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男人的下面围系的浴袍经过这样一折腾,也早已散开,绵绵清晰地感觉到他那里的变化,想起那天晚上的经历,想起肚子里的孩子,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女医生说的话,更是吓得不轻。

    用力拍他的后颈。

    男人似是也意识到了,放开她唇的同时,连忙从她身上起来,顺手拿起浴袍裹围住下身。

    “对不起。”

    他差点又失控了。

    虽然停电是他故意所为,藏起手机是他故意所为,想跟她近距离接触,想跟她亲密一点,是他本意,但,现在这样对她,却并不是他预谋的。

    前天晚上他已经将她搞得紧急进了医院,他哪还敢再乱来?

    但是......

    理智似乎只是理智,一个情不自禁,他又差点犯错误了。

    绵绵从沙发上起来,见男人围了浴袍摸黑提起茶几上的凉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然后站在那里喘着粗气,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视线所及范围之内,看到沙发上原本男人坐着的地方,黑乎乎的,似是手机的轮廓,她伸手摸过来。

    果然。

    “你看,被我说中了吧?手机还真的被你坐住了。”

    见她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男人这才心口微微一松,伸手将手机接过来,解了屏幕锁,打开手电筒。

    “我扶你去卫生间吧。”

    走到男人身边,绵绵抬起他的一只手臂,往自己肩上一搭,扶起他往卫生间走。

    “你换的这个新手机有哪些人知道号码?”男人忽然开口。

    绵绵怔了怔。

    “就怀怀跟我妈,现在还有一个你。”

    慕战也不知道的,她只是跟他说,自己让怀怀买了个手机,所以过来拿。

    “嗯,那暂时就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这段时间你还是用你的旧手机,说话注意点就好了,我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监听的那个人?”

    绵绵一怔,“不是况临天吗?”

    “不是。”男人口气笃定。

    “为什么?”

    “如果是他,在董事会上,你跟管深承认这一切都是你们所为,是你们两人故意录的音,是你放到了网上时,况临天不是这种反应。另外......”

    男人顿了顿,似是犹豫要不要告诉她。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此人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人是穿越。”

    啊!

    绵绵脚步一滞。

    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你想啊,那天晚上,官慎打电话给你说我酒驾出车祸之前,也就是我去你家之前,我是不是给你打过一个很长的电话?虽然那晚我喝得有些高了,但是,我大概还是记得自己跟你说了些什么,我明确说了自己是秦义,你也明确说了自己穿在了聂弦音的身上,我们都明确说了自己是穿过来的。监听的人不会那么凑巧,一监听就是他们想要的,一监听就正好是官慎打电话说酒驾的事,所以,我在想,或许,那天晚上你的电话此人全部监听到了,又或许更早就监听了你的手机。”

    **

    明天要带亲戚去上海逛逛,晚上的动车回老家,送走亲戚,素子才能码字,所以,明天的更新晚上十点来刷哈,素子就不在评论区留言了,谢谢大家的理解包容,群么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