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想见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我真的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啊。”余晚道。

    “人家又没拿你当朋友……”

    苏澄话没说完,余晚就打断道:“你什么意思?”

    “真的,我问过他啊,他说过从来没把你当朋友的。”苏澄耸了耸肩。

    余晚愣了一下,好久都没说出话来。

    是啊,谁说过她跟风泽彦是朋友?

    “我知道了。”余晚转而回了班,没有再说其他。

    颜然瞪了苏澄一眼,这家伙就不能说点能听的话哄骗一下余晚吗?

    随后,颜然也跟着进去了。

    苏澄沉默良久,看着余晚坐进去思索的模样,微微握了握拳。

    之前他的确问过风泽彦,但他问的问题是“你是不是喜欢余晚”。

    风泽彦没否认。

    风泽彦从来没把余晚当朋友,是因为他不想做她的朋友。

    可是,到头来跟她只有可能做朋友。

    仅仅是朋友而已……

    在风泽彦的世界里,要么是0,要么是1。

    当见证过她跟南景耀的感情以后,风泽彦知道他没有可能了。

    他也不愿去做第三者去介入,恐怕他想要介入也介入不了,最后只会被唾骂。

    如果没有可能成就1,那就让这一切化为0。

    他退出。

    ……

    夏意渐深。

    当大家换下长袖,穿起短袖的时候,距离高考还有一星期的时间。

    余晚找过风泽彦一次,她打算问清楚,所以在一次体育课时她叫住了风泽彦。

    然而风泽彦却只是回过头来,淡淡看了她一眼,最后挑了挑眉:

    “我们很熟吗。”

    余晚哑然。

    那之后,风泽彦也没有再联系她。

    偶然有几次碰到,风泽彦也决不与她眼神对视。

    余晚心里明白了。他是刻意在与她撇清关系,可是为什么?

    余晚还去看过那两只猫,但她发现那两只猫也早就不在那片花坛里活动了,她问了保洁阿姨,保洁阿姨想了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拍大腿,道:

    “哦,那两只小脏猫前两天被主任看到了,说让我们赶出去……不过后来被好心的同学领走了,说自己养。”

    余晚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是风泽彦。

    “不是啊,是个女孩子,长得挺好看的,也挺高的……哎反正那猫也不怕她,有人养是好事,有人养总比丢在外面流浪好呀……”

    余晚一听是个女生,微微皱眉,后面的话也没再用心听进去……

    看来风泽彦真的不打算再管那两只猫了。

    不理她就算了,连猫都不管了吗?

    ……

    直到这一天,一则新闻铺天盖地而来,余晚才知道为什么风泽彦会跟她撇清一切关系:

    南世坤被在新西兰抓获,其独吞的南氏公有财产高达1.9个亿。

    目前,南世坤已被押送回国,等候开庭处理。

    这件事引人震惊,但关键点不在于此。

    关键在于,久钟公司的总裁是他的同僚。

    私吞财产、预谋杀人……所有的一切,他都参与过。

    人们不禁好奇起来——久钟公司的总裁是谁?

    答案是风泽彦。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