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男人点点头,“知道。”

    绵绵有些不相信,狐疑地看着他。

    “真的,安姨那天不是单独跟我聊了很久吗?她告诉我的。她说,爷爷之所以会被况临天气得脑溢血,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爷爷的茶水里放了升压药,最主要的,还是在爷爷喝下茶水之后,他故意刺激爷爷、激怒爷爷,才导致爷爷这样,而真正让爷爷气得晕过去的,并不是当时我跟慕战为了你打架,不是我醉酒逃逸,也不是况氏股票大跌,而是况临天跟爷爷说,两年前游轮爆炸,是他所为。”

    啊!

    绵绵震惊。

    天,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不仅仅害自己的亲爷爷毫不手软,害自己的哥哥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更甚的是,为了气坏老爷子,还能大言不惭、厚颜无耻地将这件事说出来!

    “安姨说,她是在书房外面偷听到的,我知道,况临天出事了,她是急于跟他划清界限,故意讨好我告诉我这些,但我相信,她没有撒谎,因为这个谎很容易被拆穿,毕竟爷爷醒了,爷爷作为当事人,肯定很清楚这件事情。”

    绵绵点点头,“但是,案子公开审理的时候,老爷子怎么没说这些,就只是说了况临天给他茶水里加了使血压升高的药?”

    如果故意炸毁游轮,企图谋杀亲哥,犯罪事实成立,他绝对不止判五年吧。

    “那是因为......”男人顿了顿,微微眯了眼,眸光悠远,“因为爷爷终究把况临天当做自己的孙子。”

    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想起了他的皇祖母。

    那个跟他实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

    同样是在关键时刻,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孙子!

    如今老爷子也是一样,选择了隐瞒,选择了一人将这件事消化掉,选择了将伤害降到最低。

    “那......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别人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心知肚明啊,这不是企图谋杀亲哥,而是的的确确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啊。

    真正的况擎野死了!

    法不容情,就算老爷子不作证,安婉也可以作证不是吗?

    最重要的,这样没有人性的人,怎么能就那么便宜他?

    男人鼻子里“嗯”了一声,“算了。”

    “算了?”绵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男人点头,“嗯,算了。”

    可能是自己曾经经历过吧,对此,他是理解的。

    当然,他说的理解,是理解老爷子。

    理解老爷子为什么这样做,理解了,他便遂了他的愿吧。

    所以,他交代安婉,这件事他没听到,希望她也从没偷听到过。

    见面前的女人一脸不理解的样子,他再次捏了捏她的脸,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爸妈?”

    “啊?”

    “啊什么啊?你安排一下,就明天,明天去你家。”

    绵绵挠头,一脸的为难,“不用那么急吧?我们的事我还没跟我爸妈说呢。”

    前段时间她爸住院,她妈一直在医院照顾,这两天出院回家了,可她也没有跟他们细说,两人倒是一直在问,她一直搪塞,说过几天再说,过几天再说,因为出院的时候,医生一再交代,他爸身体还没痊愈,不能受刺激,她就怕刺激到他。

    “说什么说?这段时间又是新闻,又是直播,还用得着你说,他们早就知道吧?”

    这倒是。

    那今晚回去得先老实交代了。

    **

    左岸丽榭小区门口,聂爸聂妈一人手里拧着一个马夹袋,马夹袋里是刚刚从超市里采购的各种食材。

    “话说,你确定中午做火锅招待人家?”聂爸瞅瞅袋子里的一堆这丸子那丸子,问聂妈。

    “确定啊,有问题吗?”

    “大夏天的吃火锅没问题吗?”

    “你懂不懂啊?火锅就是要夏天吃,那才叫带劲儿,再说了,你以为人家真来我们家吃饭的,吃饭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来拜访我们二老,好吗?人家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天下飞的,地下跑的,山珍海味,我们再弄得精致,也是家常便饭,人家不稀罕!火锅多好,不需要多高的厨艺,又不需要多挑食材,更不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弄,而且音音爱吃不是吗?我们就是要让对方知道,虽然我们家境一般,但是,我们就音音一个宝贝女儿,我们可是疼她疼在心尖里的,她爱吃火锅,我们大夏天的就给她弄火锅,对吧?一来让他记住音音的喜好,二来,让他心里有个数,音音是我们疼着长大的,别嫁给他家就给人欺负了去。”

    聂妈说得眉飞色舞、头头是道。

    聂爸摇摇头,嗤了一声,“反正不管什么事,到你这里都有理,强词夺理。”

    “嘿,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怎么就强词夺理了?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哪一句不对?”

    “对对对,你都对,全对,是我错了,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

    两人吵吵闹闹进了小区,一辆路虎从两人身边经过,在花坛边的阴凉处停了下来。

    一个头发梳得光亮的男人腋下夹着个LV的手包从车里下来,抬头望了望楼层,拾步走向楼道,回头用车钥匙遥控锁车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聂爸聂妈双双走过来。

    “哟,这不是聂老师吗?”

    聂爸聂妈一怔。

    两人当即就认出了油头男人。

    当初就是这个男人的儿子在聂爸的课上调皮捣蛋,聂爸推了那孩子一把,孩子摔断了腿,然后,这个男人就去学校闹,非要聂爸道歉。

    聂爸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给他公开道歉了,这个男人还不罢休,还非要学校开除掉聂爸。

    聂爸就是因为这个失业的。

    聂妈也是因为这件事受到了牵连,从教师调到了后勤。

    真是冤家路窄啊。

    聂妈当即瞪了聂爸一眼,示意他不要理会人家。

    可对方不识趣啊,还主动迎了过来。

    “聂老师住这个小区吗?”

    聂爸“嗯”了一声,聂妈当即就剜了他一眼,尼玛,让你不要理人家,直接当做是空气,你“嗯”什么“嗯”?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