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临天准备出国潜逃的那天,正好是况老爷子从美国回来那天,绵绵跟况擎野一起,还有安婉和况飒雅,在机场接老爷子,亲眼目睹了几个警察将况临天截住并带走的画面。

    说实在的,她心里挺难受的,为况擎野,更为老爷子,也为况飒雅。

    况临天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一直扭头喊着老爷子,“爷爷,爷爷我错了,爷爷爷爷……”

    而况飒雅一直哭喊着他:“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哥,你告诉我,爷爷的病不是你害的,这一切都跟你无关,哥……”

    声嘶力竭,几次想追过去,都被安婉抱住了。

    老爷子坐在轮椅上,一个高级护工推着,虽然老爷子一声不吭,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况临天的方向,但是,她看到他明显红了眼睛。

    还有况擎野,虽然面无表情,就好像被抓的那个人跟他毫无关系,但是,她知道,他的心里也是难过的,从他紧紧攥在老爷子轮椅扶手上指节发白的手就能看出。

    而且,在这之前,他跟她讲起况临天的事时,她发现,他无意识地叹气叹了好几次,讲完之后,更是一个人沉默了很久。

    其实,得知况临天做的这些事,她很震惊。

    她的确怀疑过,老爷子的病发得蹊跷,毕竟在她的印象中,老爷子身体真的很硬朗。

    不过,她就算怀疑,也只是停留在老爷子的病是被况临天故意气的层面上。

    她以为,那时况擎野各种负面缠身,况临天故意回老宅,将这些事情告诉老爷子,刺激他,才导致老爷子气急攻心脑溢血的。

    却没想到,况临天竟然在老爷子的茶水里下了让血压升高的药。

    更过分的是,竟然生怕老爷子会醒来,怕自己的罪行暴露,竟然派人去美国想偷偷对老爷子下手。

    他们是亲祖孙啊!

    老爷子是他的亲爷爷啊!

    他怎么就做得出?

    **

    况临天最终被判了五年,判决书下来的那天,绵绵跟况擎野一起回了况家老宅。

    老爷子基本已经恢复了,可以自己走动,上下楼梯都没问题。

    安婉一如既往的温婉热情。

    让她意外的是,况飒雅对她的态度变了很多。

    她也不知道是因为她怀了他们况家的骨肉,还是因为亲哥哥况临天出事了,觉得自己以后得倚靠况擎野了,所以才如此。

    她只知道,况擎野并没有因为况临天的事,牵扯到况飒雅。

    就连安婉,一直站在况临天一边的安婉,况擎野都没有去追究。

    “还是我比较幸运,穿在了聂家,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至少温馨和睦,幸福美满,况家真的是……”

    站在房间的大落地窗前,望着外面广袤的、被专业人员修剪打理得犹如高级公园一般的绿化带,绵绵忍不住感慨。

    况擎野弯了弯唇,走过来自身后将她抱住。

    “古往今来都一样,金钱权利面前,无亲情人情可言,我很庆幸,曾经,你虽贵为公主,却长在天洁山,没有趟过皇权争斗的那场浑水,如今,你又穿在了普通老百姓家,不需要经历各种豪门恩怨……”

    “是啊,我这种人,要是生在皇宫,或者穿在豪门,估计早早就领了盒饭,还是你厉害,古代玩转,穿在现代才两年,也能玩转,真的很了不起!”

    边说,绵绵边竖了竖大拇指。

    男人垂眸弯唇。

    了不起吗?

    他哪里玩得转?

    古代没玩转,现代也是这样。

    “我不过是两辈子都生在了那样的环境,比一般人多经历了几次生死,多长了些记性而已。”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下巴抵在她肩窝里的原因,她听得他的声音有些瓮,心口微微一颤,陡然想起一件事。

    扭头问他:“对了,你是怎么穿过来的?”

    “被人害死的。”

    啊?!

    绵绵震惊。

    “谁?”

    男人摇摇头,“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命运似乎总跟爆炸有关,画舫爆炸夺走了你,马车爆炸我挂了,游艇爆炸况擎野死了,我穿在了他身上,慕战的实验室爆炸,我又差点没活过来。”

    绵绵喉咙骤紧。

    所以,他是因为马车爆炸穿过来的?

    “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吗?”

    男人再次摇了摇头。

    他的确不知道,他明明已经远离了皇室,远离了纷争,远离了那些人。

    可为什么还有人不放过他?

    是他皇祖母吗?

    毕竟他杀了他的儿子!

    还是秦羌?

    毕竟秦羌登基为帝了,怕他成为隐患想将他除掉也不是没可能!

    但是,他皇祖母明明放过了他,甚至老皇帝死于他手这件事,他皇祖母都替他隐瞒了下来,找了替死鬼。

    而秦羌如果想杀他,当初在龙翔宫也不可能出言帮他,只要坐视不管,老皇帝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他真的不知道是谁。

    也永远没有机会知道是谁了。

    “不过,万幸的是,我穿到了有你的世界,所以,古人的话很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甚至感谢那个致我于死地的人,不然,怎么能找到你?”

    绵绵撇嘴。

    心里还是有些滋味不明。

    话虽这样说,可这样的几率真的太微小太微小了。

    基本上死了就是死了,灰飞烟灭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真正的况擎野还活着吗?就像我跟弦音一样,会不会是你们两人交换了身体?”

    “不会,”男人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道:“他死了。”

    绵绵听得莫名心头一紧。

    “为什么?”

    “因为你们互换的,都只有自己的记忆,而我穿过来,却拥有他全部记忆。”

    绵绵回头。

    见她一副很意外的表情,男人弯唇,捏了捏她的脸。

    “不然,你以为我真那么厉害,那么快就适应了这个现代,适应了这么大一个集团的总裁,虽然,我也很努力。”

    绵绵没做声,这倒是。

    “你知道况擎野是怎么死的吗?”男人突然开口。

    “我怎么会知道?”蓦地意识过来什么,她一怔,“难道你知道?”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