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会儿,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对不起。”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错的本就是他。

    他并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相信人性,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变了,都变得不是最初的模样,都变得面目全非,甚至包括他,他也变得千疮百孔、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他又怎样去坚信一个四年未见的她?

    老爷子只见过她一面,就觉得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觉得她很安全,他竟然连老爷子都不如。

    绵绵将所有的垃圾处理掉花了不短的时间。

    关了门,将扫帚簸箕放好,她又去洗手,洗完手出来,她又给怀怀养的几条金鱼换水,换完水她又收拾屋子、擦桌子,忙忙碌碌。

    男人低叹:“你能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吗?”

    绵绵停了手中的事,看了看闹钟的时间,“你不是最爱干净吗?衣服都让垃圾给弄脏了,你穿在身上应该很不舒服吧?”

    男人垂眸弯了弯唇。

    这是变相地下逐客令呢。

    “嗯,很不舒服,有换的衣服吗?”他抬头问她。

    “......”

    听不懂人话么。

    “有女式的,要吗?”

    “有吃的吗?”男人突然反问她。

    绵绵怔了怔。

    “我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了......”男人目光殷殷看着她。

    绵绵有些无语,他可是家财万贯的况氏大总裁,怎么搞得像个乞丐似的?

    转身走去冰箱,拉开门看了看。

    并没有什么现成的储备。

    “给你点个外卖吧。”

    关了冰箱门,她回房拿了手机出来,“想吃什么?”

    “想吃你煮的面。”

    绵绵拿手机的手一顿。

    片刻,回道:“家里没有面。”

    “有,你刚才开冰箱的时候,我看到了。”

    “......”

    **

    男人靠在沙发上,微微眯着眼,看着女人烧水、下面、打鸡蛋,仿佛时光翩然,又回到了从前,从前在天洁山上的日子。

    身为王爷,每天吃着山珍海味,他却觉得从来没有她亲手给他煮的一碗面来得美味。

    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出去。

    他继续倚在那里,欣赏着她忙碌的身影。

    人,有的时候其实真的很容易满足,就看着那个为你洗手作羹汤的女人,就会觉得人生圆满。

    “很久没煮面了,你将就着吃吧。”

    面煮好,绵绵端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她说的并不是客套话,穿越过来之后有聂妈,真的几乎就没让她下过厨房。

    男人没有马上吃,而是动手解自己身上病号服的纽扣。

    绵绵当即戒备:“你做什么?”

    “脱衣服。”

    “吃个面还要脱衣服?”

    “衣服上都是垃圾留下的脏污,穿着吃太倒胃口。”

    绵绵汗哒哒。

    好吧。

    病号服脱下,男人上身就什么都没穿,胸口被白色的绷带缠满,绵绵眼帘颤了颤。

    “快点吃吧,一会儿面该坨了。”

    “那里是洗手间吗?我去洗个手。”男人指了指卫生间问她。

    “是的。”

    心里却翻起了白眼,尼玛,都这种时候了,还讲究个什么呀?

    又不是用手抓着吃。

    见男人撑着沙发艰难起身,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绵绵也是无奈,“你坐着吧,我接点水过来你洗。”

    “可我想方便一下,你怎么代劳?”

    绵绵:“......”

    没有办法,只得去搀他。

    又是几乎承受了他整个重量,艰难地将他扶到了卫生间。

    公寓的卫生间特别狭窄,男人又高大,两人往里面一站,空间就逼仄得有些挤。

    “站稳了,我松手了。”

    绵绵准备出去,让他方便,谁知在她转身的时候,男人却是攥了她的腕,将她拉到了自己面前。

    “绵绵,跟慕战把婚退了好不好?”

    绵绵一怔,不意他突然有此举措,也不意他突然说这个。

    “当初是你要他娶我的。”

    做人哪有这样的,想要的时候攥回,不想要的时候推开,完全凭着自己的性子,从不顾及他人感受。

    “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对不起你,我知道今天这样的局面,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也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你去把这个婚退掉,但是......我......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我们错过得太多,也错过了太久,前世今生一直在错过,我不想这样,我找了你整整四年,那两年在聂弦音身上找,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将你的灵魂找回来,这两年在这个时空找,好不容易找到,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了。”

    绵绵不知道怎样回应,便只能沉默。

    “只要你答应,只要你点头,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去办,好不好?”

    男人握着她的手,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语气里夹着几分他自己都能觉察出来的低声下气和乞求。

    “或许经历了太多,越发觉得人生无常,你永远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一个先来,就像当年,我告诉你你娘的事情,让你去午楚河见你娘,我想象着你们母女相认的场景,想象着你娘该有多激动,你该有多开心,却做梦也想不到,你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你知道吗?那是我一辈子,不,应该说两辈子,都走不出来的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想给你最好的,却只给了你伤害,曾经是,如今还是,既然欠了你两世,就让我用余生来还你吧,好不好?”

    绵绵眼睫颤得厉害,同样颤抖的还有一颗心。

    说实在的,认识这个男人以来,她还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过。

    强势、霸道、不容置喙一直是他给她的印象,可此时此刻,他却连着问了她三个好不好?

    好不好呢?

    她也问自己。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心里脑中都是一团乱。

    “如果我说不好呢?”她幽幽开口。

    “那我也不会放弃。”

    绵绵微微拢眉,垂了眼。

    男人大手捧了她的脸,又一点一点抬起来。

    “你心里有我的,不然,你不会留下我的孩子,今天你也不会出现在董事大会上,今天晚上你也不会宿在好朋友家,听到我摔在地上,你更不会开门开得那么快......”

    绵绵觉得一颗心更乱了。

    咬了咬唇。

    “面真的要坨了,你不是要方便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