平,更气周沫,你有那么害怕盛南平吗,一听见他的声音就要挂电话了!

    他把电话收了起来,对着盛南平淡淡的一点头,“盛先生,你好!”

    “段先生什么时候来帝都的,有失远迎啊!”盛南平城府极深,眉目含笑,对段鸿飞的态度很是友好。

    段鸿飞则是任性狂妄之人,没有周沫在身边,他才不屑做戏给盛南平看呢。

    他懊恼盛南平故意高声说话给周沫听,冷冷的看着盛南平,“我昨天就到帝都了,我是来找你弟弟晦气的,不用你们欢迎。”

    盛南平对段鸿飞的故意挑衅恍若未闻一样,脸上依然保持着恰如其分的微笑,“东跃这孩子不懂事,看来是冲撞到了段先生了!”

    段鸿飞一听盛南平这话就炸毛了,“盛南平,你不用在这里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为什么教训盛东跃,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瑟缩在一旁的米宝儿,看见盛南平来了,更加畏惧,不声不响的躲的更加远了,因为在帝都,盛南平绝对是NO.1的存在了!

    而盛南平身上与生俱来的威严气度,还有后来修炼的盛大气势实在让人不敢逼视!

    只是,米宝儿万万没想到段鸿飞真的这样利害,竟然敢用这样冲的语气跟盛南平说话!

    不等盛南平说话,盛东跃从一旁窜了出来,叫嚷着:“段鸿飞,你跟我大哥说话客气点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段鸿飞双手半插在裤子口袋里,轻蔑的看着盛东跃一笑,“我这么跟他说话怎么了?他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受你那个贱女人欺负都不做为,我就这么跟他说话!”

    盛东跃瞬间被击中软肋,面孔难堪得无处摆放,确实,是他做事不对,连累了盛南平。

    盛南平面容沉静,看不出什么情绪,视线在段鸿飞的脸上停了一会,然后说:“段先生和我妻子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情如兄妹,你为周沫做任何事情,我都是理解的。”

    段鸿飞心中气苦,盛南平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他归为周沫的哥哥了,他纵然心中不舒服,却又无法反驳。

    他眯了眯眼睛,咬牙切齿的说,“我这是看在周沫的面子上,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然,无论是谁让周沫受了委屈,都得死!”

    米宝儿只觉得一股阴森森的血腥煞气袭来,她不由的浑身一抖,抬头看向段鸿飞,只见段鸿飞两道幽邃的凤眼里面杀气腾腾,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好像只要她动一下,下一秒就会狠凶的撕成碎片。

    此时,米宝儿真的在段鸿飞身上看到了杀意,也第一次清晰的明白了,段鸿飞为什么是东南亚只手遮天的老大。

    盛南平非常不喜欢段鸿飞这样狂傲的姿态,但考虑到周沫极其看重段鸿飞,他还是忍下这口气,态度依然平和的说:“周沫已经知道了我们这边的事情,段先生,我们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无论段鸿飞的态度有多恶劣,盛南平一直脸上带笑的同段鸿飞说话,段鸿飞对盛东跃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把盛东跃的一段姻缘也搅合散了,他也不好意思再闹下去了。

    段鸿飞轻哼一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盛南平的这个安排。

    他这里同意了盛南平的安排,一旁的盛东跃不干了,他把盛南平找来不是息事宁人的,是为他报仇雪恨的啊!

    盛东跃伸手拉住盛南平的胳膊,叫嚷着,“哥,不行啊,不能就这样完事了?无论我们和小嫂子直接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我们的家务事,凭什么段鸿飞过来搅合啊?

    还有啊,段鸿飞还打我了呢,他打了我三次,踹了我好几脚呢,我们不能就这样的完事了啊!”

    段鸿飞可是不是肯受委屈的主,他抬手指了指角落里面的摄像头,吩咐他的手下,“你们几个动一下,把这段视频采集下来,给盛总看一看刚刚屋内的情况,我可没有动手打身娇肉贵的盛家二少,哪一次不是盛家二少先对我动的手,我对盛家二少都是只是正当防卫!

    至于你说你挨打了,吃亏了,那只能怪你技不如人了,我可不是有意动手打你的......”

    段鸿飞的话音未落,盛南平就察觉盛东跃的面容明显的一滞,看来段鸿飞说的是真事,一定是盛东跃先动手打的段鸿飞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