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酒说完,稚忆牵着她开出一条路,往宫殿最高处走去。

    就算是小队长,几十万人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待到人齐,放眼望去竟是四千多。

    只是让人欣慰的是,云酒说要开会,这些人就鸦雀无声,皆恭敬地望着他们。

    “在这里还习惯吗?”云酒关心的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子民。

    佣兵们立即点头,虽然刚来的时候挺害怕的,这里的天气和地势都非同寻常,可渐渐习惯了,便已经觉得没有什么了。

    云酒扯唇:“之前是我考虑不周到,忽略了这里的条件,损失了这么多的弟兄,是我的错。”

    佣兵们皆急忙摇头。

    他们怎么可能怪罪云酒,是云酒给了他们新生,她就是他们的神。

    “云老大,这不关你的事,是我们不够强大,让你忧心才对。”

    “就是就是,你千万别这么想,不然我们会羞愧死的。”

    云酒不禁笑出声。

    这些人还真是让她心软得一塌糊涂。

    “今天起,我要教你们一个法阵,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法阵的阵点,法阵结好了,这座宫殿便会如同一座暖炉,你们再也不用担心了。”

    云酒镇静道,她的话就如同一道良药,一下子让这些佣兵们欢呼起来。

    云酒刚刚看过,两兽在两座宫殿内都修建了巨大的练武场,容纳十几万都不是问题,所以,他们便可以在宫殿里修习了。

    云酒看着这些佣兵高兴,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华念他们都是神兽,对于阵法并不精通,而云酒知道的这个阵法实乃神族之密,他们不知道也是自然。

    为了这些佣兵们,他们也消耗了不少精元,云酒心里委实感动。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她手下的人,身为超神兽的他们,岂会将自己的精元分散出去。

    云酒握了握两兽的手掌,华念顿时怪异的看着云酒,那脸还偏了偏竟有些不自然。

    干嘛啊这……

    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

    相对于华念,稚忆就要通透多了。

    他望着云酒露出一丝微笑,同时轻轻摇头。

    都是他们该做的,为了她做什么都不需要思量。

    云酒点头一笑。

    张泽拿来了笔墨,云酒率先将阵法的口诀和基础介绍写了下来。

    然后神力一挥,这些字从纸上飞起,立即放大,所有人都看清了每个字。

    “这是阵法的要领,你们先记下来,拿回去好好领悟一下,从明天起,我们练武场见。”

    云酒话音一落,每个人都将这要领给记了下来。

    等人散去,云酒正准备去休息,便想起一桩事来。

    “张泽,帮我把皇后给带来。”

    许久不提,她倒是差点忘了这个人了。

    张泽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云酒并不在意,径直往身后的房间行去。

    那个皇后这么多事,她倒要看看她能翻出什么幺蛾子。

    反正留着她都是浪费空间,这作用也微乎其微。

    从她嘴里也套不出半点有价值的信息了。

    要等的那个人,迟迟不来,云酒倒真想卸磨杀驴一番。

    不稍半会儿,张泽便来敲了门,门一打开,云酒看到张泽提着的那人就愣住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