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果然如慕战所说,她一回病房,警察就来了。

    她从警察处得知,他们赶到的时候,那些人都跑光了,而且还炸了实验室,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希望她能详详细细将事情经过说一遍,以便于他们破案。

    这个自然不需要他们提醒,出事的人是她,她是受害者,她肯定会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不然,她会每天提心吊胆,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不罢休,会不会再次对她不利,只有彻底抓住了他们,她才安心。

    所以,她从头至尾,仔仔细细跟警察讲了一遍,并告诉对方,自己听到了两个人名,一个就是田博士,一个叫杨晨。

    当然,关于自己是穿越的,她没有讲,她只是说,那些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谣言,大概是穿越剧看多了,这世上怎么可能会真的有穿越者。

    警察自然也不信这个,甚至怀疑,对方会不会实则是做别的实验,只是故意在言语上误导她。

    绵绵心里很清楚,那些人就是研究穿越,但见警察这样说,她当然说,也有可能。

    做完笔录,警察就走了,并告诉她,他们会好好调查,争取早日破案,后面如果有什么需要她配合的地方会再来找她。

    警察走后,绵绵一人靠在床头又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想了一遍,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除了劫后余生的庆幸是主要情绪,还有很多很复杂的心情。

    比如,不想欠慕战太多,却变得更加亏欠。

    又比如况擎野……

    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指尖摩挲着那枚坠子,心里更是闷堵得厉害。

    她看了看床头左右,又摸了摸自己身上,想想也是,被他们绑架之后,手机跟包就被他们没收了,怎么可能现在还在?

    “能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吗?”她问护工。

    “当然可以。”年轻护工从工装口袋里掏出手机解好锁递给她。

    她拿在手里抿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将手机拿在耳边,一颗心忽然就紧张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担心又是女人接的吗?

    听筒里的确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只不过是人工智能语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心头涌过失望,她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挂断,还给了护工:“谢谢。”

    无法接通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是没电了,应该提示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吧?

    没有信号?

    不在服务区?

    在飞机上?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去美国之前,跟她说,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她按照他说的做了,被困之时,想打给他求救,结果是一个女人接的,现在死里逃生,也想第一时间告诉他,结果是无法接通。

    **

    住院观察了一天,没有什么问题,医生说她可以出院了。

    想着自己的包没了,身无分文,她准备借护工的手机打个电话给怀怀,让她先过来帮她把医药费付了,顺便带套衣服给她,出院病号服要换下来,而自己的衣服脏死,护工跟她说,小慕总已经结账了,包括请她这个护工的钱,另外,也让人送了干净的衣服过来。

    是一条连衣裙,素色,也是很简洁大方的样式。

    换好衣服,她就准备下楼去感谢慕战,慕战正好乘电梯上来,两人在电梯口碰到。

    “你怎么又起来了?”绵绵皱眉。

    慕战笑:“没事,医生说的是,接骨后二十四小时之内要平躺,现在已经过了时间了。”

    “就算过了时间,你也应该躺着,你可是两个肋骨,再说了,你不止那一个地方的伤吧?”

    她记得昨天她醒来的时候,护工跟她说,他内伤外伤严重。

    而且,在他从实验室里救出她的时候,她看到地上好多血,他在流血。

    “没办法,下午慕氏有个新品发布会,这个新品是我的团队开发的,我是总负责人,我必须到场,发布会的日期是老早就定的,各项事宜都已落实好,包括客户供应商,还有媒体,不好临时延期,发布会结束,我再好好休养。”

    绵绵不懂生意场上的这些,也不好多说什么,就嘀咕了一句:“就那么重要吗?身体更重要吧?”

    “很重要,这个产品对慕氏来说很重要,对我来说,更重要,我花了不少心血,我爸妈说,如果这个新品反响良好,会考虑尽早让我接管慕氏,你也不希望你未婚夫一直被人叫做小慕总吧?”

    绵绵:“……”

    慕战唇角轻扬出一抹得色。

    当然,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如果这个新品市场反响好,那他们慕氏就可以摆脱长期依赖、受制于况氏的局面了。

    扬目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况氏集团大楼,他眸色一点一点加深开来。

    不知为什么,虽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但是,此时此刻,他却还是觉得神清气爽。

    他是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况擎野那个男人出手太狠了,明明已经体力不支成那样,却还是将他往死里揍。

    好在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他也终于不用再去面对那个他最不服气、最嫉妒、最恨的男人了。

    如他前天跟他所说,他忍他很久了!

    “陪我一起去吧。”收回视线,他看向绵绵。

    “我又不懂这些。”

    绵绵不是很愿意去,她想回家,心累,就想回家,虽然家里爸妈也不在,但是,就想回去。

    “又不需要你发布,你懂不懂有什么关系?现场的,除了我跟我们的团队,大家应该都不懂,而且,也不需要你上台,你就在下面看着我就好了,我只是希望自己人生重要的时刻,你在场。”

    好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慕战先带绵绵回了慕家,造型师早已在慕家待命。

    造型师准备了很多衣服,男人的,女人的,让慕战跟绵绵挑。

    绵绵没挑,她又不用上台,只是观众而已,身上的裙子就挺好。

    慕战也没有强求,一门心思挑自己的衣服,挑了很久,造型也做了很久。

    看得出来,还真的很在意这场发布会。

    驱车前去的路上,绵绵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前天,是你报的警?”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