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船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丫头奶声打断:“你是大人哟,竟然还算错了,还不如我小西哥哥一个小孩子。”

    说完,特别开心地拍着小手鼓起掌来:“哇,小西哥哥好厉害哦,比大人还厉害!”

    船员:“……”

    抬手抹了一把冷汗,船员再三道歉。

    船员走后,上官鹏也朝小曦竖了竖大拇指,笑道:“小曦是这个哦。”

    穆倾和沁玉也跟着表扬。

    小丫头更是满脸满眼都是崇拜:“小西哥哥,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小哥哥,比我叔伯家的那些哥哥们都要聪明好多好多。”

    小曦这才抬眼看了看她。

    见他终于理自己了,小丫头那叫一个激动,伸手从自己衣领里面掏出一根红绳玉佩,绕过小脑袋取下来,“我用这个跟你换面人玩好不好?”

    小曦不为所动,小手将面人抓得牢牢的。

    “我这个玉佩不是一般的玉佩哦,是可以吹响的,好好听的,我吹给你听。”

    说完,将玉佩有窟窿的一边对着自己的小嘴,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

    果然响了一声。

    “是不是很好听呀?”

    小丫头献宝一样。

    视线打量过那枚玉佩,上官鹏眸光一敛。

    “小丫头,你家大人呢?你爹爹和娘亲是谁?”

    小丫头还在那里吹响给小曦听,忙得很,没空理他,“哎呀,折扇叔叔你好烦呐,我爹爹跟娘亲是谁我不想说啦,不能说。”

    “为什么?”

    “怕吓到你们呀。”小丫头压根就没有好好跟他聊天,还在把弄那枚玉佩,又鼓起腮帮子来吹,吹了一声响,似乎不满意,又拿下来,皱着小眉头,瞅瞅玉佩,心不在焉接着道:“说出来真的会吓到你们的。”

    上官鹏:“……”

    穆倾:“……”

    沁玉:“……”

    上官鹏看了小丫头片刻,起身,出包厢的时候,示意穆倾、沁玉一起。

    “如果没有猜错,小家伙应该是午国公主,那枚玉佩就是代表午国皇室身份的,本官认识。”

    穆倾和沁玉震惊。

    午国公主?

    那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而且,还一直跟着他们。

    “大人,那现在怎么办?送她回去吗?”

    这些年,大楚和午国邦交友好,是上至朝堂,下至黎民百姓都知道的事,他们大楚的皇后是午国公主,而午国的皇后,又是他们大楚的公主,两位帝王间也是交情匪浅。

    所以,既然确定对方是午国公主,那他们就不能坐视不管。

    “不行,”上官鹏摇头,“看这样子,像是小丫头自己偷偷溜出宫的,那她定然不会答应让我们送回去,而且,她人小鬼大,就一鬼精灵,我们看不住她的,若贸然送她回宫,中间出个什么闪失,那我们就是好心做坏事了,这个责任我们仨谁也承担不起。”

    “大人的意思是......”

    “本官的意思是,既然她那么黏小曦,那还不如先就这样稳住她,让她跟着我们,与此同时,我们将消息传递给午国皇室,让他们派人前来接。”

    穆倾和沁玉纷纷点头。

    上官鹏吩咐穆倾:“一会儿下船,你就飞鸽传书给皇上和娘娘,告知现在的这个情况,看他们怎么说,如果要联系午国皇室,他们会联系的。”

    “好的。”

    **

    卞惊寒来到含音宫的时候,弦音正趴在铜镜前撩着刘海看自己的额头。

    见她整个人都倾身凑在铜镜前的,屁股撅得老高,卞惊寒走过去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自后面将她拦腰抱住:“在看什么?”

    好在弦音已从铜镜里看到他过来,有心里准备。

    “刚在桌角上撞了一下。”

    卞惊寒眸光一凝:“怎么那么不小心?快让我看看。”

    当即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弦音只手推着刘海,“没什么事,只是有点红。”

    卞惊寒细看,长指轻轻抚了抚她的眉心,的确只是有些红,没有破皮。

    “以后注意点,你说你,堂堂一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四个孩子的娘,怎么还那么冒冒失失的呢?”

    “谁走路还没个磕碰的时候?”弦音并不以为意,“对了,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公务都处理完了吗?”

    “嗯。”

    男人忽然倾身,在她眉心撞红的那个位置轻轻落下一吻,“疼吗?”

    弦音瞬间红了脸。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跟他也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如他刚才所说,她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可只要面对他,她永远是满满的少女心。

    害羞、悸动,每一份心情都是强烈。

    忽然想起什么,“完了,一会儿还得见几个官员的夫人呢,我这眉心一坨红的......对了,你不是很会画画吗?在我眉心的位置帮我画一个花钿,掩盖住那坨红。”

    对,就这么办。

    连忙挣脱他的怀抱,吩咐宫人准备朱砂和描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