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打完电话,见绵绵斜睨着他,“怎么了?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绵绵撇嘴,“切”了一声,“说得好像自己不是趁人之危一样?”

    “我是吗?”男人挑挑眉尖,似是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好像是有点,但是,以慕氏现在的困境,是巴不得我这种的趁人之危。”

    “话虽这样说,可医书是在慕战手上,他会拿出来吗?”

    “会的,我问了一下法务,他这种的应该不会死刑也不会无期,大概判个十年以上吧,他终究是要出来的,而在他眼里,利益是第一位的,慕氏这次能不能挺过去,就靠我况氏了,老慕总会说服他拿出医书的,他为了将来考虑,也一定会拿出来的。”

    “嗯。”绵绵点点头。

    他说会,那就肯定会,她相信。

    **

    况临天拿着亲子鉴定报告前来的时候,绵绵趴在况擎野的病床边上睡着了,况擎野正拿了自己的外套搭在她身上。

    “恭喜大哥,得美人又得儿子,鉴定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想必大哥也早就知道了,聂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大哥的,我今天是给大哥送报告过来。”

    “谢谢。”况擎野将报告接过,放在床头上。

    “大哥的伤怎么样了?安姨早上说给大哥煲汤送过来,来了吗?”

    “嗯。”况擎野指指茶几上的两个保温瓶。

    况临天看了一眼,瓶盖是盖着的,也看不出是吃了还是没吃,笑道:“我都跟她说了,大哥这里什么都有,有专业的阿姨做的营养餐和补汤,她偏要自己弄,说是大哥喜欢她做的大骨头汤。”

    况擎野只是笑笑,没做声。

    “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听说手术很成功,但人还没有醒来?”

    “嗯,詹姆斯说恢复得很好,醒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吧。”况擎野淡瞥了况临天一眼,面色无波,垂下落在自己面前的被褥上时眸色一点一点转深。

    “真的?”况临天眼波微闪:“太好了!爷爷没事,我这颗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况临天掏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面色略显不自然,却也是稍纵即逝,很快恢复如常,“那个,大哥,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我有点事先走了。”

    边说,边朝他扬了扬手里正响铃的手机。

    “嗯,”况擎野点点头,“去忙吧。”

    况临天走后,况擎野放在床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划下接听:“肖彬。”

    “况总,果然与您预料的一样,有人终于沉不住了,乔装成护士企图对老爷子不利,被我们躺在病床上假装老爷子的那个保镖当场给抓个正着,然后被我们一威逼利诱,什么都说了。”

    “做得很好,将人看牢了,给我带回国,爷爷情况怎么样?”

    “况总放心,况老恢复得很好,精神也不错,今天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只是,一直嚷嚷着要回国。”

    “嗯,知道了,等会儿我会给他打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