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一道门,是一个很大的厅,铺着地板砖,里面沙发、桌椅、电视、饮水机一应俱全。

    视线在地板上的一块床垫上略一停顿,况擎野返身出了厅,继续拖着身子往里走。

    鲜血滴滴答答往下淌,在他的身后逶迤出一条殷红的路。

    似乎有什么设备运转的声音传来,类似医院里重症监护室的监测仪器,他呼吸一滞,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却因为太过慌急,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脸色惨白,额头上大汗淋漓,他张嘴,大口喘息着,也不敢耽搁,强撑着从地上爬起。

    循着声音继续往里。

    又见一道门,他瞳孔一缩。

    跌撞上前,门就自动开了。

    他踏步进去。

    满屋没见过的仪器设备,或转动、或亮着、或嗡鸣,他一眼就看到那个躺在一个巨型拱门状仪器下、用黑布蒙着眼睛的的女人。

    “绵绵。”

    声音破喉而出,他快步过去。

    见女人浑身布满各种仪器,一动不动,悄无声息,他心魂一震,眼前一片白茫茫,第一反应竟以为慕战说的是真的。

    她真的穿回去了。

    “绵绵,绵绵……”他哑声唤着。

    女人毫无反应。

    “绵绵……”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然捏住了呼吸,他窒息得厉害,颤抖地伸着手,想推她,可她身上满是仪器,又无从下手,最重要的,他怕会带给她什么伤害,手就无助地僵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耳边嗡嗡作响,缓了一瞬,他才意识过来去探她的鼻息。

    平稳的呼吸入手,他才心口一松。

    还好,还好,有气息,而且也不微弱。

    所以,她只是被强制安眠了,在接受实验?

    不行,必须阻止。

    只是,她身上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根本不懂,不知道强行终止,会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危险?

    掏了手机,快速拍了张照,刚准备发给金医生,才陡然想起没有信号。

    将手机装回裤兜,他自己一处一处快速确认那些仪器。

    他发现这些东西不是贴的,就是夹的,或者是绑着的,只有一处是插的,也只是鼻孔里,没有任何通入体内的。

    换句话说,没有任何有破口的,给身体有伤害的。

    再看这些东西连着的设备,不是电子数显的,就是刻度显示的。

    所以,只是在采集数据,不是在实验?

    “绵绵,我来了,别怕,我带你离,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扯掉她蒙在眼上的黑布,他开始快速又小心翼翼地解那些仪器。

    终于将她身上的所有仪器卸光,他已是一身汗湿,汗水混着血水,他身上狼藉一片。

    因为手臂重伤,且内伤严重,他抱了一下竟然没能将她抱起来,反而自己脚下一软,差点摔跤。

    他仰起头,喘息了片刻,才再次凝力于手臂。

    咬紧牙关,他拼力一抱,终于将她从仪器床上抱起来,转身,艰难迈步,往门口走。

    好在感应门无需用手,人近就自动开了。

    他跨步出门的瞬间,一顶黑漆漆的枪口陡然入眼。

    他瞳孔一敛,还没来得及反应,“砰”枪响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