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小丫头这才看到带小男孩的那三个大人。

    呃。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看看三人的脸色。

    都好凶的哦。

    尤其是那个比太傅还可怕的男人更是......

    她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哭出来。

    几人一怔。

    都不意她是这种反应。

    船舱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上官鹏折扇“唰”的收起,在另一只手心里一敲,然后指了指咧嘴大哭的添添:“嘿,小丫头,我们还没说你,你倒像受了多大委屈了?”

    添添哭得更凶了。

    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哗哗直流,她一边拿小手抹泪,一边道歉:“呜呜呜,添添错了,添添知道错了......”

    几人汗。

    这承认错误的态度也是快得让人猝不及防啊。

    上官鹏拿折扇的扇尾摁了摁额边,有些无语。

    刚准备说念她已知错,这次就暂且不予追究,话还没出口,又听得小丫头一边吸着小鼻子哭得一抽一抽,一边哽咽出声:“添添再也不惹爹爹和娘亲生气了,添添错了,添添真的知道错了,添添保证.....保证以后很乖很乖的,听爹爹和娘亲的话,爹爹和娘亲不要再将添添一人赶出来了,好吗?添添一人害怕。呜呜呜,添添刚......刚才实在太饿了,才跟他们要的那个糕......舅舅、哥哥,添添知错了,呜呜呜.....”

    上官鹏:“......”

    穆倾:“......”

    沁玉:“......”

    谁是她爹?谁是她娘?

    还舅舅哥哥!

    还以为她只可能背着他们骗骗人家,谁知道当着他们的面,竟然还一骗到底了?

    船舱里议论声四起。

    “原来是父母惩罚自己的孩子。”

    “小家伙哭得怪可怜的。”

    “父母也够狠心的,小孩子嘛,哪有不调皮捣蛋、不闯点祸、不犯点错的,而且看这小丫头最多五六岁吧,屁大点,懂什么呀,说两句就行了,竟然还体罚,将小家伙扔一边就算了,竟然还怪人家不该吃糕点。”

    “是啊,我也觉得太过分了,小丫头哭得我的心都碎了,真不知道做父母的怎么想的?”

    “可不是,做舅舅和哥哥的,也不管。”

    上官鹏的脸色白转青,青转红,最后,彻底黑了。

    “小丫头,你说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满嘴谎话,还张口就来,信不信我将你交给官府?”

    添添不说话,只是哭,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小鼻子也哭红了,满脸泪痕,小身子哭得一抽一抽的。

    船舱里有人看不下去了。

    “我说这位兄台,适可而止吧,教育孩子也不带你们这样的。”

    “是啊,小丫头也已经意识到错了,差不多得了。”

    那一刻,上官鹏杀人的心都有了。

    咬咬牙,扭头,耐着性子跟说话的几人解释:“我们不是她父母,这个小女孩是个骗子。”

    添添哭得嚎啕。

    “我没有,爹爹,我错了,我没有,呜呜呜......”

    围观的人一个一个摇头。

    “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父母,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

    “是啊,被我们说了,就不敢承认了,竟然说自己女儿是骗子,小丫头才多大呀,会有这脑子这心机?”

    “可不是,都快要哭闭气了,我们又不是瞎子,谁是谁非还看不真切?”

    上官鹏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穆倾跟沁玉也气得不轻。

    小男孩的小脸上始终木木的、冷冷的。

    上官鹏一手叉腰,一手扶额,冷静了片刻,折扇一指添添:“你,跟我们回包厢。”

    小丫头止了哭,吸吸鼻子,红着眼睛可怜兮兮问道:“爹爹会不会打我?”

    上官鹏汗。

    忍了忍。

    “......不会。”

    没好气地丢下两字,转身走在了前面。

    穆倾牵了小男孩,沁玉一起走在后面。

    小丫头从凳子上滑下来,两条小短腿跑得飞快,跟上去。

    终于可以跟小西哥哥一起咯。

    虽然这个拿折扇的叔叔看起来比太傅还可怕,但是,没关系啦,外面这么多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他要打她,她就叫。

    而且,她袖袋里还有好多毒呢。

    一进包厢,上官鹏就示意穆倾将门关了。

    添添见状,小手立马就探到了袖袋里。

    还以为对方要对她怎样,谁知上官鹏竟是撩袍在桌边坐下来,然后指着桌上的一盘芙蓉糕和一碟花生,朝她和蔼可亲地笑。

    “小丫头,来,坐对面,这是芙蓉糕,比绿豆糕好吃多了,你吃吃看。”

    呃。

    小丫头愣了,奶声道:“折扇叔叔,你这样我好不习惯哦。”

    搞得她毒药都没法撒了啦。

    折扇叔叔?

    上官鹏汗。

    还有这话说得,什么叫他这样她好不习惯?

    当然,他自己也不习惯。

    他只是改变策略了。

    都说小孩儿服哄,他先哄着,然后再将她的底细套出来。

    却没想到这丫头突然给他来这么一句。

    穆倾和沁玉却是憋了几分笑。

    上官鹏脸上有些挂不住,“吃不吃?不吃算了......”

    作势就要将芙蓉糕端走,小丫头连忙爬上凳子,“吃吃吃。”

    小手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块就吃,边吃边喊小男孩,“小西哥哥,坐我边上来。”

    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

    小男孩没理她,一人站在角落里低头玩着手里的面人。

    额。

    “小西哥哥好像不开心哦,折扇叔叔,是不是你跟一缕毛叔叔,还有绿蜻蜓阿姨欺负他了?”小丫头一边吃,一边问,小嘴里满是芙蓉糕,随着说话,芙蓉糕的糕沫儿弄得嘴角脸上到处都是。

    上官鹏:“?”

    穆倾:“?”

    沁玉:“?”

    一缕毛叔叔?绿蜻蜓阿姨?

    三人互相看了看。

    瞬间对上号。

    穆倾额前留了一缕碎发一直偏垂在脸侧,而沁玉头上的发簪是一只绿蜻蜓的形状。

    穆倾:“......”

    沁玉:“......”

    这次轮到上官鹏憋了几分笑。

    与一缕毛和绿蜻蜓相比,他的折扇叔叔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听。

    见没人回答,小丫头将手里吃了还剩一半的芙蓉糕往盘子里一扔:“小西哥哥,是不是他们欺负你?”

    几人再次汗得不行。

    屁大点孩子,自身都难保呢,还一副要替人主持公道、替人出头的架势。

    他们哪敢欺负她的小曦哥哥哟,人家是小祖宗好不好?

    小祖宗不开心是因为他不会开心。

    因为他有自闭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