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

    绵绵心头一咚,瞬间绷紧神经。

    被他们叫老大,那此人就是监听她手机的人,也是这次绑架她的罪魁祸首了?

    是谁?

    因为眼睛看不见,她只能靠听,一动不动,屏住呼吸,凝神静听。

    脚步声稳而从容,一直走向她,却又没有到她近前,就在距她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停住了。

    唯一能确定的是个男人,这脚步声肯定是个男人。

    大家都没做声。

    空间里一时间静谧得厉害。

    虽然看不到,但绵绵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她不出声,对方也没说话。

    就这样无声的对峙着。

    最终,还是绵绵忍不住了,率先开了口:“你到底是谁?”

    回答她的是对方的缄默。

    其实也是意料之中,如果对方会告诉她,也不可能要蒙住她的眼睛。

    而且,她隐约有种感觉,她可能认识这个人。

    “你抓我做什么?我不是什么穿越者,你是不是穿越剧看多了?这世上真有穿越者吗?”

    对方依旧默不作声。

    又传来开门声,随后田博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从她身上问不出什么,她不承认自己穿越,你确定吗?”

    这个“你”是问那个老大吧?

    绵绵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竖起耳朵。

    却依旧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她想,可能就用点头来回了。

    田博士的声音继续:“刚才我对她做了身体各项指标数据的检测,并没有发现有异于常人的地方,当然,一天的数据可能检测不出来,也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至少要检测一周以上。”

    绵绵继续屏息听。

    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好像是走开,然后又走去那个老大的位置,接着,她就听到笔尖落在纸上“沙沙沙”的声音。

    再然后就是田博士的声音:“缩短不了,至少一周,这一周的数据是后面实验时设定参数的重要依据。”

    绵绵汗。

    所以,这个“老大”是在用写的方式在跟田博士交流?

    尼玛,是哑巴吗?

    还是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身份?

    是后者吧?

    那大可以避开她,去别的地方交流啊,何必要搞得这么麻烦?是故意要给她一个假象,让她以为他一直不开口,其实就是哑巴是吗?

    哼,多此一举,此地无银!

    还有,从田博士的话来看,他写给田博士的应该是想缩短检测她身体各项指标数据的时间,尽快实验!

    实验什么?

    怎么实验?

    听到这两个字她就觉得恐慌。

    又是笔尖在纸张上面划动的声音。

    然后就听到田博士“嗯”了一声。

    脚步声离开。

    这次绵绵猜不到两人说了什么,只知道田博士离开后,这个叫“老大”的男人也转身往出走。

    忽然心念一动,她对着男人离开的方向大叫了一声:“况临天!”

    对方的脚步声停了。

    绵绵心里一阵激动,又口气灼灼道:“是你吧?况临天。”

    虽然况擎野昨天晚上跟他说,监听她手机的人不是况临天,但是,她却觉得况临天最有可能。

    董事会上那样势在必得,还不就是先前利用她跟官慎的电话录音将况擎野逼到了绝路。

    还有,为什么况擎野今天下午去了美国,她傍晚就被绑架?

    况擎野去美国没多少人知道吧?但况临天肯定是知道的,毕竟况擎野是为了老爷子的事而去。

    所以,况临天的嫌疑最大了。

    都不敢在她面前出声,肯定是她认识的人,她想了想身边的人,最有动机,且会这样对她的,他也是最有可能的那人。

    她可是让他的计划功败垂成、在最后一步功亏一篑的人。

    他不放过她完全可能。

    而且,她觉得还有一种可能。

    他绑了她,不仅仅为了研究穿越,还有就是若老爷子醒了,他有什么把柄在老爷子手上,她就会是他手上的筹码,对付况擎野和老爷子的筹码,毕竟,对况擎野来说,她是他的女人,而对老爷子来说,她肚子里怀着他的曾孙。

    “是你吧?况临天。”她又问了一遍。

    对方没有回答。

    她知道,他也不可能回答。

    脚步声再次响起,渐行渐远,然后就是开门声,再然后就是脚步声走了出去,不止他一人的,其他几人好像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关门声之后,屋里就恢复了一片沉寂。

    绵绵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

    虽然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但是,可以估算,她上完古筝课已经五点多了,然后在卫生间被人迷晕,然后被带到这里来,刚刚又在田博士那里测试了那么久,所以,肯定很晚了。

    她晚饭还没吃呢。

    她饿着没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饿。

    这般一想,她就对着门口的方向大声喊了起来:“有人吗?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

    既然要留她做实验,肯定不会对她不利,更不可能饿死她。

    果然,没多久就有一人骂骂咧咧进来了。

    “叫什么叫?一顿不吃又不会死。”

    嘴里这样说着,人已来到她的跟前,将什么东西送到她的唇边,“张嘴。”

    绵绵心思一动,没有接。

    “让你喂多不好,你把我的手松开,我自己吃,反正我的一双脚都绑住了,又跑不了。”

    她只想腾手出来摘掉蒙在眼睛上的黑布。

    可对方却没有让她如愿。

    没有办法,她只得张嘴去接他递过来的东西。

    是一个汉堡。

    她咬了一口,咀嚼,吞咽,再咬,一口一口,对方一直替她拿着,直至她吃完。

    “我要喝水。”

    对方又骂骂咧咧地走开,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放了根吸管,让她用吸管吸。

    这时其他几人又进来了,言语之间听出,似乎送走了那个“老大”。

    大概看到她面前的男人在蹲着给她端着杯子喂水,纷纷打趣起来。

    “哟,柳尘,很体贴嘛。”

    “是啊,连吸管都替人家准备上了。”

    “可惜呀,这个女人也只能看着不能碰,其实,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而且,身材看起来很不错。”

    绵绵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完,那个叫柳尘的男人起身:“你们别忘了刚才老大交代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