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摸了半天没摸到。

    她记得,看到这个男人将自己的号码存在上面备注“孩子他爸”之后,她就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的呀。

    男人似乎也在找自己的手机。

    “家里有蜡烛之类的东西吗?”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没有吧,就算有我也不知道放在哪儿。”

    绵绵直起腰身。

    茶几上摸了个遍,都没摸到手机,她放弃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已经快入秋了,晚上不是很热,就算没有空调和电扇,也还能忍受。

    摸索着,她又往阳台的方向走。

    “干什么去?”男人问。

    “我去将阳台的窗打开,夏天刮东南风,这屋特别凉快的。”

    “那么黑,又不是自己家,撞到哪里了怎么办?”

    男人声音略显不悦。

    见她没听到一样还在往前探,他只得拿起他放在沙发角落里的手机,打开电筒。

    黑暗中一抹光亮乍现,他举起来照着她。

    她就着光,轻车熟路地去阳台上,将所有窗都打开。

    因为是一居室的公寓,阳台连着客厅,晚风吹入,的确很清凉。

    绵绵看了看周边,一片黑暗,看来真的是这一带都停电了。

    低低一叹,她转身,有些无奈地走回到沙发边坐下来。

    房间的朝向不对,就算有窗也不会有风,如果不来电,就只能在厅里呆一晚了。

    男人关了手机的电筒,黑暗中,唇角轻扬。

    沙发正对着阳台的方向,阳台的窗大开,躺靠在上面,能看到外面苍茫的夜色、远处的霓虹,还有天边的繁星。

    “这感觉还真不错。”

    男人惬意地举起手臂,十指交叉枕在脑后,微微眯着眸子,姿态慵懒闲适。

    绵绵侧首看了他一眼,黑暗中能看到他侧脸的轮廓,她没做声,又将头转了回去,挪了挪身子,也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靠着。

    “有没有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天洁山上,夏夜繁星的日子,我们躺在山坡上,看流萤飞舞?”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响起。

    绵绵眼睫颤了颤。

    思绪飞远,唇角不自觉的浮起一丝弧光,她斜了他一眼:“哪里像?既没有流萤,又没有山蚊。”

    听到这里,男人就笑了。

    “对,天洁山上的蚊子也是让人终生难忘的,记得那次,我们俩被叮得满脸满手臂都是包,师傅还以为我们中了什么毒。”

    绵绵也想起了那次,唇角的弧度更深。

    忽然想起什么,侧首:“你怎么会是师傅的儿子?以前你知道吗?”

    黑暗中,男人脸色微微一黯,并没有立即回答,眼中神思越发幽远,好一会儿,声音才响起来:“以前不知道,如果可以,我宁愿后来也不知道。”

    绵绵看着他的侧脸,线条微微有些绷的侧脸。

    怎么了呢?

    “这件事说来话长。”男人其声幽幽。

    听得绵绵心口一颤:“没事,不方便讲就不要讲了。”

    “不是,怕你不愿意听。”

    虽然往事不堪回首,虽然自己已变得千疮百孔,但,他还是想让她知道的。

    她在现代的四年,他已经让人查得清清楚楚,而他的四年,她一无所知。

    见她不做声,他便开始讲了起来。

    从当年她去午楚河见厉初云讲起,到他在双鹿堂看到聂弦音,到两人交集,他发现她不是她,再到他从书上看到穿越一说,怀疑是聂弦音占了她的身体,想将她的灵魂找回来,最后到他们的师傅竟然是太子府的一名家丁,为助他上位,筹措多年,最后发动宫变失败,又为保他性命,自己血溅龙翔宫……

    他毫不隐瞒地讲了出来,包括他囚禁了聂弦音数月,在她生产的时候,也包括厉初云还活着,并没有在那场爆炸中丧生。

    当然,有一点,他没有讲,就是他救了秦羌,让老皇帝自作虐不可活,死于自己布局的阴谋之中。

    毕竟老皇帝是她的父亲,过去已是那样苦,过去已然成为过去,他不想过去的那些恩怨,再牵扯到这一世来。

    绵绵震惊了,尤其是听到最后她师傅惨死的时候。

    果然,她被他从小养大,跟他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她真的从来都没有了解过那个男人。

    现在想来,按照他的谋略和手段,或许他当初答应她娘养她育她教她本领,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毕竟她是秦立川的女儿,而秦立川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机关算尽,最后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的心情是复杂的,毕竟他养育了她那么多年,曾经在她的眼里,他是父亲一样的存在,是她的依赖。

    轻咬了唇瓣,她看向男人。

    这些变故这些真相,连她都震惊唏嘘不已,何况置身其中,还是他儿子的这个男人!

    难怪她觉得这个男人明显不愿提及这些事情,似是不堪回首、打心底抗拒,又似是掩疤不揭,怕人看到里面的千疮百孔。

    原来竟是这样!

    以致于她原本想问他是怎样穿越过来的,都不敢问了,毕竟他也是魂穿。

    不同于身穿,可能只要契机和媒介就行,通常魂穿,都是经历过大变故的,比如生死。

    良久的沉默,谁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夜很静,刚开始停电那会儿,还有些人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的,现在夜已深,差不多都睡了,静得出奇,偶尔传来外面马路上经过车辆的引擎声。

    绵绵还以为男人睡着了,侧首看过去的同时,男人也正好扭头过来看她。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猝不及防在空中相撞。

    大概是黑的时间久了,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一米八的沙发,他坐那头,她坐这头,这样的距离,她竟然看清了他的脸,甚至他眼中的微光。

    长睫一颤,她将头转回来。

    男人突然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却没能如愿。

    感觉到他的举措,她又扭头看他:“你要做什么?”

    “上卫生间。”

    男人边回,边在沙发上摸索,“不知道手机放哪儿了?”

    “刚停电那会儿,我去阳台开窗,你还不是还帮我照明来着。”

    “是啊,后来就不知道放哪里了?”

    “我刚才找我的手机也没找到。”绵绵也在摸黑帮他找,“会不会被你坐着了?”

    男人眸光微闪。

    这也能被她猜到?

    “不知道,你这浴袍又厚又堆在一起,感觉不到。”

    边说,他边挪着身子摸找。

    绵绵也起身过来,帮他找。

    “腿抬起来一点。”她拍拍他的左腿。

    他依言照办。

    她在他左腿下一阵摸索。

    没有。

    她又碰碰他的右腿:“这条也抬一抬。”

    他继续配合。

    她又在他的右腿下一阵摸索。

    男人紧了呼吸。

    他发现,自己好像又自作孽了一回。

    黑暗中,绵绵又站起来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靠着,坐起来一点,她伸手探到他身后去摸。

    男人坐着,她倾身站着。

    因为半躬的姿势,男人的脸正好在她颈脖领口锁骨的位置。

    她又够着手在男人身后探手机,身子就不得不一直朝他面前倾,领口摩挲着男人的脸,男人感觉到微痒,而且那种难耐的感觉似乎长了脚一般,从脸上一直钻到他的心里面,让他身心都痒了起来。

    他甚至看到了领口里面若隐若现的一条沟渠暗影和两个半圆。

    喉结一动,男人浑身绷了起来。

    感觉到男人的紧绷,绵绵以为他是要去方便憋不住了,更是一门心思赶快找手机,哪想到这些,也顾不上这些,整个人都几乎伏在了他的身上。

    沐浴露的清香,混着少女特有的香气肆无忌惮地钻入鼻尖,男人紧了呼吸,在女人柔软的胸口再一次不小心噌到他脸的那一刻,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拦腰将她一抱,然后一裹一带,就把人压在了沙发上。

    绵绵猝不及防,惊呼一声,吓得不轻。

    “你……”

    “绵绵……”

    暗哑一声,似轻唤、似叹息、似怜惜、似呢喃。

    绵绵心口一颤,话就停在了喉咙里,睁着眸子在黑暗中看着他。

    以为他接着有什么话要跟她说,谁知他蓦地低头,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不同于第一次在车里,他吻得急切,吻得迷乱,也不同于第二次在她家里,他吻得狂野,吻得粗暴,这一次,他吻得很轻,很温柔,从未有过的耐心。

    轻轻吮着她的唇瓣,轻轻摩挲,轻轻舔舐,轻轻描绘,如和风煦煦,如细雨覆覆,悱恻又缠绵。

    绵绵发现,越是这样,好像越能让人沉沦,对他的这份小心虔诚,这份温柔缱绻,她听到自己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第一次,她忘了反抗,也失了反抗。

    男人温柔又耐心地纠缠着她的唇,再撬开她的唇齿,一点一点将那个吻加深。

    随着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过来,绵绵感觉到自己有些招架不住,这才伸手推他,可手触到他胸口的绷带,她又连忙缩了回来,只得改为从后面拍他的背,他的肌肤滚烫,就像是高温的烙铁,烫得她心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