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人吓得不轻,就像是握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赶紧扔了。

    扔完又意识到不对,连忙捡起来,然后在聂爸错愕的目光中,不徐不疾、不紧不慢去看胸罩里面。

    看完,又将胸罩放回到床头柜上,微微笑回向聂爸:“我想送套礼服给聂臻,给她个惊喜,不知道她的尺寸,所以……”

    所以找她的内衣看尺寸么?

    聂爸看着他,没做声,沉默了片刻,又点点头,然后指了指厅里的茶几:“我刚刚切了西瓜,来吃西瓜。”

    “好。”

    **

    坐在沙发上吃了一小块西瓜,绵绵母女二人才从阳台上回来。

    男人连忙将西瓜皮扔进脚边的垃圾桶里,抽了两张纸巾,擦擦手,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看聂妈,又看向绵绵。

    见他如此,绵绵有些好笑。

    大概是习惯了他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模样,这样一副紧张忐忑的样子,是什么鬼?

    就像是一个找工作面试的,面试完,等待主考官宣布结果一样。

    见他站着,聂妈连忙招手:“擎野,你坐,坐坐坐。”

    男人便惴惴不安地坐了回去。

    聂妈搬了个南瓜凳,在茶几的对面坐下来。

    “擎野,是这样哈,你的一片孝心和诚意,我和音音她爸都深深地感觉到了,如果呢,我们不收,你肯定会觉得我们是不是对你不满意,可如果我们全收,那我们也太不劳而获了,所以……”

    聂妈边说,边伸手将茶几上的黑卡和绿卡拿了,“这两张卡,我们就收下了,房子和车子我们用不着,你拿回去,你看这样成吗?”

    男人没想到聂妈会这样,心里没底,看向绵绵。

    绵绵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点点头。

    男人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替伯父伯母先保管吧。”

    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送出去。

    只要不是对他这个人不满意就行。

    **

    吃火锅时的气氛还是非常融洽的,主要是因为有气氛活跃担当聂妈在。

    而且她吧,就是那种传说中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对况擎野那叫一个好,一个劲给他夹菜,还各种嘘寒问暖,问好不好吃呀,烫不烫啊,咸不咸呐,吃什么有营养啊,什么东西要少吃呀……

    看得绵绵都生了几分嫉妒。

    “妈,你这样我下次不让他来我家吃饭了,感觉没有爱了,你们对我的宠爱都被他夺走了。”

    “嘿,”聂妈瞪眼,“这个醋你也吃!”

    绵绵噘嘴:“本来就是嘛,就算人家光芒万丈,你们眼里看不到我,至少要看到你们的小外甥吧,他也在表示严重抗议呢。”

    男人笑:“伯父伯母是因为爱你,所以才爱我。”

    “爱屋及乌吗?”绵绵眉眼一弯,问向男人,“你是乌鸦?”

    男人:“……”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聂妈再瞪绵绵。

    绵绵忍俊不禁:“是他自己说的啊,说你们爱我,才爱他。”

    男人也不生气,反而很愉悦,夹了一枚红枣她碗里,点头,“是,是我自己说的,小乌鸦他娘,赶快吃吧。”

    绵绵汗。

    “你骂我就骂我,竟然连自己的儿子也带着一起骂,你这个乌鸦嘴!”

    男人挑挑眉,一脸无辜:“我是乌鸦,你是母乌鸦,生出来的不是小乌鸦,而是别的物种那才叫奇怪吧?”

    绵绵:“……”

    聂妈却乐了:“哈哈,那语文教科书上是一只乌鸦找水喝,我们就是一桌乌鸦吃火锅,哈哈。”

    聂爸:“……”

    绵绵:“……”

    “妈,就算你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也不带这样自骂的吧?乌鸦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竟然有人自告奋勇来当它。”

    聂妈得意地摇摇身子:“我看乌鸦就挺好!”

    说完,还碰碰聂爸:“对不对啊,聂老师?”

    聂爸抬手抹了一把汗:“对,你说了算。”

    绵绵真是无语了。

    “爸,你这样是不对的,不能妈说什么,你就是什么,你得有自己的判断和立场。”

    聂爸还没反应,聂妈不同意了:“怎么不对了?你爸的判断和立场就是我,这样有利于家庭和睦、夫妻恩爱,这么多年,你看我跟你爸吵过架没?没吧?我们依旧恩爱如初,幸福美好,说明什么?说明这是夫妻之道,家庭和睦之道!”

    聂妈一本正经、振振有词,说完,眯眼一笑,问向况擎野:“你说对吧,擎野?”

    男人含笑点头,“对。”

    见到男人说对,聂妈更得意了,“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呢?这不看是擎野嘛,就传授传授经验。”

    “是,”男人再次微笑点头,“谢伯母,擎野受教。”

    绵绵抬手扶额,也笑了。

    敢情这是在帮她调教男人呢。

    姜,果然是老的辣啊。

    这个坑挖得……她服气!

    朝对方竖了竖大拇指:“老妈,看不出啊,原来你是有大谋略的人啊!”

    “错!怎么能用谋略这个词呢?亏你以前还是写文的,我这是肺腑之言,肺腑之言,对吧?”胳膊一碰聂爸。

    聂爸笑:“对。”

    聂妈又看向绵绵。

    绵绵忍笑点头:“很对。”

    聂妈再转眸看向况擎野。

    况擎野眼角眉梢也都是笑意绵长,特别认同地点头:“嗯,既然聂臻说很对,那就是非常对。”

    “不错,这学生领悟能力强,一学就会,”聂妈甚是满意,“奖励这位学生一枚鱼丸。”

    “我也说很多了呀。”绵绵连忙端起自己的空碗。

    “还有我,我是第一个说对的。”聂爸难得也不甘寂寞。

    “有,都有,每个宝宝都有。”

    一桌的欢声笑语。

    **

    送男人出门的路上,男人问绵绵。

    “你妈将你拖去阳台说什么?”

    “说……说不同意我跟你交往。”

    “切,谁信。”

    “现在厉害了,那我看你当时紧张成那样。”

    男人挑挑眉尖:“有吗?”

    “怎么没有?我爸说,你都跑我房里去偷听了。”

    男人:“……”

    “伯父真是明察秋毫。”

    “那是,我爸是有大智慧的人,别看我爸在我妈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那是聪明的男人。”

    “所以,伯母给我上完课,你又来给我洗脑来了是吗?”

    “不乐意?”

    “乐意乐意,荣幸之至!”男人大手一用力,将她扣进怀,“所以,早点嫁给我吧,然后,就可以天天调教我了,白天调教不够,晚上继续调教,我保证乖乖躺好,任你调教!”

    “…….流.氓!”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