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钟的时候,况擎野派来接绵绵的车子准时到了,司机是她不认识的一个中年男人。

    绵绵到达星宇医院鉴定中心的时候,况临天,还有一个年长的董事,以及他们各自带的两个医生已经到了。

    绵绵也没有近前,就等在走廊的另一头。

    况临天主动过来打招呼了,“聂小姐,怎么就你一个人?”

    “应该要几个人?”绵绵不答反问,也没有好态度。

    “孩子的父亲呢?就你一人来,难道让我跟你做这个亲子鉴定不成?”

    况临天自认为并不是一个没有风度的人,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但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太可恶了,昨天,若不是她突然出现从中搅和,他只差一步就成了,都是因为她,他才前功尽弃。

    绵绵眼睫颤了颤,没想到堂堂况家二少爷low到嘴上都要去占一个女人的便宜,心里气结,面上却还是让自己微微一笑:“况二少想做,可以等陆小姐怀了再来做。”

    况临天汗。

    这是将他跟陆思音两人一起给怼了吗?

    俊脸一冷:“放心,陆思音可不是你这种女人。”

    绵绵“哦”了一声,“那也请二少放心,今天这个鉴定肯定也轮不到二少去做,二少若实在想做,不妨去做个别的。”

    做个别的?

    况临天一愣,“做个别的什么?”

    “梦。”

    梦?

    况临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一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竟然让他去做梦!

    她以为自己是谁?

    脱光了躺在那里,他都不会上好吗?

    “这种噩梦,我还是不做为好。”

    绵绵自然听出了他的讽刺,却也不以为意,点点头,“嗯,的确,谢谢啊。”

    最后三个字,她特别加重了语气,尾音上扬,一脸的真诚。

    况临天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差点没被她怄出血来。

    这个女人言下之意,她比他还要嫌弃,还要不情愿是吗?

    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呢。

    “别以为你怀了我大哥的孩子就了不起了,你若真有魅力,我大哥又怎么会在跟你上了床之后,把你踢给了别的男人?”

    “二少是在问我吗?”绵绵一脸疑惑,“这是你大哥的主观问题呢,你应该问他才对。”

    边说,边从包里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响铃了两声,对方接了。

    “喂,况擎野,你二弟在问,你怎么会在跟我上了床之后,又把我踢给了别的男人?你回答他吧。”

    说完,将手机朝况临天面前一递。

    况临天:“……”

    叹为观止。

    垂眸扫了手机屏幕一眼,通话还在继续,计时器还在计着时,况临天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自然不会真的接过来听况擎野的答案,冷了绵绵一眼,转身走了。

    绵绵也剜了他一眼,将手机收回。

    见况擎野那边没挂,只得拿到耳边,“他走了。”

    “我一会儿就到。”男人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嗯。”

    **

    挂完电话,慕战就来了。

    他会来,绵绵挺意外的,毕竟昨天他送她去怀怀那里的时候还生着气呢,最重要的,他的身份很尴尬,今天要做的这件事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

    可当事人自己似乎并不觉得什么,也好像将昨天的不快已经忘了,过来就带着她坐下,各种问这问那,问她晚上睡得好不好,早餐有没有吃。

    不多时,况擎野也来了,金医生跟他一起。

    况擎野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换下了,又恢复了平时的衬衣西裤,清俊矜贵、英气逼人,绵绵心里默默地将他跟昨天晚上那个上身打着赤膊、下身围着粉红卡通睡袍的男人做了下比对,不禁怀疑,这真的是同一人?

    见到慕战也在,男人的脸色明显由清俊变成了冷峻。

    还是慕战主动跟他打了声招呼:“况总。”

    男人只不咸不淡“嗯”了一声,就跟况临天和那位董事代表说:“既然人已经到齐了,开始吧。”

    因为必须要三方医生在场见证,所以,男女双方先后采样。

    先是男方。

    年轻的助理护士没太搞清楚状况,听到科室里的人议论,还以为他们是来鉴定孩子的爸爸是谁的,所以,出来通知的时候,通知了况擎野,也通知了慕战。

    “二位是打算抽血采样,还是口腔采样?”

    慕战面露尴尬。

    况擎野黑了脸。

    “昨天没看新闻吗?就算没看,今天你的主管没跟你交代是谁要做鉴定吗?我是孩子的爸爸,今天的这份鉴定,不是确认孩子的爸爸是谁,而是要证明给有些人看!”

    小护士差点被况擎野吓得哭出来。

    好在护士长及时出来道歉,才平息了况擎野的怒火。

    况擎野取的血样。

    绵绵要取的是外周血,提取游离DNA。

    况擎野出来,绵绵进去。

    门口两人身形交错的时候,男人抬起大手碰了一下她的发顶:“不害怕吧?”

    绵绵摇摇头。

    “弦音,我就在这里等你,有什么事叫我。”慕战的声音也适时地传了过来。

    绵绵汗哒哒,自是知道他故意宣示主权的目的。

    却又不得不回头回应,“嗯。”

    况擎野的脸色瞬间又冷峻了几分。

    绵绵连忙进了里面。

    “小慕总,可以谈谈吗?”况擎野走向站在走廊窗边等待的慕战。

    慕战眸光微微敛了敛,转身,面对着他,“谈什么?”

    “小慕总和聂臻退婚的事。”

    **

    绵绵完事后出来,就看到况擎野跟慕战两人在走廊的尽头谈着什么,气氛明显很紧张,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绵绵感觉到有些头大。

    犹豫了一下,她拾步走过去。

    随着走近,能听到两人在说什么,她听到况擎野声音很冷地跟慕战说:“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先礼后兵,我劝小慕总还是认清现实,识时务一点比较好。”

    “先礼后兵?”慕战冷笑,“我倒是想看看,况总怎么个‘兵’法?难道杀了我不成?”

    “小慕总,你不要逼我。”

    “现在是况总在逼我。”

    绵绵汗哒哒,故意“咳”了一声,上前,“我完事了,据说报告最快明天出来,应该他们会拿吧,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