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

    心里自然是激动的,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想到搞那么多的噱头其实是为了让她拿到鲜花和戒指。

    场中的观众更是沸腾了,一个两个艳羡得不行。

    “好浪漫啊。”

    “是啊,十三排十四座,一三一四,一生一世,还那么会制造惊喜,鲜花藏椅下,戒指埋冰淇淋里,这真的是我们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个高高在上、冷脸冷面的况总吗?”

    “这波求婚我给满分。”

    “好想有个像况总这样的男人也这样对我。”

    尤其是那些平时就将况擎野当做人生向往的小姑娘们,真是芳心碎了一地,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绵绵一手抱着鲜花,一手拿着戒指,傻愣愣地站在十三排十四号座位那里,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关键是某人也没出现啊。

    心中略一思忖,她突然鼓了勇气大声开口:“对,求婚,我敢求,你敢应吗?”

    VVIP病房里,虚弱靠在病床床头上的男人,看着面前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脸蛋红扑扑的女人,唇角轻勾,长指捏着耳机线上的麦,对着自己的薄唇。

    “就等这一天,尽管放马过来。”

    男人低醇如酒的声音响在影厅里面,观众们更是叫开了。

    天啊,这狗粮撒得……

    绵绵耳根发烫,弯了弯唇,“我都不知道你在哪里?”

    “跟着心走,就能看到我。”

    心?

    她的心吗?

    要不要这么肉麻啊?

    而且,她要真能有这么强大的感知能力,还会站在这里被动?

    正准备开口,突然发现自己脚边的地上有心形的图案在发亮,而且不止一个,依次亮起,一直绵延出去。

    现场的观众再一次沸腾了。

    绵绵便沿着那条由无数个闪闪发亮的小心心铺展的路线往前走。

    走着走着,一直走出了影厅。

    影厅外不见一人。

    绵绵汗。

    抱着花花、拿着戒指,她探头探脑四下环顾,一辆车子停在了她面前,“聂小姐上车吧。”

    绵绵一怔。

    华叔。

    透过车窗看了看后座,依旧不见男人的身影,她带着疑惑上了车。

    车子一路开到了星宇医院。

    在18楼的VVIP病房里,绵绵终于见到了那个男人。

    男人躺靠在病床的床头,身后塞着被子和枕头,面色很苍白,就连嘴唇都没什么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正微微阖着眸子,似是在闭目眼神,又似是睡着了,更似是陷入了昏迷。

    她呼吸一滞,推开门。

    可以说动静很小,但阖着眼睛的男人却似是有所感一样,缓缓睁开眸子。

    两人的视线就那样在空中相撞。

    她脚步停住。

    他薄薄的唇边抿出一抹动人心魄的浅笑,并朝她伸出一双手臂。

    就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在看到家长的那一刻,伸手跟家长索抱求安慰。

    绵绵长睫颤了颤,忍住直接扑过去、扑进他怀抱的冲动,缓缓拾步上前。

    见男人依旧张着双臂,她只得将手里的那一大捧鲜花朝他怀里一塞。

    抱住鲜花,男人笑了,垂眸看向怀里大红似火的玫瑰,低头凑在上面深嗅。

    似特别陶醉,又似特别满足,尽管那样虚弱。

    “你……”绵绵环顾了一下病房,并未看到其他人,“还好吗?”

    “嗯,还好,还活着。”

    男人抬眼看向她。

    绵绵瞬间就不知道怎样接话了。

    男人又朝她伸出手。

    她怔了怔,“什么?”

    “戒指。”

    哦,她连忙将一直攥在手里的戒指放到他朝她摊开的掌心上。

    男人接过戒指,又握了她的左手手腕,将她的手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就堂而皇之地将那枚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绵绵汗。

    一颗心砰砰直跳,她嘀咕道:“我都没说答应好吗?而且,求婚的戒指不应该是戴在中指上吗?又不是结婚。”

    “中指哪有无名指干脆利落、让别的男人望而却步、彻底死心?”

    绵绵:“……”

    “难道我这般英雄救美,你还不打算以身相许?”

    绵绵没做声。

    垂眸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枚钻戒。

    非常漂亮,不大不小合适得不能再合适,显然是按照她的指圈定制的。

    将手收回来的同时,她红着脸转移了话题,“那个,你的枪伤没事吗?”

    “通常这种时候,男生是要吻女生的。”男人黑眸如墨,凝着她。

    “……”

    这种话……

    “我是个伤员,你站那么高,我怎么够?心里就没点数要配合一下吗?”男人勾勾手指头,示意她凑过去。

    “……”

    这男人也是简直了。

    见她站着不动,他作势要坐起身。

    见他艰难吃力、脸色苍白、皱眉护痛的样子,绵绵吓得不轻,连忙躬身去阻止他:“你躺着别动,躺着别动……”

    因为她倾身阻止的动作,她的脸就送到了他面前,他略略头一偏,就吻上了她的唇。

    绵绵呼吸一颤,瞬间僵在了那里。

    男人吻得温柔,吻得缠绵,吻得深情,也吻得陶醉,微微轻阖着眸子。

    随着他的气息钻入她的呼吸,她眼睫颤动得厉害,而更加颤抖的,还有一颗心,就像是饮了浓酒,同样起了几分酥麻醉意,她保持着倾身的姿势,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个男人不是第一次吻她,却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让她心魂俱颤和心甘情愿。

    或许是他的劫后余生,又或许是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她不知道。

    两人不知吻了多久,直到一道咳嗽从门口传来。

    绵绵吓一跳,迅速弹离开来,飞快直起腰身。

    两人都寻声望过去。

    官慎面色尴尬地从门外进来,手里拿着一根笔记本电脑的充电电源线。

    “那个,况总,充电的线拿来了,影视城那边发布会还在继续,要给您接上继续看吗?”

    “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继续看吗?”男人不冷不热反问。

    官慎汗哒哒。

    “我觉得……况总不需要了,对,完全不需要了。”

    要看的人已经来了跟前,求婚的目的也已然达到,所以不需要继续看了,对吧?

    可谁刚才见电快没了,急得让他赶快去找电源的?

    “我这就拿走,这就立马拿走!”

    官慎一溜烟出了门。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