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在船舱后面的角落里站着三人。

    看到小丫头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捧起自家皇子的脸,撅起小嘴巴就要亲上去,其中一人急了:“大人,大人,要、要亲上去了……”

    大理寺卿上官鹏皱眉:“本官长眼睛了。”

    “可……可…….”穆倾指着两个小家伙的方向,“不去制止吗?”

    那可是他家尊贵无比的皇子呀,怎能就这样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粗野小丫头占尽便宜了去?

    可,似乎只有他一人急。

    也是,他急什么呀?上,上官鹏是大理寺卿,也是皇子的师傅,下,有婢女沁玉,是皇子的随侍,他两人都不在意,他一个护卫急什么急?

    “先看一下那小丫头想耍什么花招?”上官鹏折扇轻摇,“一路跟随我们,必有什么目的。”

    穆倾汗,没再做声。

    人家才屁大点,看起来比他家皇子还小呢,能有什么目的?

    他已经暗中观察过了,并没有大人跟随,小丫头也不像受人指使。

    这厢,添添不由分说捧起小男孩的脸,就撅起小嘴亲上去,小男孩想躲避都未来得及。

    两张小嘴对上,小男孩小眉头一皱,小脸蛋上明显有了怒意,刚准备伸手推开小丫头,小丫头只“啵儿”了一口,就已放开了他。

    然后“吧唧吧唧”小嘴,笑眯眯笑眯眯:“小哥哥真甜。”

    小男孩抬起手背揩了一把自己的唇,刚要生气,小丫头又奶声奶气问:“还痒吗?”

    小男孩怔了怔,感觉了片刻。

    似乎的确不痒了。

    “我没骗你吧?”

    心中窃喜,母后的毒跟解药都好好用哦,嘻嘻。

    “我叫添添,小哥哥叫什么名字呀?”小丫头歪着脑袋看着小男孩。

    “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呀,好朋友就应该知道名字的。”

    “我不想跟你成为好朋友。”小男孩小脸上都是抗拒。

    “不,你想的。”

    小男孩:“……”

    刚刚他说不想亲亲,她也说,他想的,她从哪里看出来,他什么都想的?

    小丫头还在说:“而且,我刚刚给你亲亲了、给你解了毒救了你呢。”

    小男孩:“……”

    什么叫给他亲亲了?

    明明是她强行亲亲的他!

    他才不要她解毒,哼!

    呲溜一下,小身子从凳子上滑下,他扭头四下找了找,这厢的上官三人见状,连忙拾步过去。

    “小曦,走了,去包间。”上官鹏朝小男孩招手。

    小丫头一看,是刚刚那三个大人。

    小男孩从小丫头边上挤出,跑过去。

    “哇,原来你叫小西呀,好好听的名字哦,”小丫头也呲溜一下从凳子上滑下来,“跟我的名字一样好听呢,西西、添添、西添……呃,西天……”

    太傅和母后好像都说过,西天是表示人死了去的地方。

    呃。

    小丫头心情有那么一些不美丽了。

    让她心情更不美丽的是,小西被那三个大人带进包厢了,她看不到了。

    想跟进去,又有点胆怯,那三个大人有一个长得好可怕的样子呢,比罚她写字的太傅还可怕。

    又爬回到凳子上坐下,她看到船已经开了。

    见到船员在给坐在船舱的不少客人上点心,她咽了咽口水,摸摸小肚子,觉得自己好像也饿了。

    便在一个船员经过自己的身边时稚声喊住了他:“我也要一盘那个。”

    伸出小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人面前的绿豆糕。

    船员瞅了瞅她,见她衣着华丽、粉雕玉琢,胖嘟嘟糯米团子一样,一看便知非富即贵,只是……

    “绿豆糕要买的,你家大人呢?”

    两颗黑葡萄一般的眼珠子滴溜一转,小手臂一转,从人家的那盘绿豆糕转到刚刚小男孩进的那间包厢,指着。

    “我爹爹娘亲、舅舅还有哥哥都在里面,你只管给我拿来就好了,他们会付钱的。”

    船员将信将疑,可见小丫头一脸的天真无邪,完全不像撒谎,而且屁大点,应该也不懂这些花花肠子去骗人。

    去取绿豆糕的时候,经过那间包厢门口,船员特意朝里看了看,的确是两男一女,还有一个小男孩。

    再想着小丫头的穿着和气质,便不再怀疑,果断去端了一盘绿豆糕过来给她。

    看到绿豆糕,小家伙的心情又变得美丽起来。

    拿起一块便吃。

    “唔,好吃。”

    比宫里的那些糕点好吃呢。

    一边吃,一边晃荡着两条小短腿,惬意自在得很。

    太干,好噎人,她又要了一碗茶。

    茶足糕饱,她就有点犯困了。

    在宫里每日下午她可是都要睡一觉的。

    忍了忍,小脑袋还是鸡啄米一样,她干脆趴面前的桌上睡。

    **

    午国皇宫,凤栖宫

    “娘娘,娘娘,您不能起来,您月子还没满呢,皇上已经亲自带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小公主的,娘娘不要太担心。”

    厉竹哪里还躺得住?小家伙已经不见了有段时间了。

    那厮顽劣,没皮的树都能上的那种,万一,万一……

    她不敢想。

    非要起身,却再度被几个宫女按住。

    “太医说过,娘娘此次生小皇子受了大创,月子必须坐好,娘娘是神医,更知道这些的呀,娘娘不要担心,守宫门的侍卫不是说没看到小公主出宫吗?那她就一定还在宫里。”

    “是啊,公主顽皮,这也不是第一次找不到人,指不定又跟以前一样,躲在那里玩呢,娘娘一定要以凤体为重。”

    “对啊,娘娘,皇上也一再交代,让奴婢们看好娘娘,一定不能让娘娘起身……”

    **

    添添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敲击声,悠悠醒转,握着小拳头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入眼便看到那个小男孩。

    “小西哥哥。”

    甜甜一叫,感觉到嘴角黏糊糊的,她抬起小手抹了抹。

    呃。

    睡觉流的口水么。

    敲击声再度响起,她怔了怔,是有人拿手敲她面前的桌子,她抬起小脑袋,看向敲她桌子那只大手的主人。

    是刚刚给她上绿豆糕和茶水的船员。

    “小姑娘,他们说根本不认识你。”

    船员指了指身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