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出现得突然,绵绵完全猝不及防,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人家,正傻愣愣之际,耳朵旁边的电话就被拿开了。

    “有人来了。”男人压低声音急急说了句,快步离开。

    想来是赶着去开干扰设备去了。

    片刻之后,的确有开门声传来,脚步声进门。

    “杨晨,夜宵吃吗?”

    “吃吃吃,我正好饿了。”

    然后,绵绵就听到两人在不远处吃吃喝喝起来。

    她坐在那里,还有些回不过神。

    刚才那女人是周童童吧?

    所以喝多了,是因为给周童童庆生?

    哎,竟然又喝醉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哦,不,是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胸骨还伤得那么严重呢。

    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连忙问向吃吃喝喝的两人。

    “请问现在几点钟?”

    “晚上九点。”一人回了她。

    九点!

    她心口一滞,他去的是夏威夷,夏威夷跟这边的时差她上午的时候专门查过的,北京时间九点,美国夏威夷那边好像是凌晨三点。

    这个点都是睡觉的时间,周童童会接他的电话,那至少说明他们整晚是呆在一起的。

    有酸酸楚楚的东西从心底深处泛出来,她低着头闷坐了一会儿,侧身躺了下去,蜷做一团。

    **

    第三天,那个“老大”又来了,依旧不出声,跟那些手下,以及跟她,依旧都是用纸笔交流。

    当然,她的眼睛蒙住了,看不到他写什么,他写出来,边上有人负责帮他念出来。

    “况临天你累不累啊?”

    她都替他累得慌。

    对方也不在意,开始问她问题。

    【你不承认自己穿越,是想保护况擎野吗?你被困在这里可能不知道,昨天新闻都报道了,他去美国私会周童童,给周童童庆生去了。】

    绵绵微微攥了手心。

    虽然心里是难过的,但是她强自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想挑拨是吧?

    她才不吃这套。

    “那又怎样呢?童童小姐是况氏影业旗下艺人,换句话说,况总是童童小姐的老板,正好都在美国,老板跟旗下艺人见个面,给旗下艺人庆个生,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这世上怕是就你一人会这样想。行,你想自欺欺人随便你,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你到底是怎么穿越的,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将人抓过来做实验,也只是想了解这些,只要你详详细细说出来,我就放你离开,你放心,我会严守你的秘密,况擎野同是穿越人的事我也不会说出去,你现在买张机票飞去美国还来得及,还来得及亲自搞清楚,况擎野跟周童童两人的关系到底是你说的那样很正常,还是不正常。】

    绵绵手心更加攥紧了几分。

    尼玛,信你的邪!

    “我说了,我没有穿越,不是穿越人,我要是有那能耐,还能活成这个样子?还能被你们抓到这里来?”

    【那这段对话是怎么回事?】

    手机的录音传来。

    “喂......”

    “绵绵。”

    “有事吗?”

    “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首先,想跟你说对不起,曾经,是我告诉你,你娘跟师傅飞鸽传书的消息,是我出的注意,让你去午楚河见你娘,才导致了你后来所经历的一切,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

    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是况擎野的。

    而女人的声音,是她。

    正是她跟官慎通话被监听的那个晚上,况擎野给她打电话的内容。

    绵绵黑布下的眼睛瞳仁敛起,她抿了唇,没做声。

    【请你解释一下。】

    “该解释的人不应该是你吗?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段录音?”

    绵绵有些义愤填膺。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凭什么你问我问题,我就必须回答,我问你问题,你就让我不用管啊?”

    对方显然也被她气住了。

    好一会儿才提笔再写。

    【你有没有想过,我如果将这段录音上传到网上,会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那你去传呀,现在科技发达,谁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合成声音?”

    【对呀,现在科技发达,是合成声音,还是本人原声,机器一测就能测出来。】

    绵绵:“......”

    气结难当。

    “行,我解释,但我解释你会信吗?”

    【说。】

    “既然你非要说这两个人的声音的的确确是我跟况总,那我想,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们都不知道,其实呀,我有梦游症,况总也有,可能那天我们同时犯病了,梦游中的他打电话给梦游中的我,我接了,然后两人就开始各种说梦话。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你将录音放出来,我都不知道我说了这些话,毕竟梦游中的人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自己不知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嘭”的一声大响,是茶杯砸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呃。

    这是生气了吗?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虽然他是写出来的,虽然边上的手下念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带任何感情色彩,但是,她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盛怒。

    “说什么呀?说穿越吗?我已经说了,我不是穿越人,也不懂什么穿越,让我怎么说?我总不能瞎编吧?瞎编我都编不来!不过,听你那段录音,貌似说梦话应该可以,说梦话的时候我的脑洞比较大、故事性比较强,但是,你首先得让我睡着啊.....”

    再一次,她的话没说完,男人就做出了反应。

    所不同的是,刚才是怒摔了杯子,这一次是摔门离开。

    待男人走后,绵绵也身形一颓,微微喘息。

    说实在的,刚刚她这样胡说八道,还真有些担心他打她。

    **

    傍晚的时候,绵绵第三次被带进了田博士的实验室。

    跟前两次一样,田博士又将她的身上各处或夹上或贴上或绑上各种检测仪器。

    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田博士给她的静脉里注射了东西。

    注射之前,她听到他说:“今天我需要取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检测数据,所以,得让你在这里睡上二十四小时,放心,我这虽然是安眠镇定的药物,却又不是普通的安眠镇定药,是特制A级的,对你腹中孩子没有影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