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是一个有趣的悖论,传说中,许多小时候体弱多病的人,长大了,因为自小的多病,反而可以学习保养身体,不作,不吃不该吃的,不搞不该搞的,安安稳稳活到死

    反而是那些从小身子好的,各种作死那是此起彼伏,胡吃海喝,得了病不及时治病,英年早逝也不必细说。

    阮福澜算是过去几十年间越南大乱之下,被优选出来的精华,智人这个种族,一直到了100年代以后,才脱离了弱者无法延续后代,只有强者才能一代代延续后代的传统,起码可以有一个容身之地吧。

    越南是个小地方。

    这个小,不仅仅是因为这里国土狭长导致的国防思维必须以攻代守,也包括了其身材个头不大,国土面积,以及消息的传递速度。

    阮福澜出兵的消息,只花了半天时间就传递到了北方,堪称神速,当然了,这也就相当于有人在沧州府动手,自然不需要太久,帝都的人们就可以清楚的了解到情况了。

    “郑准这个不肖子孙!他难道就不知道唇亡齿寒吗,在这个时候造反,结果现在好了,被阮福澜那个无赖子占了便宜,他抓的实际也太好了,刚刚把人调过来保护都城,他就知道了,我们内部肯定有奸细!”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现在,到底是先打郑准这个家贼,还是先打阮福澜这个逆贼?”

    “那还用说,郑准没有兵,仗着明国人给予的武器,就不断的攻击我们,而阮福澜能有多少人?一万人马足以,我们可以把他们各个击破的!”

    “各个击破?你当郑准那逆贼手里的火器是假的吗,咱们手里也有几十支天朝新火器了,隔着一里依然可以打死人,按我说,还是坚壁清野,打那个什么游击战,反正都一样。”

    “那能一样吗,郑准出兵之前,咱们准备及时,该赶走的都赶走了,可是阮福澜动手太快,都没有什么反应之前,就已经杀到了,我们都来不及赶走屁民,你说怎么打?”

    “要不和谈吧,郑准怎么说也是姓郑的,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要是真的让阮福澜得势,咱们姓郑的都要不得好死了。”

    河内此时重兵云集,可以说自保不难,但是如果不打出去,出海口被占据,那么最重要的食盐没了来源,外界的军火输入失去了依仗,那可就悔之晚矣。

    而郑准的怒意更深了。

    此时正在收拾部队,虽然手下的人数多了,但以往的嫡系只剩下一半,想要掌握几万人的部队,实在吃力,对于这一点,许多长老还不如他,长老们可能连一个5人的撸啊撸战队都指挥不好。

    虽然人数增多了,甚至装备和士气也稍微高一些,但郑准完全明白自己统御了一群乌合之众。

    他们或者没有见识过战争的残酷,或者是为死去的亲友复仇,或者是为了木容山的悬赏银子,但全都对战争的残酷性毫无所觉,但越是这种人,只要稍微遭遇死战,那几乎就是要崩溃混乱的状态了。

    郑准看在此处,也着急的很,也就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莫及的选择,也就是将他还残余的两百多个核心的手下,分出一百多人,分别去到了这些新兵部队里做小军官,又想办法把主力的毛瑟枪兵补足了三千人,在接收了新一批军事援助到来后,他手下的纸面力量倒是强大起来,新式步枪的威力,他可是太知道了。

    这枪不仅仅是威力大,射程远,还在于其操作甚至比从西洋人那里买来的火绳枪要简单,火绳枪的操作,基本上需要几分钟去清理线膛,倒入火药和沙粒,放好火绳后,点火,比起可以直接放入子弹的毛瑟步枪,实在是无法比拟。

    只要智商不是太低,那么学会操作这种枪的速度很快,不过几天时间足以,但是,想让他们可以抛弃做老百姓时候那种自由散漫的劲头儿,服从命令做事,时刻保持战斗力,那就需要时间磨合,不然的话,连个队列也站不齐。

    在这之后,还要学习的东西就更多了,行军知识,判断敌我形式而进行战术变化的能力,当然,最重要的是,忠诚!

    所谓两个飞行员,一个忠诚但技术相对不足,一个开上飞机就会叛逃,那么该使用谁?

    郑准不由得将时间都花在了安抚人心方面,不过这和过去不同,过去的小佃户,手下的小兵,现在就要去管理几十个人,那自然是千难万难,在使用暴力进行管理的情况也就开始增多。

    不过,他还是信心十足,毕竟有着后方的支持,几千步枪,只要完成训练,越南不可能有任何对手

    如何阮福澜没有横插一杆子的话。

    这就不好玩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木容山似乎表情非常悲哀,“根据最新情报,阮大王已经从顺化出发,一口气就朝北打出去过百里,由于河内紧急调集了前线部队回返,所以猝不及防下,损失不小,嗯,这一点确实很悲哀。”

    “他不会是你们招来的吧,不然为什么敢于这么快就动手,你不是说过,阮福澜的胆子不大,等他反应过来,我早已在河内穿龙袍了吗。”

    当然是我们撺掇的木容山暗暗想着,却是说道:“您现在已经穿上龙袍了嘛,至于阮福澜突然杀出来,那自然是有探子的问题了,两边打了几十年的大战,说阮福澜在北方没有探子,您自己只怕也不信,这不,机会就被人家抓住了,好在损失不大,而且,阮福澜之前缩在自己的防线后面,不好下手,如果给您机会,让他的军队暴露在我军火力之下,我保证,只需要一个小时,他的军队就会被杀得干干净净。”

    郑准咬咬牙,说道:“一切都和你当初说的不一样,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瞧您话说的,我可没有,我所说的都是实话啊。”

    木容山仅仅想起李部长所说的话,“外交三原则,一不能撒谎,二只说一部分真话,三永远留一分”

    这次出击失败简直是顺理成章,郑准手下人训练不足,完全不是现代化军队的样式,故意发坏的木容山对于后勤补给也非常放水,有心算无心下,郑准的基本盘被狠狠打击了一通,也算是目的之一。

    不过,木容山还是有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岳父,我到是觉得这是大好事,你看,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岳父就是渔翁啊,咱们就看着阮福澜和河内城打生打死,我们在一边等着,只要等到机会,就可以自己拿下,到时候,轻轻松松,您就是越南之主,我再去帝都请求诏书任命,岂不美哉?”

    郑准想了想,这倒也不错

    还有什么比起看着别人打生打死,自己在家里暴兵积蓄实力,然后一波流来的更爽的呢?

    他眼珠转动,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总觉得不对劲”

    “这话是怎么说的,真打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木容山继续说道:“至于河内那边,您也别光等着,多去联络联络,您也姓郑,只要保证某些人,即使您当了大王,也依然保有富贵,肉烂在锅里嘛,一笔写不出两个郑字,我想,在这样的感召下,还是可以多得到一些人支持的,不是吗,他们一旦和阮福澜大战,无论是谁,都想留条后路吧。”

    郑准说道:“这倒也不是不可能。”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明显是大陆民族的习惯,人都机灵的很,现在是三方开战,局势比起后世,几乎就相当于2016时候的叙利亚局势,政府军被欧洲轰炸的节节败退,而反政府军自然是不断前进,但反政府军却是派系众多,背后却被人家连续收割

    无论怎么看,谁都无法看明白下面的动向,河内一方人数最多,貌似最强,但现在两面受敌,郑准一方人数最少,但武器精良程度可以秒杀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而阮福澜局面却是最好,他这次出来捡便宜,哪怕战事不顺,干脆退回去,也无人伤害的到他。

    不过,很快,河内一方的反应就很快。

    郑志文就到了鸿基。

    他冷冷看了一眼木容山,自己在家里已经快成了被挂路灯的可怜虫了,就是因为推荐了此人,闹得天翻地覆,自己要不是有人作保,现在只怕尸首已经凉了。

    “楚公子做的大好事”

    “过奖了,无非是顺手,”木容山毫无愧疚,说道:“其实我非常支持世界和平,世界大同。”

    “用挑拨人家骨肉相残的方式?”

    “你我都是读书人,真的,我们应该担心一下”木容山想了想,真诚的说道:“在今天,我们几乎看不到和平的曙光,在远方的洋鬼子的地方,烽火四起,野心勃勃的苏丹想要统治整个世界,印度的低种姓人民正被折磨的哀嚎,在我们眼前,日本人将封建制度发挥到了顶峰,草原上的人彼此驱动牧民厮杀,每时每刻,就有一个被杀死的美洲人,哥萨克对于异族的屠杀已经变成了一种消遣”

    郑志文哪里听说过这么多国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的是我们大越国!”

    “是啊,是啊,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国不清何以救天下?如果任由一群野心家驱使下,一支一支军队破坏世界各个民族原本安定的生活,那我们如何说什么进步,原本应该成为一家人的民族,却被各种琐碎狭隘的思想裹挟,开始了彼此厮杀,这是何等的不智啊。”

    郑志文有些目瞪口呆,这就是忽悠着大越国内乱的人的嘴脸吗,明明因为他,数以千计的人流离失所,就此死去。

    木容山继续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即使如此,我依然对世界和平,天下大同深信不疑,因为,我看到了郑兄弟你,你是如此明事理,应该懂得我的苦衷吧,我有理由相信,解决越南的内乱的钥匙,就在你的手中!”

    看着郑志文默不作声,木容山提高了嗓音,激情迸发道:“我们应该是一家人,彼此携手,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团结起来,为了世界和平,百姓安居乐业而团结起来,再也没有什么战争这是多么美好啊。”

    郑志文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趟,本身作为前来兴师问罪,同时说和的人,他才是那个应该大讲和平,训斥木容山这种粗暴干涉别国内政的暴行,但是这人的嘴脸也太可怕,简直把抢台词进行到底,本来归他来讲的台词,全归了眼前的这个汉人了

    这是虚伪吧,这真的是虚伪吧。

    感觉自己有些发蒙,郑志文还是说道:“这位楚留香公子,你搅和的我大越国死伤无数,这是你说的和平吗。”

    木容山看着满脸激动的样子,轻轻一笑,说道:“在我国,有这么一首诗,详细的描述了我个人的想法。”

    郑志文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愿闻其详!”

    “杀人,灭门,菩萨心”

    这七个字原本好不相关,彼此不连,但组合在一起,别有意味。

    郑志文在心中疯狂的吐槽起来,这是什么意思,杀了人,可依然觉得自己是菩萨心肠?

    不过,他知道自己无法与对面的人抗衡,于是软化语调,说道:“楚留香公子,你到我越国来,究竟所为何事?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骨肉相残,彼此厮杀吗,如果可以的话,河内欢迎你去,我们必然扫榻相迎。”

    去了还不是被愤怒的人们围观?木容山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没有恶意的,都是你们家的郑少爷,我怎么知道,他是利器在手,杀心自起?我始终我看戏的吃瓜群众啊。”

    “那就请不要再给他武器了!”

    木容山说道:“这就没办法了,该给的都给了,你看,我也没办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