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擎野眸色一痛,垂眼,看到鲜红的血从自己的胸口喷出,他身形一颓,怀抱里的女人再也无力抱住,感觉到要脱手跌落,他重重跌跪于地,依旧将其抱在怀中。

    女人嘤咛一声,况擎野和慕战都浑身一震,前者面露欣喜,后者脸色大变。

    慕战陡然想起田博士的话,安眠镇定的药是特制A级,不会给孕妇带来副作用的,所以,药效并不强,必须同时使用催眠仪器一起进行,否则随时都可能会醒来……

    将枪别于后腰,跨步上前将女人夺过来,并蛮力一脚,将中枪的况擎野踢回正要自动关上的感应门内,慕战几乎一气呵成,瞬间完成。

    慕战的怀里,女人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与此同时,感应门徐徐关上,将满眼痛苦、艰难张嘴,却已发不出声音的男人阻隔在门里面。

    意识混沌,绵绵怔怔了一瞬,才认出映入眼帘的这个满头大汗、满脸脏污的男人。

    “慕战……”

    眼窝一热,绵绵差点哭出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别怕,我这就带你离开……”

    慕战抱着她,虽脚步因为伤痛有些踉跄,却一刻也不敢停顿。

    毕竟体内注有安眠镇定的药,绵绵虚弱无力,半梦半醒,靠在慕战的怀里,透过他的肩,她看到地上都是殷红的血迹。

    “慕战,你受伤了…….”她吃力开口。

    流了那么多血,肯定伤得不轻。

    “没事,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慕战抱着绵绵,深一脚浅一脚往出口的方向走。

    浑身是伤的杨晨一瘸一拐急冲冲过来,看到慕战,张嘴刚准备喊老大,被慕战紧急一个眼神给制止。

    杨晨怔了怔,看到他怀中醒着,且眼睛没有蒙黑布的女人,才明白过来慕战的用意,可,女人已经看到他了,他转身离开也不可能,也不敢再上前,停了脚步,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慕战冷了他一眼,微微低头,唇瓣几乎贴着女人的额头,“别怕,对付他,我还绰绰有余,不想让你看到残酷的打斗,你把眼睛闭上,我很快就好,相信我。”

    边说,他边将女人放在地上,然后,就一脸杀气地朝杨晨走过去。

    杨晨眸光微闪。

    人家是老大,老大要演戏,他自然只能配合。

    两人打在了一起。

    绵绵蹙眉看着两人,一脸担心忧急。

    这样的时候,她怎么可能还能安心地闭眼不看?

    很想去帮慕战的忙,却浑身无力站都站不起来,因为体内安眠药的作用,困意一阵一阵袭来。

    这厢两人痴缠打斗在一起,难分难舍。

    “况擎野中了枪在实验室里,不知道死了没有,一会儿去把他解决了。”

    慕战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吩咐杨晨。

    杨晨也快速压低了音量,“我是来告诉老大,我好像听到了警笛声,不知道是不是来我们这里的?”

    “警察?”慕战一怔。

    刚准备做出反应,就听到了清晰的警笛声传来,似乎的确朝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慕战脸色大变,低骂了一声,“操!”

    一拳将杨晨打翻在地:“赶快让兄弟们撤。”

    说完,又想起什么,眸色一厉,“撤之前,将实验室炸了。”

    “嗯。”杨晨领命,嗷嗷在地上打着滚。

    慕战一副恐还有其他同伙前来,见好就收之态,赶紧回来抱了绵绵往门口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

    困意袭来,绵绵很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睡,可是困意一波一波,一波比一波强烈,她终于眼睛一闭,再次陷入了沉睡。

    睡过去之前,她感觉到眼前亮了,应该是出了室外,她还听到了警笛声,高悬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还有,她似乎听到了“嘭”的惊天巨响,像是爆炸声,那爆炸声就像是当年午楚河边画舫爆炸时的声音一样,以致于她也不知道是现实在发生,还是自己的梦。

    **

    再次醒来,已是一天之后。

    入眼一片白,她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直到边上年轻的护工惊喜唤她:“聂小姐醒了?”

    她看到护工身上的衣服,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

    意识浑浑噩噩,浑身绵软无力,她躺在那里没有动,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进入脑海,她一个激灵,陡然坐起:“慕战呢?慕战还好吗?他在哪里?”

    护工微微笑:“小慕总也在这家医院,刚动完手术,在楼下的病房。”

    刚动完手术?

    绵绵呼吸一滞,“他没事吧?”

    护工摇摇头,“听说好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内伤外伤都非常严重。”

    绵绵一听就急了,掀被就要下床,被护工按住:“聂小姐要去哪里?”

    “去看他。”

    “医生说聂小姐是孕妇,经历了这么大的折腾,要好好卧床休养。”护工不让。

    可绵绵执意。

    “我就只是去看看他。”

    护工拗不过,“好吧,我陪你一起。”

    “嗯。”

    **

    绵绵来到慕战病房的时候,慕爸慕妈都在。

    “叔叔,阿姨。”绵绵跟两人打招呼。

    两人都只是“嗯”了一声,脸色很不好看,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绵绵心知肚明,也理解两人。

    前几天她出现在况氏董事会上的事全网直播,他们肯定也看了,换谁都不可能对她没意见。

    还有这次慕战受伤,也都是因为她。

    “弦音,你怎么下来了?”

    给了慕爸慕妈一个不满意的眼神,慕战撑着身子就准备起来,被慕妈强行按住:“你断了两根肋骨呢,不是开玩笑的!刚才医生说的,你全当耳边风了?肋骨刚接,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平躺。”

    绵绵呼吸一颤。

    断了两根肋骨?

    也连忙上前阻止:“你赶快躺着别动。”

    慕战看着两人摇摇头,只得躺了回去。

    绵绵其实还想问他,那些人抓到没有,她听到的警笛声和爆炸声是不是真的,后来发生了什么,可看到慕爸慕妈在,且情绪很糟,她又不好开口。

    倒是慕战主动提起来了,“对了,你醒了,估计一会儿警察会让你配合做笔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