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接下来,卞惊寒动不动就将两句话挂嘴边了。

    如果是牵扯几个小家伙的事,他就———“嗯,天上雷公,地下母舅,朕是舅舅朕最大,当然是听朕的了。”

    如果是跟秦羌和厉竹有关,尤其是跟秦羌意见不一样的时候,就一句“长兄如父,这个主朕做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来者是客,自己曾经又有亏于人,且在最困难之时,还得过人家鼎力相助,秦羌是说不出的苦啊。

    甚至连下个月懿懿和久久生辰,他都直接当家作主了,让添添跟厉初云一起去大楚参加,添添自然拍手叫好,秦羌是不同意也不行。

    弦音知道,卞惊寒这是想让添添多跟小曦接触,如他所说,添添的确是小太阳一样的存在,而且,她发现,面对添添,虽然小曦大部分时候依旧是木木的,不予理睬,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些反应的,这已实属不易。

    此次他们来午国,主要是弦音要来的,因为她有两件事要做。

    一件:探望绵绵的娘,厉初云。

    另一件,祭拜秦义。

    这两件事弦音这几年每年都做,就连怀着懿懿和久久的时候,挺着大肚子,也没断过。

    这辈子,她觉得自己最对不起两个人。

    一个,小曦。

    一个就是秦义。

    怀小曦那时,被韦蓉下毒,才害得小曦得了自闭。

    虽然罪魁祸首是韦蓉没错,但是,终究还是她大意了,她是会读心的人,却遭人这样暗算,她怎么也没法原谅自己。

    尤其是看到小曦那么小,却那么孤独那么孤独,她真的心疼得恨不得得病的是她自己。

    而关于秦义也是。

    当年,秦义遭受巨变,从此不知去向,她就后悔过,应该早点将自己跟绵绵互相穿越的事情告诉他的,至少应该告诉他,绵绵还活着,在现代还活得好好的,毕竟,他曾经那么疯狂地囚禁她,想要将绵绵找回来,可见对绵绵的执念。

    后来,管深告诉她,说在大楚的一个茶楼好像看到了秦义,她连忙带着她在现代一家三口的那张全家福赶了过去,却再次跟他错过,而且,在茶楼的二楼还亲眼目睹了他的马车被人炸飞,他当场被炸死。

    虽然管深,以及跟随她的隐卫很快就抓到了凶手,但是,他却再也活不过来。

    而最让她觉得震惊、觉得乌龙、觉得接受不了的是,那些凶手是前太子卞惊卓的余孽,他们的目标原本是她。

    因为两辆马车都停在茶楼的车棚里,极为相似,他们搞错了,才导致了这一切。

    她很无语。

    她也更加内疚。

    如果不是她突然跑来茶楼,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如果不是秦义,被炸飞的那个人就是她。

    是他替她死了!

    而如果她早一点告诉他绵绵的事,他也不至于至死都心留遗憾。

    可这世上没有如果,没有。

    **

    天洁山上,秦义的墓前,弦音迎风而立。

    卞惊寒站在她身后。

    风过林动,树叶沙沙作响,两人墨发飞扬、衣袂簌簌。

    “卞惊寒……”

    “嗯?”

    “我昨夜做梦梦到秦义了,你知道吗?在梦里,他也穿越了,穿到了我的那个时空,而且还找到了绵绵……”

    弦音唇角微微勾着,想起了梦里的美好,却红了眼睛。

    卞惊寒没做声,只上前,将她轻轻揽在怀里。

    “你说,梦是不是真的?”

    弦音转过身问他。

    卞惊寒点点头,“肯定是的,有情人肯定会在一起的。”

    弦音沉默。

    许久。

    忽的抬起头,眸中掠过一抹狡黠:“要不,我再想办法穿回去一趟,确定一下这件事?”

    “你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