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迷迷糊糊醒过来,已是不知过了多久。

    因为眼前一片黑,她起先还以为是晚上,等意识逐渐恢复,她才震惊地发现,自己好像是被绑架了。

    眼前的黑是因为被黑布蒙住了眼,嘴巴也被疑似胶带的东西给封住了,她动了动,发现自己的手脚也都被绳子绑住了。

    被自己的认知吓得不轻,她本能地张嘴,可是,除了“唔唔唔”的呜咽声,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是谁?

    是谁绑了她?

    她现在又在哪里?

    一颗心被恐惧填满,她动了动手腕,试图挣脱捆绑住一双手的绳子,没能如愿,脚上的绳子也无法挣脱,没有办法,她只得用绑缚在身后的手去探地上。

    地上冷硬,但可以感觉到很光滑,也很干净,像是瓷砖地板。

    说明是在室内,而且那么干净,说明不是像电视里的那种在废弃的工厂、废弃的仓库之内的地方,更不是在荒郊野外。

    会是哪里?

    还在培训中心吗?

    慌乱之中,想起况擎野的话,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

    对,打电话!

    就算他去了美国不在国内,他也一定有办法。

    可是手机呢?她的手机呢?

    原本身上背着包的,包也不见了。

    肯定是被绑架她的人收走了。

    怎么办?

    华叔会发现她失踪了吗?

    应该不会,在培训中心的卫生间里,她想打给他的电话都还没有打出去,就被人弄晕了。

    现在怎么办?

    她试着用捆绑住的双手拍了拍地面,发出动静。

    有人吗?

    绑架她的人呢?

    可除了她艰难拍打地板砖的声音,她没听到其他的动静。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终于有人声传来:“人好像醒了。”

    是个男声,声音有些遥远,好像隔着墙或者门。

    紧接着她就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人声就近了很多,还有纷沓的脚步声,不知道几个人,绵绵顿时浑身紧绷戒备。

    “老大怎么说?”

    “老大说,田博士在过来的路上,让我们全力配合田博士。”

    也是两道男声,跟刚才那道说“人好像醒了”不是同一人,可见,至少有三人。

    他们口中的老大,肯定就是绑架她的罪魁祸首,是谁?

    田博士又是谁?

    全力配合田博士是什么意思?

    她朝着人声的方向“唔唔唔”地叫着。

    但似乎没有人理她,脚步声并没有来到她跟前,而是走向别处,然后她就听到了倒水的声音,还闻到了烟味,听到了有人手机的信息提示音,还有人似乎在打手机游戏。

    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绑架通常不都是为了讹钱吗?可她家没钱啊!

    难道是为了讹慕战的钱,或者讹况擎野的钱?

    毕竟经过况氏董事大会的现场直播,全国人民都知道她是慕氏集团小慕总的未婚妻,又怀着况氏集团总裁的孩子。

    所以,绑了她,是为了威胁慕战,或者威胁况擎野?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也应该打电话通知他们两人吧?

    可看这个样子,似乎没有。

    就在她在那里做着种种猜测的时候,门好像又开了,有人进来。

    “田博士。”

    “田博士。”

    大家纷纷跟来人打着招呼。

    回应几人的是一道比较沉稳、带着几分读书人气息的男声:“嗯,人呢?就是她吗?”

    “是的。”

    “将人带到实验室吧。”

    “好的。”

    绵绵呼吸一滞。

    实验室?

    这是要用她做什么实验吗?

    脑子里浮起电视里看到的那些抗日战争片里日本人用中国人做实验的画面来,她吓得不行,再次“唔唔唔”地呜咽起来。

    她还怀着孩子呢!

    脚步声逼近,绵绵吓得朝后挪,可是,她双手双脚被缚,哪里挪得动多少,两只胳膊一重,已经左右被人钳制住,从地上将她扯了起来。

    她继续呜咽着。

    对方根本无视,拖着她就走,因为她的双脚是被捆着的,无法挪步,两人几乎是将她提起来的。

    又进了一道门,空调打得很冷,她听到机器运转的声音,似乎还不是一台,声音各异,有些像是医院重症监护时监测设备的声音,又好像不同,她更是害怕到了极致,犟在那里不想再往前,可她哪里是两个男人的对手,对方拧她就像是老鹰拧小鸡一样轻松。

    “将她放上去躺着。”

    她的一双手是绑在身后的,躺的话没法躺,所以,有人替她松了手腕上的绳子。

    她想借机扯掉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谁知根本没有机会,有人替她解绳子的同时,还有两只铁钳一般的大手左右攥着她的胳膊不放。

    然后,她就被轻而易举地放到了类似床的东西上面躺着,紧接着那床是移动的,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CT,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家里人见她失忆,给她做过脑CT,就是这种感觉。

    她挣扎着想起来,却是被人强行按住。

    床移动了一会儿就不动了,然后她的双手就被分开绑在了床的沿子上,脚也绑了,脖子也被套了个什么东西,腰上也是被箍了带子。

    如此一来,她根本无法动弹了。

    然后,就听到那个田博士的声音响在身侧:“帮我将那个拿过来。”

    似是有轮子的推车移动的声音。

    然后,田博士就开始在她身上接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耳朵上夹着有,鼻孔里塞得有,额头上贴的有,胸口夹着有,手腕脉搏上也有,脚底掌心上也有……

    不痛,但是很不舒服。

    再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绵绵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僵了,那个田博士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来。

    “今天的检测可以了,不过一天的数据说明不了什么,要至少做一周才行。”

    田博士边说,边将她身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样一样收起来。

    绵绵一直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稍稍松动了一下。

    至少,现在还只是检测,并不是直接拿她实验,至少还没有将她体内注入任何东西。

    “将她嘴上的胶带揭了,我有些问题要问她。”将她身上的所有器具取下之后,田博士开口。

    于是,就有人过来将她嘴上的胶带扯了。

    胶带粘性太强,又沾得太久,对方揭得很粗鲁,她觉得自己嘴唇上的皮都要被揭了一层下来,疼得她冷汗一冒。

    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疼,见嘴巴终于获得了自由,当即质问:“你们是谁?绑我到底做什么?”

    没人回答她。

    田博士却开始问她问题了。

    “当初你是怎么穿越过来的?那边发生了什么?”

    绵绵心口一撞,黑布下的眼睛愕然睁大。

    穿越?

    这个人怎么知道她是穿越的?

    难以置信。

    惊错中,她忽然想起况擎野跟她说的话。

    因为她的手机被监听,那天晚上他跟她通话的内容可能都被对方监听到了,对方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人是穿越。

    果然如他所料。

    那这些人将她掳过来,刚刚又对她做了一番检测,是检测穿越者跟正常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这个什么田博士是专门研究穿越的?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不能承认。

    否则,她肯定会沦为他们的研究对象,接受更多的检测和实验。

    而且,穿越者会在社会上掀起多大的波澜,她也能够想象,她会被当成异类、怪物。

    还有,她也不能拖况擎野下水。

    一旦她承认,就等于也承认了况擎野是穿越人,他本就是风云人物,一旦有了这个标签,将面临什么,她完全可以预见。

    说不定这些人还会将他掳来做实验。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穿越?”

    对方似乎轻笑了一声。

    “我只负责对你的研究,不负责审问,既然你都已经进了我的实验室,肯定是被确定的穿越者,所以,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狡辩否认。”

    “被确定的穿越者?”绵绵一副错愕到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说我是被确定的穿越者?有没有搞错!”

    “我刚才说了,有没有搞错不是我的事,但是,既然被送到了这里来,肯定是不会搞错的。”大概是做学术研究的人性子使然,对方不忙不急。

    绵绵却有些急了:“不会搞错?那是谁确定的?谁确定我是穿越者的?”

    “这个我没法告诉你。”

    “那你这个问题我也没法回答你,莫须有的事,我怎么回答?总不能瞎掰吧?谁确定我是穿越者的,你去问谁去好了。”

    田博士似乎有些无奈,没做声。

    示意边上的人:“先将她带出去吧,我看看数据再说。”

    “好的。”

    然后,绵绵就感觉到一双手又被绑了起来,然后手臂一重,就如同刚才进来时一样,她整个被人拧了起来。

    出了一道门,机器设备运转的声音听不到了,她又被扔在冷硬的瓷砖地板上。

    “你们到底是谁?”

    没人理她。

    开门的声音响起,她以为是这些人要出去,不是,是有人从外面进来。

    很有质感的皮鞋摩擦在地的声音,以及挟制她的人跟来人打招呼的声音。

    “老大。”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