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四下看看无人,这种旧公寓也不可能有摄像头,他大步过去。

    齐腰高的垃圾袋口子已系牢,应该是保洁收拾好暂时放在这里准备拿走的。

    他拧起来试了试重量,觉得可以,便提着回到了门口。

    然后对着门里面又唤了一声:“薛小姐,能开一下门吗?我找聂臻。”

    听听还是没有动静,他就果断拧起那一大袋垃圾“嘭”一声砸地上,与此同时,并发出一声闷哼。

    门后面的绵绵看不到外面情况,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又听到男人痛哼一声,心头一撞,以为是受伤不轻、又一直折腾不断的他承受不住,倒在了地上,也顾不上其他,连忙开了门。

    然,却是被入眼的一幕给怔住了。

    男人的确是坐在了门口的地上,只是这散落一地的垃圾是什么鬼?

    更让她傻眼的是,男人就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垃圾之间,甚至身上弄的也是,这……

    “怎……怎么了?”

    男人没做声,坐在那里捂着胸口喘息。

    好在走廊光线暗,可以掩饰掉他脸上的尴尬之色。

    他能说,他的计划本不是这样吗?

    他的确是想用苦肉计的,但是,他不可能真的去重摔到地上,他身上的伤也经不起这种折腾,可不重摔,里面又听不到声音,走廊上没有能拿来用的重物,除了这一大袋垃圾。

    他看到垃圾袋的口子扎得很牢的,垃圾袋也很厚,觉得摔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再配合一声闷哼,让里面的人以为他倒地了,他再将垃圾袋甩开远一点,自己坐到地上去。

    他的计划就是这样的。

    谁知道,这垃圾袋的质量水成了这样,这么不经摔,他都没有举多高用多大力呢,就破了,垃圾撒了一地,不少还弄到了身上。

    简直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对方开门的速度惊人,看样子肯定是早已就站在了门后边,听到开门声,他都来不及去挑地上比较干净的地方,只能一屁股坐了下去,坐在了一堆垃圾之上。

    “你怎样?”

    绵绵皱眉。

    开门的时候,她还在想,这个男人会不会故意假装倒地来骗她开门,如今看到这样,她才觉得,自己真有些小人之心了。

    可以确定,他是真的摔了。

    不然,平时那么爱干净的一个男人,不可能就这样坐在一堆垃圾之间,假倒一定会挑个干净的地儿,只有猝不及防的意外,才会这样弄得自己一身狼狈。

    男人喘息:“我……这袋垃圾就放在这门口,被我突然倒在上面给……给袋子给压破了,所以……所以撒了一地……”

    绵绵汗哒哒。

    “你……还好吗?”

    男人虚弱地靠在墙上:“你看呢?”

    “……”

    静站了一会儿,绵绵只得倾身,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男人似乎根本无力站立,高大的身形全部依附在她的身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她已是一身汗。

    男人靠在她的身上,微微侧首,就能嗅到她的发顶,刚刚沐浴完,半干的头发散发出洗发水的清香,混着属于她的气息,肆无忌惮地钻入鼻尖,绞进他的呼吸,他闭眼深嗅,心魂俱颤。

    “小心,换鞋,算了,不用换……”

    绵绵吃力地将男人扶进屋,放到沙发上坐下来,她也是累得一屁股瘫坐在他边上,气喘吁吁,出气多,进气少。

    尼玛,都行动这样不便了,就不能消停一点好好呆在医院配合治疗,跑怀怀这里来做什么?

    现在怎么办?

    “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侧首,她问他。

    男人虚弱地摇摇头,声音也哑得不行:“不用,先让我靠一会儿。”

    绵绵便没再做声了,瘫在那里休息了片刻,起身拿扫帚簸箕。

    走廊是公用通道,垃圾搞了一地,她得清理掉,不然人过身都不好过。

    男人左右看了看厅里的布置,简单陈旧,不过,麻雀虽小,也算五脏俱全,冰箱空调什么的都有,只是款式老旧,房间只有一间,厅和厨房共用。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看来,那个叫薛怀怀的女孩子在上晚班。

    转过头,靠在沙发上看着她。

    “今天谢谢你。”看着门口她忙碌的身影,他开口。

    绵绵拿扫把的手微微一顿。

    没理会,继续扫垃圾。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再度开口,“对不起,我真的以为我这幅身子有病,不可能有孩子。当初,老爷子给了我一份体检报告,说我有这方面的病,我还不信,让金凡重新给我做了检查,金凡也给我提出了一份一样的报告,就是今天会上况临天出示的那份,我……太确定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了,完全确定,所以,才会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慕战的,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

    绵绵依旧没做声,抿着唇,下巴微微绷着。

    她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从今天董事会上的情况来看,他是的确以为自己有病。

    所以,他会不承认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会怀疑这个孩子,她表示理解。

    但是……

    停了手中扫帚,她直起腰身。

    “秦义,你知道吗?那时我为什么会以为你是师傅,而不是你,并不是我在逃避不想认你,而是因为我觉得你是有担当、不会做出不负责任的事的人,而你,就算知道自己有病不能生育,刚开始你觉得这个孩子不是你的,还可以理解,毕竟你不知道我是绵绵,后来,你知道了,你难道不应该去想想,我是那样的人吗?是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为了荣华富贵,故意说是你孩子的那种人吗?你从未去想,还始终坚信,我再次跟你说孩子是你的,你依旧不信。”

    垂眸自嘲地弯了弯唇,绵绵侧首看向屋里沙发上的男人:“四年未见,我依旧相信你在我心中的美好,而我,在你心里却早已变得卑鄙不堪,这,是最讽刺的地方。”

    男人眸色一痛,只觉得她说的话字字如刀、字字如剑,穿膛而过。

    他无言以对。

    也无颜以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