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交代的?

    几人互相看了看,便不做声了。

    老大交代,一,少跟这个女人废话,二,不能让这个女人有任何三长两短。

    有人拿了床垫过来,铺在地上,将绵绵拧了上去,“晚上你就睡这上面。”

    又有人拿了毯子扔在她身上。

    “我要方便。”

    虽然她很怕这几个大男人会亲自带她上厕所,但是,也不排除会松了她的绑守在厕所外面的情况。

    一旦松了绑,就算逃不了,至少能摘下眼睛上的黑布看看,看看周围环境,再想想能不能见机行事,现在这样完全就像个瞎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太被动了。

    然而,她的计划再一次落了空。

    两个男人将她送到了一个疑似卫生间的狭小空间,既没松她的绑让她自己解决,也没强行替她解决,而是不知从哪里唤了一个女人进来,帮她褪裤子、扶到抽水马桶上,完事了又帮她将裤子提好。

    绵绵也是醉了,试图说服女人让她自己来,女人根本不鸟她。

    被带回到先前的床垫之上,看守她的几个人就留了一个守着她,其余人都去睡觉了。

    绵绵很绝望,所有可以跟外界联系的路都被他们堵死了,她根本没法求救。

    若是以前,她爸妈见她没回家肯定会找她,可是现在爸妈都在医院里,根本无暇顾及她。

    况擎野在国外,慕战指不定还以为她跟况擎野一起出国了,怀怀更加不会想到她会出什么意外。

    哎,怎么办啊?

    又加上手和脚都捆着,躺都不好躺,只能侧睡,特别难受,一晚上都没睡好。

    蒙着眼睛,又在室内,根本感觉不到时间,唯一能让她辨识的,就是晚上看守她的就一个人,而且也睡觉,而白天几人都在,玩游戏、打牌、看电视。

    另外,从他们给她吃的,也能大概猜到早中晚。

    第二天晚饭后,她再次被送去了田博士的实验室,接受一系列检测。

    检测完又被带回来扔在床垫上没人管。

    几个男人打牌赌钱,电视机也开着。

    绵绵看不到,只能听。

    电视里播放着各大热点新闻。

    “况氏集团总裁况擎野先生近日抵美,网传是为了爷爷况老的病赴美接受专家治疗,今天有网友拍到况先生跟当红影视巨星周童童小姐双双出入酒店大堂的视频,两人举止亲昵,正逢周童童小姐生日,外界猜测,况先生此次赴美,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给童童小姐庆生……”

    绵绵静静听着。

    说实在的,若不是新闻提起,她都差点忘了周童童的存在了。

    她差点忘了,她之所以会认识况擎野,会跟况擎野有交集,会发生后面的一切,都是源于这个女人。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艰难翻了个身。

    打牌的几人不知道几时散的,绵绵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空间里很静。

    “我想喝水。”她敞着说了句,她知道有守夜的人。

    沙发吱吱嘎嘎,有人从沙发上起来,倒水的“哗哗”声响起,然后脚步声走近。

    “喝吧。”

    一根吸管碰上她的嘴唇,绵绵张嘴吸住。

    吸着吸着,她忽然心念一动:“这位大哥,今天晚上你守夜吗?”

    “嗯。”

    “现在这里是不是就你一个人?”眼睛看不到,她也不敢贸然行事。

    “嗯,怎么了?”

    “大哥,想必你也看过我的新闻,我是慕氏集团小慕总的未婚妻,我肚子里还怀着况氏集团总裁的孩子,所以,钱,我肯定是有的,我也知道,让你偷偷放我走,肯定不现实,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你的手机,我就打个电话,我保证,等我出去了,我给你五十万。”

    “这栋房子启用了讯号干扰系统,任何电子设备的讯号都出不去,也进不来。”

    绵绵汗。

    “我昨天好像还听到你们手机收信息的声音。”

    “那只是内线信息。”

    好吧。

    要不要这么绝啊?

    水都没心情喝了。

    男人起身拿走。

    就在绵绵沮丧至极的时候,男人又回来了,刻意压低的声音就响在她的面前:“一百万。”

    绵绵怔了怔。

    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男人是在跟她加价呢。

    刚才她说的五十万。

    “行,一百万就一百万。”

    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同意,这种时候别说一百万了,就是一千万,她肯定也会先答应他再说。

    “我去将干扰设备关了,你必须长话短说,速度要快,不然,设备一关,他们谁正好有外面的电话进来,就会发现干扰设备被人关了,那我就死翘翘了。”

    “好。”绵绵满口答应。

    男人转身走了几步,又似乎想起什么,停了下来:“等一下,以后我怎么跟你要钱,你如果出尔反尔不承认怎么办?”

    “你也太小看人了,一百万而已,我怎么会不承认?既然你不相信,那你将我手上的绳子解了,我打张欠条给你。”绵绵求之不得能松了她的手。

    男人不愿,“这样,你说一遍,我录下来。”

    汗。

    没办法,打电话要紧。

    只得清清嗓子,“可以说了吗?”

    “说吧。”

    “我聂臻,欠……”绵绵一顿,问对方,“大哥叫什么名字?”

    “杨晨。”

    “我聂臻欠杨晨人民币一百万,录此录音是实,以做日后索还凭证。”

    说完,问对方,“这样可以吗?”

    “嗯。”

    男人走了,一会儿又快步回来。

    “干扰设备已经关了,快说电话号码,我帮你拨,快点!”

    绵绵连忙将况擎野的手机号码报了一遍。

    对方很快就拨了出去,手机被放到了她的耳边。

    听着拨通的声音,绵绵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快接,快接呀,秦义。

    电话终于被接了,绵绵心中一喜,可是下一瞬,又面色一僵,听筒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喂。”

    第一反应肯定是号码拨错了。

    刚准备让男人再拨,听筒里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是找擎野是吗?他喝多了,睡着了,请问你哪里?等他醒了,我让他给你回电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