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人松开她的脸,她连忙转身出了卫生间,心跳砰砰。

    随手将卫生间的门拉好。

    其实她并不想刻意听,但是静谧的夜里,一点响声都非常明显,她听到男人打开了水龙头,她听到水龙头哗哗放水的声音,男人涂抹洗手液的声音,冲洗的声音,然后就是开门的声音。

    他......没方便啊,她没听到声音。

    心中嘀咕完,她又汗了,自己关注这个干什么?

    听到门开,她转过身,又艰难吃力地将人给扶回到沙发上。

    男人开始吃面。

    面的确坨了,坨得厉害,但是男人吃得很香,可能是真的饿了。

    “换手机了?”男人扫了眼她放在茶几上的一部新华为。

    “嗯,你不是说我那个手机被监听了吗?不敢再用。”

    “号码也换了?”

    “嗯。”

    难怪他一直打她电话打不通呢。

    吃完最后一口面,将筷子放下,男人伸手将手机拿过来,递给她:“解一下锁。”

    “做什么?”绵绵戒备地看着他。

    “告诉你怎样防监听。”

    哦。

    绵绵不信有它地将指纹锁解开。

    男人长指划动手机屏幕,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男人将电话挂断,唰唰唰编辑了几个字按下保存,将手机还给她。

    绵绵:“......”

    这就是告诉她怎样防监听?

    明明是想骗取她的新号码!

    垂眸看向手机屏幕,“孩子他爸”四字入眼,她更是无语到了极致。

    恐他会纠缠,也没立即去改,将手机放下,她收拾碗筷去洗。

    看着她的背影,男人眸光一动,提起面前茶几上的玻璃凉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水,准备喝,不知怎么的,杯子在手中一滑,没拿稳,他惊呼一声,想要紧急去救,却已然来不及。

    绵绵闻声回头,就看到他一杯水全部泼在了身上。

    而因为他是坐着的姿势,所以,好巧不巧的,全部淋在了他病号裤的裆部。

    绵绵汗。

    男人更是一脸窘色。

    “你朋友这里......真的没什么可以换的衣服?”

    “怀怀一女孩子,单身狗一只,怎么可能有你能穿的衣服?”

    男人很郁闷。

    垂眸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裆部,俊眉微蹙。

    绵绵抬手抚额,哭笑不得。

    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不你让人送一套衣服过来?”

    “让官慎吗?只有他去过我家。”

    绵绵摇摇头。

    官慎不行,今天董事会上刚承认背叛,至少暂时要避避嫌吧?

    “打电话让平时给你定制衣服的品牌商,让他们派人送一套过来,他们肯定愿意。”

    “所以,你是想让别人知道,我今天晚上在这里吗?你就不怕他们开扒你朋友?再说了,新衣服必须过一遍水,我才会穿。”

    尼玛,事儿精!

    “那就这样穿着?”

    “找条干净的大浴巾给我,我先用着,换下来的衣服你赶快帮我洗了,放阳台上去晾着,反正现在夏天,衣薄天热,又没有要下雨的迹象,衣服干得快,你自己不就是这样操作的吗?”

    绵绵汗哒哒。

    这人还想得真美呢。

    不错,她是这样操作的,没带换洗衣服,她就将今天穿的裙子洗了晾了,明天干了穿。

    但是,衣服干得再快,也得明天吧,所以,他这是也准备今天晚上住在这里?

    男人拿了早已脱掉的上衣往她手里一塞:“反正这上衣也是要洗的,都得等不是,有劳了。”

    “......”

    **

    绵绵在房间的衣柜里找了找,并没有找到干净的、没用过的大浴巾,倒是翻出了她留在怀怀这里的一件冬天的浴袍。

    反正开着空调,冬天的关系不大,就是厚点。

    “有一件我的冬天的浴袍,粉色的、卡通的,你敢穿吗?”她朗声问外面。

    “你敢看吗?”

    “我有什么不敢看的?”

    “那我有什么不敢穿的?”

    那行。

    绵绵将浴袍拿了出来,扔给他:“虽然我穿着嫌大嫌宽松,但是,你的身材,肯定穿不了,拦腰系着应该可以。”

    “嗯。”

    男人拿起那件粉红色珊瑚绒、印着 HelloKitty图案的浴袍看了看,眉目几动,嘴角轻抽。

    坐在那里就准备脱病号裤。

    绵绵一惊,“去卫生间换。”

    “我觉得吧,比起你吃力地将我扶到卫生间,还要吃力地扶回来,你背过身去,我就坐在沙发这里换,似乎更方便省力。”

    绵绵有些无语。

    虽然他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转过身。

    男人脱衣,一阵窸窸窣窣。

    “好了。”

    绵绵转回来,男人的样子入目,她差点喷了。

    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个样子?上身赤着,胸膛上打着绷带,腰间系着她的浴袍,就像是围了条围裙一般。

    最辣眼睛的是浴袍的颜色和卡通图案。

    憋住心头的笑意,她拿起他的脏衣服。

    “你怎么这个也脱了?”

    她说的是他的内裤。

    “湿成那样,像尿裤子了一般,不脱怎么行?”

    好吧,反正她也不手洗,全部洗衣机洗。

    只是,那他浴袍的下面,岂不是什么都没有穿?

    耳根莫名有些发热,她拿了那三件衣服去卫生间扔进洗衣机里洗。

    男人伸手拿了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放到了茶几下面一层的隔板上。

    男人又掏出自己的手机,划开,点进微信,再次编辑了一条信息。

    【事情办得怎样?】

    按下发送。

    很快对方就回了。

    【已经搞定,只等况总一声令下。】

    【嗯,半小时后吧。】

    【好的。】

    放下手机,男人又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粉色卡通浴袍,嘴角再次难以抑制地抽了抽。

    卫生间里,绵绵按的是快洗,人就在旁边等。

    没多久衣服就洗好了,她拿到阳台上晾好。

    转身进屋,刚走到沙发边,突然眼前一黑,屋里陷入一片黑暗。

    她一惊。

    不会吧?

    停电?

    “怎么回事?”沙发上的男人先出了声。

    “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停电了,还是跳闸了?”

    黑暗中,男人探头往阳台的方向看了看,“外面路灯也熄了,应该是停电了。”

    绵绵汗。

    这个时候停电?停电不是都会提前通知吗?也没听怀怀说起。

    倾身在茶几上摸索着找自己手机。

    手机可以照亮。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