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战眸光微敛,眼尾扫了扫了她,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唇角略略一勾:“不然呢?”

    “你怎么报的警?我听说那栋房子好像装了讯号干扰系统,所有无线设备都不能用。”

    慕战瞳孔微微缩敛。

    “是不能用,我是进去之前就报了警。”

    “哦,”绵绵恍悟地点点头,又蓦地想起什么,“那你怎么知道我被绑到那里的?”

    既然是进去之前就报警了,那就说明进去之前就知道她被囚在里面吧?

    在绵绵看不到的方向,慕战眉心微拢,眼露不耐。

    问题还真多!

    再侧首转向绵绵的时候,已换了一脸笑意:“虽然我只是小慕总,但总归还是个总吧,就不能有点能办事会办事的手下?就不能有点自己的人脉?打你电话不通,我就开始找你了,动用了不少人脉关系,虽然的确费了不少力气,但好在还是找到你了。”

    好吧。

    绵绵轻轻抿了唇。

    “谢谢。”

    这样的时候,除了这两个字,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新品发布会在慕氏集团一楼最大的展厅举行。

    绵绵和慕战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到了,客户供应商、以及新闻媒体。

    “我去准备一下,你自己找个地方坐,结束了等我。”

    绵绵点点头。

    慕战说完就去忙去了,绵绵找了一个靠后靠边不起眼的位子坐了下来。

    现场布置得很高端大气,桌椅豪华、灯光璀璨、广告牌都做得十分精美,数个液晶显示屏滚动播放着慕氏的各种热门产品。

    临近两点的时候,慕战带领自己的研发团队、慕氏高管浩浩荡荡进来,然后一字排开,整齐坐于前方的主席台上。

    一时间镁光灯闪烁、快门声四起。

    绵绵看到慕爸慕妈也来了,只不过,没有上主席台,而是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正中,大概是如慕战所说,这次算给他一个舞台,也是对他一个考验。

    两点整,新品发布会准时开始。

    先是总务部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做了一番开场白。

    接着是品牌营销部的一位高管对慕氏,以及慕氏的主营项目和拳头产品做了一番宣传介绍。

    然后,才到此次新品的主题。

    慕战作为总负责人,来为大家做该产品的详细解说介绍。

    慕战抬手正了正面前桌上的麦,一袭浅蓝衬衣,黑色西裤,稳重中透着阳光,低调中又不掩奢华。

    大概是上了妆做了造型的缘故,又加上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样看过去,还真看不出他是个带着重伤的人,意气风发、胸有成竹,是此时他给人的感觉,还有势在必得。

    对,绵绵就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自信和这四个字。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慕氏集团对今天前来参加新品发布会的各位表示热烈的欢迎。”

    话落,掌声雷动。

    “身为慕氏的总经理,同时也是这次新品开发的总负责人,我很荣幸,也很高兴今天能跟大家坐在这里一起分享这款产品……”

    慕战侃侃而谈、风度翩翩、儒雅自信。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听得十分专注。

    “……说了这么多,大家肯定很好奇,这款产品长得什么样子呢?是不是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些概念和轮廓?好,现在我就让大家先睹为快,一起来见见它的庐山真面目,大家请看我身后的大屏幕。”

    边说,边优雅转动转椅,侧过身,与此同时,眼神示意不远处站着的助理。

    助理点头,按下手中遥控器。

    所有人都万分期待地看向主席台后方的巨型屏幕,包括绵绵,也包括慕战自己。

    屏幕亮起,画面是一面镜子,像是卫生间里的盥洗台,有洗手水龙头,镜中映着一个女孩正在洗手。

    众人一怔。

    绵绵更是震惊睁大眼。

    因为那画面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

    慕战脸色大变,错愕转眸看向助理。

    助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慌乱地连按手中遥控器想关掉,却发现遥控器完全失灵。

    在场的不少人已认出画面中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的风云人物,今天这款新品的总负责人慕战的未婚妻,只以为这是公司故意搞的噱头,以一个故事的形式来介绍和宣传新品,都盯着屏幕。

    屏幕里镜子里的女孩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水,从包里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突然,镜中映出一个穿黑T恤黑裤子、半边手臂都是纹身的男人,女孩回头,男人猛地袭向女孩,用手里的一块手帕紧紧捂住女孩的口鼻,女孩只挣扎了一下,就眼睛一闭,失去了意识。

    啊!

    全场惊错,紧接着哗然。

    这真的是在宣传新品吗?

    用这种方式,慕氏也真是“别出心裁”,够拼啊!

    可怎么看着更像是一场意外呢?

    因为刚刚还一脸自信从容的新品负责人小慕总,此时此刻脸色难看至极,甚至从座位上噌然站起,大步离席。

    绵绵攥紧了手心,一瞬不瞬盯着屏幕,难以置信。

    所以,这是那天她在培训中心被绑架时的视频?

    是谁拍的?

    画面上能清楚地看到绑架她的那个男人一切外貌特征。

    如此一来,警察是不是就可以根据这个找到此人了?

    一颗心抑制不住的激动,她继续盯着屏幕。

    画面一转,似乎是在一个很大的客厅里,有沙发、有茶几、有电视、有饮水机,走进来好几个男人,都能清晰地看到几人的长相。

    “老大怎么说?”其中一人问另一人。

    “老大说,田博士在赶过来的路上,让我们全力配合田博士。”

    绵绵真的太震惊了,也越发激动了。

    虽然这次看不到自己,只能听到自己“唔唔唔”的声音,但是,这些人,绑她的这些人一个一个都看得清楚明白。

    看他们还能往哪里逃?

    一会儿,门又开了,一个手提公文包、四五十岁、穿着白T浅灰休闲裤的儒雅男人走进来。

    “田博士。”

    几人都跟他打招呼。

    “嗯,人呢?就是她吗?”

    “是的。”

    “将人带到实验室吧。”

    “好的。”

    实验室?

    众人错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也有一些先前看到绵绵也在现场的人,都转眸朝绵绵看过来。

    绵绵收紧了呼吸,已然顾不上大家的目光,兀自盯着屏幕,眼睛一眨不眨。

    这厢,慕战脸色黑沉,一把接过助理手里的遥控器,试图将大屏幕关掉,结果跟刚才助理一样,遥控器毫无反应。

    五指紧紧攥住遥控器,他也没多做停留,转身大步奔向播放视频的后台。

    大屏幕上的视频还在继续。

    进了一道自动感应门,里面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出现在影像中,各种机器运转的声音,绵绵依旧没看到自己。

    “将她放上去躺着。”

    影像有些抖动,然后就定格在一处拱形设备的壁顶了。

    “帮我将那个拿过来。”

    轮子推车移动的声音。

    然后,就能看到田博士俯视的脸,以及不时出现在镜头前活动的手,以及从镜头前晃过的仪器设备。

    虽然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不能看到全景,但是不难看出,这个叫田博士的男人正在做什么。

    全场再次惊错哗然。

    天啊!

    所以,这是拿活人活体做实验?

    绵绵看着看着,呼吸一滞,陡然意识过来什么,愕然垂眸,看向自己颈脖上戴的那枚项链,况擎野送给她的项链。

    摄像头就来自这枚项链?

    是了,就是它。

    所以,在培训中心的卫生间里,能看到她自己,因为跟她面对面的正好有一面镜子,从镜子里能看到她,后来就一直看不到她,然后,实验室里,她躺下去之后,就一直定格在她头顶的设备壁顶。

    难以置信,她抬手捻起项链的坠子,细细端详。

    虽然什么都看不出,但是她已是非常肯定。

    现在不是很多针孔式摄像头吗?她看不出也正常。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既然况擎野在她身上装了摄像头,就应该第一时间知道她被绑架了不是吗?

    为什么不去救她?

    就算后来实验室的那栋房子被装了讯号干扰,摄像头拍下的影像他可能收不到,但是在培训中心卫生间里她被绑架的时候没有讯号干扰吧?

    哦,对,估摸着时间,那个时候,他应该在去美国的飞机上,不能看也正常。

    然后到了美国以后,她就被带去了那个有讯号干扰的房子,他想看也看不了了。

    是这样吗?

    那这两天呢?

    这两天她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他应该能看到了呀,虽然她已经被安全救出,但是,他怎么会没有任何反应?

    就算她的两个手机都没了,他要想找她,可以通过况氏的人,也可以通过她身边的人呀。

    都没有。

    不仅没有,她打电话过去都打不通。

    如果说他可能一直在忙,一直没有时间看这些影像,那现在这些影像播出来又是什么意思?

    还有,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影像会突然出现在慕氏的新品发布会上,以这种方式示众?

    不是应该交给警察吗?

    她是当事人,不是应该先找她,让她知道这件事吗?

    心中太多的疑问,此时却也顾不上去想,因为大屏幕上的影像还在继续。

    又换了一个场景。

    她记得在实验室里浑身布满仪器检测完之后,田博士还问了她关于穿越的问题的,后来,他们那些人的老大还来了,还让田博士缩短检测时间,让他尽快实验的,影像这两段都跳过去了没播。

    她猜想,可能是因为这两段都涉及到了穿越了,所以没公示于众。

    大屏幕的画面里,是几个看守她的男人横七竖八地或靠或坐在沙发上,有人玩游戏,有人在打牌。

    突然其中一人碰了碰另一人,并朝对方指了指腕表上的时间,对方便倾身去操作茶几上的一台已经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声音响起,是热点新闻。

    “况氏集团总裁况擎野先生近日抵美,网传是为了爷爷况老的病赴美接受专家治疗,今天有网友拍到况先生跟当红影视巨星周童童小姐双双出入酒店大堂的视频,两人举止亲昵,正逢周童童小姐生日,外界猜测,况先生此次赴美,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给童童小姐庆生……”

    绵绵汗。

    当时,她还以为他们在看电视。

    所以,他们并没有看电视,这些新闻是用电脑播的?

    而且,房子装了讯号干扰,所以,也不可能是网络播放,而是本身就存在电脑硬盘里的?

    故意放给她听的?

    此时播放视频的后台,慕战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连你这边也关不掉吗?”

    负责操作电脑播放视频的年轻小伙子满头大汗,“关不掉,不仅视频关不掉,连电脑都关不掉了,就像是死机了一下,肯定是有木马侵入,被人黑了,不然,我明明播的是这次的新品发布,前面怎么会出来别的乱七八糟的视频?”

    “将前面的显示屏关了!”慕战嘶吼,气得不轻。

    “不行,屏幕也关不掉,全部都失灵了。”

    “关不掉也得想办法给我立即关掉,马上!”慕战一手叉腰,一手捂额,焦躁得在原地转圈,显然气得不轻,也急得不行。

    小伙子也是急得面红耳赤,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一刻也不敢耽搁,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阵敲击。

    前面,屏幕上的影像继续。

    “我想喝水。”是她的声音。

    一个男人从沙发上起来,给她倒了一杯水,放了根吸管让她喝。

    “这位大哥,今天晚上你守夜吗?”

    “嗯。”

    “现在这里是不是就你一个人?”

    男人明显地朝一个地方看了一眼,就像是得到了允许,然后回她,“嗯,怎么了?”

    就在这时,听到说只有他一人的她恰好想要跟他商量借手机的事,便移了移身子,想要凑近一点,如此一挪身子,摄像头的视角范围也跟着挪了挪,原本看不到的地方一下子出现在画面里。

    就在男人刚才看了一眼的那个方位,高级皮质大椅上,赫然还有一个男人,正双腿交叠翘着,闲适地靠坐在那里。

    绵绵瞳孔剧烈一缩。

    慕战。

    此时的后台,慕战五官狰狞,额上青筋凸起,正在咆哮:“断电,赶快将电断掉!”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