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还能这样操作。

    “可是,拍一部电影不是小事吧,你现在拍都没有拍,就定档在了中秋节,来得及吗?”

    “来不及。”

    绵绵汗,“那……”

    “我本就没打算拍,更没打算将属于我们两人的故事展示给全世界的人来看,到时候不上便是,不上的原因可以很多,最简单的,就是广电没过审,毕竟是穿越剧,还以我们为原型,容易误导大众。”

    好吧。

    如他所说,她的确是太单纯了。

    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让她真真叹为观止。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被绑架的那个地方的?”

    因为信号干扰,她项链上的那个不是一直连接不上吗?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早就怀疑慕战了,所以,我让官慎在慕战的车下装了追踪器,我是跟着他的车子找到那里的。”

    绵绵点点头。

    忽的又想起什么,嗔了他一眼:“你是觉得慕战好对付吗?单枪匹马,人都不带一个,就只身前往,以为自己是铜墙铁壁吗?”

    男人弯唇,轻轻拍了拍她手背。

    “不是,我带了人的,带了官慎。”

    绵绵汗:“就带官慎一个?”

    “嗯,人太多恐打草惊蛇,也容易将绑匪激怒和逼急,毕竟你在对方的手里,谁知他们一急会做出什么事来,没搞清楚状况之前,我自然是先要考虑你的安全,所以,就算带了官慎,我们也是兵分两路,我负责从前门进,引出所有人,并拖住,而他负责从后墙偷偷潜入,找到你,并救出。

    “但是,因为后院也有人看守,他迟迟不能进去,不过,他发现了他们的信号干扰设备,便在等待时机的时候,破坏掉了他们的干扰系统,通过手机连接你项链上的视频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得知你的确在里面,我中了枪,便赶紧报了警,在他们得知警察要来了紧急撤走的时候,从后院进入,通过我手机的定位去实验室救出了我,我们刚出来,实验室就爆炸了。”

    绵绵听得呼吸紧了又紧,一颗心缩了又缩,手心一片冷汗。

    好险。

    真的只能说好险。

    只要某一步稍稍出点差池,后果就不堪设想。

    “还真是多亏了官慎。”绵绵心有余悸,微微喘息,有些缓不过来。

    “嗯。”这一次男人也深表认同。

    所以,他必不会亏待他。

    “所以,这段时间我打你手机都打不通,也是你故意的?防止我知道一切,慕战就知道了?”

    “也不是全是,我手机当时掉在那个实验室了,已被炸成了渣渣。”

    好吧。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担心?”

    “我错了,保证不会有下次。”

    绵绵:“……”

    认错态度这么快,搞得她都责怪不下去了。

    忽的想起什么,她抬手摸上颈中的项链:“还有这个,那岂不是从我戴上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举一动就全部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比如…….比如……比如上厕所……”

    话没说出口,她就已经涨红了脸。

    虽然项链的视角是跟她的视角基本一致的,看不到她自己,但是,声音听得到不是吗?

    艾玛,想想都难为情。

    男人却一脸的云淡风轻,不以为然,“吃喝拉撒睡,不是人之常情吗?”

    “……”

    **

    绵绵再次见到慕战,是在他的案子公开审理的前一天,是慕妈找的她,当时她正在医院里帮她爸办理出院手续,慕妈说慕战想见她。

    其实,她想拒绝的,反正况擎野已经将事情都搞定了,他们也不怕慕战威胁。

    但想了想,她心里也有不少疑问想问慕战,便答应了。

    在探视室里,慕战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那天我跟你说的,你跟况擎野考虑得怎么样了?明天就公开审理了,不想我当众揭穿你们的真实身份,他只有一天的时间来捞我出去。”

    果然是因为这个。

    绵绵笑:“这几天你在里面可能都没有看新闻,你先看看这个。”

    掏出手机找到《两情缠绵忽如故》电影定档发布会的新闻,点开,将手机推到他面前。

    慕战看完脸就白了。

    绵绵平静地看着他的反应,“所以,务必请你明天当众揭穿我们,这部电影的热度一定能被你炒起来,我们也可省掉一大笔炒作宣传费用。”

    “你们……”慕战怒极反笑,“你们这是紧急补救、是危机公关,是假的,是为了掩盖真相临时做得假。”

    “临时吗?请你看清楚,这不是开机发布会哦,是定档发布会,这部电影我们早就拍好了,你刚刚也看到了,片花都曝光了,中秋节就要上映了,怎么是临时?”

    慕战一时语塞,脸色更加难看了。

    绵绵继续:“再说了,一段录音而已,能说明什么?你觉得大家是会相信我跟况擎野这两个差点遇害的受害者的话,还是会相信你这样一个杀人犯的话?”

    慕战嘴唇都白了,气得发抖。

    无言以对。

    将手机收回来,绵绵轻嗤:“别说你一个杀人犯的话了,就说穿越这件事,说出来谁信?比说这世上有鬼更让人难以相信吧?”

    “可你们明明就是!”慕战嘶吼。

    这还是绵绵第一次见这个男人恼羞成怒的样子。

    太陌生了。

    “我们不是。”

    这次轮到慕战嗤了,冷嗤,“那次在电视台,拼模大赛结束以后,你被况擎野堵在女卫生间里,你们两人的对话我在外面都听到了,什么绵绵,什么秦义,什么天洁山,什么小屋,虽然我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事实就是,他说自己是另一个人,也说你是另一个人,我了解况擎野,那样理智冷静的一个人,不可能信口开河发神经,我其实也了解你,不对,应该说了解真正的弦音,她也不是你这样的性子,所以,我当时就怀疑,你们是不是借尸还魂,也就是穿越,毕竟,四年前,你突然失忆,两年前,况擎野遭遇游轮爆炸,痊愈后性子也变了很多。”

    “所以,你窃听我的手机?”

    慕战未置可否。

    “什么时候开始窃听的?”

    她记得况擎野在电视台认出她之后,当天晚上,他就去她家找她,然后她不开门,也是用手机打给他,两人通过手机交流的。

    “本来我只是怀疑,直到那次古玩拍卖会,你看上了那本一丁点用处都没有的破医书,我就有些肯定了。”

    绵绵眸光微敛,没想到是这样。

    “所以,是那天开始窃听的?”

    慕战再一次未置可否。

    绵绵心口微微一松。

    那这样就只是监听到了况擎野醉酒那晚的那通电话,前面的都没有,还好,还好。

    虽然况擎野已经处理好了这件事,但是,一段录音客室说是为了炒作,故意对台词,多段就多少有点不好糊弄吧?

    “聂臻,你不想要那本医书了吗?”慕战突然开口问。

    绵绵一怔。

    她想要啊,那可是她娘的东西,只是,那个持有者不是临时改变主意不拍了吗?然后面前的这个男人答应她帮她想办法联系那个人的,也没有后文。

    恐慕战是故意拿这个试探她,她摇摇头:“既然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也不瞒你,当初我之所以想要那本医书,就是想考验考验你,想试探一下你的真心,想看看你愿不愿意舍得为我花钱,如果看中的是别的古玩,本身就有收藏价值,你自然愿意拍下,可那本医书,如你刚才说,一丁点用处都没有,这样才能真正试探出一个人,对吧?”

    慕战笑,也摇摇头。

    “到现在你还在给我装!我告诉你,那本医书在我手上,拍卖会那天,是我一早联系了那个持有者,高价买了下来,并让他保密,对外就说自己不拍了。”

    绵绵很意外。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为了今天啊!想要那本医书吗?想要,你们就得答应我的条件,把我捞出去。”

    绵绵长睫轻颤:“卑鄙!”

    当初在拍卖行,她跟官慎对拍的时候,这个男人还一本正经让她加价,不顾边上慕氏财务人员的劝阻,让她只管提价只管拍。

    那时,她有多感激,现在就有多恶心。

    “我刚刚说过了,那本医书对我来说,就只是试探的作用,如今,我根本不需要。”

    她才不要受他威胁呢。

    **

    再次想起这件事,是绵绵跟况擎野义愤填膺讲自己这件事的时候。

    男人听完,只是莞尔一笑,见她气得不轻,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这件事好办。”

    说完,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慕总,对,是我,况擎野。”

    “我打电话是想跟慕总说一声,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虽然小慕总差点要了我的命,虽然,慕氏的其他几个客户都滑单了,但是,看在慕总这些年作为合作伙伴配合尚佳的份上,慕氏跟况氏下面的几份续约合同,明天我会让资材部的人去跟贵司签了。”

    “嗯,不用谢。”

    “哦,对了,我家老爷子在美国的主治医生詹姆斯,对中医古医特别感兴趣,喜欢收藏和研究古医书,听说,小慕总手上有一本……”

    “如此,那就多谢了,这样,小慕总当初出多少钱,我出double价格。”

    “不行,这个钱一定要出的,慕氏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不是,我可不想被人说乘人之危。”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