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温恒湿的无尘实验室里,女人手脚被绑,浑身接满仪器,平躺在一个大型拱门检测器下,一动不动,安静得就像是熟睡的初生婴儿。

    当然,她也的确在熟睡中,被注入了安眠镇定的药物,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

    衬衫西裤、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旁边,双臂环胸,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微微眯着眸子,静静看着女人,面色晦暗,神思幽远。

    田博士收拾好一切,又整理了一下公文包,对着男人道:“我先回了,明天这个时候再来,如果身体指标数据跟常人有不同的地方,二十四小时监测应该能监测出来。”

    男人神色未动,只“嗯”了一声。

    感应门开,田博士走了出去。

    感应门又自动关上。

    实验室里陷入了一片静谧,各种机器运转的声音就变得特别明显。

    男人垂眸看着躺在那里的女人,久久没有动。

    女人原本皮肤就特别白皙,又加上实验室里无影灯的照射,尤其是眼睛上蒙的那块黑布的对比衬托,越发显得白如冬雪,嘴唇微微嘟着,没有擦任何口红或唇膏,却还是泛着诱人的粉色,男人心中一动,低头倾身。

    鼻尖轻触到女人小巧鼻尖的那一刻,女人平缓馥郁的气息也钻入了他的呼吸,原本就微痒的心头就像是被什么撩过,更加的难耐,他几分陶醉、几分情迷地阖上眼,对着那抹粉唇凑过去。

    可唇瓣还未贴上,感应门突然开了,一人慌慌张张、气喘吁吁冲进来,“老大,老大,那谁……那谁来了……找到这里来了……”

    男人眸光一敛,缓缓直起腰身,“谁?”

    “况……”

    擎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男人就长腿一拔,大步走了出去。

    **

    外面空荡的仓库里,一群人正在紧张地对峙着。

    确切地说,是一个男人跟几个男人在对峙。

    只身前来的男人被团团围住,男人上着高级手工定制的白衬衫,下着黑色西裤,看得出有些风尘仆仆,却也丝毫不影响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冷峻矜贵的气质。

    “聂臻在哪里?”

    男人五官紧绷,眸中冷色昭然,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也像是淬了冰,让在场的几人听得心口一瘆。

    见没人回复,他又作势往里走。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看,自然是上前阻拦,男人腰身一躬,抓起阻拦他的其中一人的手臂,过肩一摔,对方就被摔倒在地,与此同时,男人也没做一丝停顿,长腿一扫,扫过另一个人,正好踢在那人的腹部,那人闷哼一声,护痛连连后退了几步。

    见自己人吃了亏,其余人纷纷围攻上去。

    男人面色冷峻、薄唇紧抿,寒眸瞥过众人,警惕又敏捷,一人对多人却也丝毫不惧。

    一群人打斗在一起。

    **

    慕战来到仓库的时候,男人正好将最后一人掼倒在地。

    场面很混乱。

    其实也不混乱,只有男人一人站着,其余所有人都被打翻在地,混乱的是倒在地上的人,或嗷嗷叫着,或痛苦呻吟,或扭动,或抽搐,或试图爬起。

    地上不少血。

    唯一站着的男人显然也受伤不轻,白衬衣上一片狼藉,有黑色的灰尘,也有红色的血渍,原本束进裤腰的衬衣衣摆,一截在里面,一截露在外面,黑色西裤上也是很多灰土,褶皱密布。

    胳膊似乎受了伤,半只衬衣袖子都染红了,嘴角也破了,在流着血,内伤应该也不轻,一双手撑在自己的腿上,弓着身子喘着粗气。

    虽然这场面意料之中,但是慕战还是被这个男人的战斗力震惊了。

    毕竟被打翻在地的这些人都还算身手不错的,毕竟这个男人前段时间车祸,如今还重伤在身。

    似乎有所感,男人喘息着抬起头,蓦地对上他的视线。

    男人猩红的眸子微微一敛,冷峻的脸上倒没有多少吃惊。

    缓缓直起腰身,“果然不出所料,还真的是你。”

    慕战唇角冷冷一斜:“你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倒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聂臻呢?”男人声音一寒,不想跟他废话。

    可他却很想知道答案:“你不是人在美国吗?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这个地方这么隐蔽,而且,装了讯号干扰系统,不仅仅手机不能用,所有需要讯号的电子产品都不能用,就算他下面的人想通风报信,信息电话都出不去,就算聂臻身上装了有定位,也传不出去。

    男人没有回答,再次寒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聂臻人在哪里?你把她怎样了?”

    男人面若寒霜。

    慕战嗤地就笑了:“请问况总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问我这个问题?聂臻是我的未婚妻,我是她的未婚夫,她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而且,她是我的女人,就算我把她折腾得下不了床,那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也跟况总没有关系吧?”

    况擎野脸色越发黑沉,拔腿大步朝他走过去。

    被打翻在地的男人有两个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扑过去阻拦,再次被况擎野打倒在地。

    况擎野脚步不停,面部线条绷得死紧,一双猩红的寒眸中紫气吞吐,虽脸色有些苍白,薄唇也没有血色,却杀气腾腾、俨如修罗。

    见他来势汹汹,慕战边上的刚刚去通风报信的那个男人连忙抄起边上的一把铁锹,迎面冲了上去。

    况擎野眼疾身快,铁锹扫过来的时候,身形往后一退,险险避开,不然,那一铁锹落在他胸骨还没尽好的胸口,后果不堪设想。

    对方见一锹不成,又紧接着挥起第二锹狠狠砸下。

    被况擎野再次避过,与此同时,飞起一脚,踢向对方手腕。

    对方吃痛,手里的铁锹跌落在地。

    连忙伸手去捡,却被况擎野回旋一脚将铁锹踢出老远。

    两人便赤手空拳打在了一起。

    慕战长身玉立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切。

    直到两败俱伤,而他手下的那人明显落了下风,他才活动了一下颈脖,双手抱拳,按下十指的关节,指节交错的“咔咔”声响起,他眸光一凛,举步过去,加入了打斗。

    二对一。

    毕竟已经打斗了那么久体力大量透支,毕竟对付那么多人,也吃了不少亏,又加上本身就带着伤,况擎野明显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但慕战发现,这个男人的耐力同样是强得惊人,饶是这样,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就像是杀红了眼的杀神一般,将他手下的那人打倒,一脚踩在对方的腿上,直接断了人家的腿骨。

    于是就变成了一对一。

    “况擎野,我忍你很久了!”

    慕战也完全豁了出去,出手狠厉。

    况擎野冷嗤:“彼此彼此。”

    虽然脸色越发苍白,可出手也毫不留情。

    “你以为你今天能离开这里吗?”

    “既然你会出来,暴露了庐山真面目,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我。”

    “既然你一人前来,就应该有这个认知,当然了,我知道,在你对我这边一切未知的情况下,为了聂臻的安全,你肯定会一人前来,也不会报警。”

    “让你失望了,我已经报警了。”

    “是吗?你怎么报的?这里可是装了信号干扰器,别说这仓库里,就是方圆几公里,任何无线设备都没法使用,你手机能打出去吗?”

    慕战一副势在必得之姿,越战越勇。

    况擎野脸上越发失了血色,却也丝毫不松懈,凭着一股心火强撑。

    “聂臻到底在哪里?你囚她做什么?”

    慕战不知从哪里突然掏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口划过况擎野的胸口,好在况擎野反应快,后仰一避,可衬衣依旧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有血从里面渗出来。

    “况擎野,还以为你一穿越人是铜墙铁壁,能上天入地,有多大能耐呢,还不是会受伤,还不是如此如此而已。”

    况擎野瞳孔一缩。

    猛地意识过来什么。

    “你把聂臻怎样了?”

    “让她穿回去了。”

    况擎野瞬时脸色大变,“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囚她就是做这方面的实验,你来晚了一步,实验成功了,她穿回去了。”

    况擎野自是不信,“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我是商人,无利不起早,自然是好处大大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如果能研究出怎样穿越,实现不同时空的可控来回,那带来的经济效益肯定是惊人的,这一项研究如果成功了,那他小慕总前面的一个小字就可以轻轻松松剔除。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他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将来的妻子,是真正的聂弦音,而不是什么身心都不属于他的绵绵。

    两人都不再说话,一门心思打斗。

    都是下了狠的人,都是将对方往死里打,自然都伤得不轻。

    慕战手上有匕首,况擎野就抽了自己的皮带。

    两人最后都成了血人。

    将慕战掀翻在地,况擎野几乎拼尽了所有力气,可他依旧没做一丝停留,脚步虚浮地朝里面踉跄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