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

    慕战怎么会坐在那里?

    绵绵震惊到了极致。

    不仅她,现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坐在主席台上的开发团队和慕氏高层也是面面相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不知所措,台下的慕爸慕妈脸色黑得就像是锅底一般,慕爸更是从位子上起身,气冲冲直往后台。

    绵绵还在那份震惊中没有回过神,突然眼前光线一黑。

    不仅显示屏黑掉了,展厅里的所有灯也都黑掉了,只有紧急出口的绿灯是亮的。

    众人一片骚动哗然。

    停电了?

    关键时刻怎么就停电了?

    是巧合,还是人为?

    显然是后者吧?

    就在大家意犹未尽、纷纷猜测之际,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滴滴哒哒沓然响起。

    大家纷纷掏出手机来看。

    在场所有人,只要有手机的,无一例外的,都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一条链接。

    因为来历不明,起初大家还害怕是电信诈骗、木马程序什么的,不敢去点,直到有好奇者点开了发现是视频,是接着断电前大屏幕上的影像视频,众人这才哇哇哇惊喜地叫着,纷纷将链接点开。

    绵绵没有手机,心里急切得不行。

    太想搞清楚慕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只得凑到邻座的手机上看。

    影像中,慕战伸出手指在空中无声地写了个100万,并点了点头,然后,那男人就回到她跟前,压低了声音道:“一百万。”

    绵绵脸都白了。

    如果说刚刚看到慕战坐在那里,她还抱着一丝希望,还对他存着一些幻想,那么这一刻,这一丝希望和幻想就彻底灰飞烟灭、消失殆尽。

    慕战跟这些人竟然是一伙的。

    而且,这些人还听命于他。

    这是她震惊之下得出的结论。

    怎么会?

    这怎么可能?

    她完全完全难以置信。

    耳边嗡嗡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影像里她跟那个男人接下来的对话她都没听进去多少。

    直到那个男人说“干扰设备已经关了,快说电话号码,我帮你拨,快点!”她才回过神来。

    画面里,依旧没有她,只听到她的声音在报着号码,而能看到的,是男人在拨着号码。

    因为男人是跟她面对面的,项链摄像头的拍摄视角,是看不到他的手机屏幕的,只能看到手机背面。

    直到他拨好了,将手机递到她耳边、经过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看到了手机屏幕。

    虽然只是从她颈脖前经过那么一刹那,但毕竟她特意留心了,而且正在拨号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比较容易辨识,最主要是,屏幕上正在拨号的显示的是一个人名。

    显示人名也没关系,可能正好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存了况擎野的号码,关键是,人名并不是况擎野,而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小蝶。

    绵绵呼吸一颤,有什么东西猛地从脑子里浮出水面。

    所以,这个男人拨的根本不是她报的号码!根本没有打给况擎野!而是打给了那个叫小蝶的女人!

    难怪会是一个女人接的,难怪她当时觉得像周童童的声音,又不像周童童的声音,当时只以为是电话里的缘故,而且当时只说了一句话,她都来不及细细分辨。

    此时的后台,慕爸黑沉着脸,暴跳如雷:“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战也早已慌乱到了极致:“爸,爸,你听我说,这是有人在搞我……”

    “搞你?谁搞你?为什么要搞你?”

    慕战没做声,脸色非常难看。

    他也很想知道是谁。

    从视频的拍摄角度来看,很明显摄像头是装在那个女人身上的,他想了想,应该是装在她佩戴的项链上。

    其实那天他就看到了那条项链,只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就是一条普通的项链。

    早知道会惹来这么大麻烦,当时让他们收走她包和手机的时候,就应该将项链也摘掉。

    从这两天那个女人的反应来看,显然也并不知情,那说明项链是别人送给她的,而能让她时刻戴在颈上不取的,没有别人,只可能是况擎野。

    但是,况擎野不在了啊,早已去见阎王了啊!

    且不说他当时身上的伤有重,单说他中了他一枪,就不可能有活路。

    退一万步说,就算因为当时那个女人被他抱在怀里,为了不伤到那个女人,他一枪过去射得有些偏上,没有正中要害,但是,实验室还被炸毁了呀。

    那么多的金属设备都被炸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一堆废铁,何况人?

    三保险呢,不死才怪!

    既然不是况擎野,又是谁?

    是况擎野的手下吗?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段影像公布出去,他就彻底完了。

    “爸,这件事一时三言两句也说不清楚,等我将事情处理好,再跟你解释……”

    “处理好?你怎么处理?就是拉闸断电吗?你要怎么跟外面的那些供应商客户以及媒体交代?”

    “我……”慕战焦头烂额。

    其实该怎么办,他也没有想好,但是,目前至少要先阻止视频继续往下放。

    怎么都关不掉,他只能断电。

    这时,助理急急奔进来:“慕总,小慕总…..”

    慕战眉头一皱:“不会断电了前面显示屏还在放吧?”

    “没有,显示屏是断电不播了,但是,现场的人都手机收到了链接,现在大家都在用手机在看呢。”

    慕战身子一晃,差点摔跤。

    **

    展厅里,大家都拿着手机在看,无一人离开。

    绵绵怔怔缓不过神。

    为什么?

    为什么要故意拨别人的电话装作是拨给况擎野的,还让对方说那样的话?

    让她误会况擎野,挑拨她跟况擎野之间的关系?

    真是意外一波一波,震惊一浪盖过一浪。

    而让她更震惊的还在后面。

    影像里原本是拱门仪器的壁顶,突然惊现一张脸,一张男人眸眼忧急、面色苍白的脸。

    以及男人苍哑唤她的声音:“绵绵。”

    绵绵心口一震。

    况擎野!

    呼吸骤紧,长睫扑颤得厉害,绵绵攥住自己身前裙子的布料,就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捏住了心脏。

    她微微喘息,难以置信。

    所以……所以况擎野也去过实验室?!

    那……

    那后来她醒来怎么不见他?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将她包围了过来,她咬住自己的唇瓣,继续往下看。

    她看到男人从未有过的慌急无措,她听到男人不停地叫着她“绵绵,绵绵”,她看到他将手指朝她伸过来,想来是探她的鼻息,她看到他明显松一口气的模样,她看到他拿出手机拍了照,她看到他低头专注地确认那些布在她身上的仪器设备,她听到他说“绵绵,我来了,别怕,我带你离开”,她看到他扯掉了她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她看到他一个一个将那些仪器解掉,她看到他满头大汗、衬衣上一片狼藉,有红的血、黑的灰,领口大敞、脖子上都是伤,她看到他将她抱起来,画面镜头重重一晃,不知是他趔趄了一下,还是摔了一跤?她看到他仰起头,痛苦地喘息,然后再次将她抱起来。

    因为他是打横抱着她,她面朝上,所以,项链里的摄像头只能拍到屋顶,看得出他在走动,不快,说明很艰难,有些晃,说明他的步伐在踉跄。

    她看到出了门,原本移动的屋顶忽的一定,应该是他突然停了下来,下一瞬,她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枪响?

    对,就是电视上的那种枪响声!

    影像里看不到谁开的枪,也看不到中枪之人,唯一能看到的,是鲜红的血喷溅,弥漫了整个画面。

    她浑身一震,瞳孔瞬间扩散又瞬间缩敛,就好像那一枪射在了她身上一样,她颤抖痉挛。

    既然她是被况擎野抱在怀里的,那血能在摄像头前喷溅,说明那血是……是况擎野的?

    中枪之人是况擎野?

    而接下来的影像也证明了她的猜测。

    况擎野突然低头,所以就出现在了影像里面,似是在看自己被枪击的胸口,满眼痛苦,脸白如纸,然后镜头又重重一晃,她听到膝盖跌跪于地的声音,是他!

    然后,她听到自己轻吟了一声,并看到他眸色一喜。

    就在这个时候,镜头忽然变得特别晃,画面也很混乱,看不到什么,好像是人的胸口和手臂,好像还听到了男人痛苦的闷哼声,以及重物委地的闷响。

    再然后,镜头里就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脸,慕战的脸。

    一瞬间,就像是坠入了冰窖,又像是被大石重重碾过,她颤抖着、哆嗦着,脸上和嘴唇都血色全无。

    所以,所以中枪之人是况擎野?开枪之人是慕战?

    那后来……后来实验室被炸了,况擎野他……

    他……

    他……

    一阵天旋地转,她攥紧了座椅的扶手,微微佝偻了身子喘息。

    手机里的画面也就定格在慕战的脸出现的那一刻,后面没有了。

    当然,就算没有了,她也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那时她已经醒来。

    现场就像是炸开了锅,看完视频的众人议论纷纷,这时,展厅的玻璃门被人打开,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