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危机已除,也没自己什么事了,绵绵默然转身,拾步往门口的方向走。

    况擎野眼角余光看到,立马转眸唤她。、

    “聂臻。”

    与此同时,况临天也出了声。

    “聂小姐请留步。”

    绵绵停下,回头。

    “不好意思,虽然聂小姐非常肯定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哥的,但是,毕竟牵扯甚大,所以,这亲子鉴定,还是有必要要做一下的。”

    况临天踱步过去。

    “就算要做亲子鉴定,我的孩子,那也应该由我来做,就不劳二弟操这个心了。”况擎野也当即上前。

    况临天笑:“既然是况家的血脉,我就有义务操这个心的,而且,相信在座的董事,以及各位媒体朋友们,也都很关心鉴定结果。”

    况擎野刚准备再说什么,绵绵已先他一步出了声:“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们找好医生,定好时间,定好地点,我配合。”

    “行,那这样,公平起见,也为让所有人放心,董事们派一名医生,我派一名医生,大哥派一名医生,三名医生一起,明天,在星宇医院亲子鉴定中心,可以吗?”

    “可以,”绵绵答应得爽快,“没有其他事了吧?”

    说完,继续往门口走。

    “聂臻。”

    出声的是况擎野。

    绵绵再次回头,疑惑看向他。

    “去七十二楼等我,我有话问你。”男人黑眸深邃如夜,粘稠似墨,凝着她。

    绵绵没做声,没表示同意,也没表示拒绝,默然转身走了出去。

    **

    一场豪门恩怨大剧就这样结束。

    董事们也再无话可说。

    况临天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况擎野简单地收拾了一番残局,做了几句总结陈词,董事大会结束。

    急急出门的时候,况临天紧步追上他。

    “大哥,今天的事对不起,真的是爷爷的意思,我也是出于替公司考虑,网上持续发酵,愈演愈烈,况氏股票一跌再跌,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对这件事做出一个回应,召开董事会,请媒体过来,其实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一种危机公关的处理方式,目的只是想让况氏度过这次难关而已,大哥身为总裁,相信应该能理解,不会怪我吧?”

    况擎野瞥了他一眼,情绪不显,也没做声。

    继续拾步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住,回头:“我会给爷爷安排几个脑科专家会诊,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送去国外治疗。”

    说完,也不等况临天回应,转身就走向总裁专用电梯。

    **

    “滴”的一声,七十二层到了,男人大步出了电梯。

    助理小美见到他,立马恭敬地从位子上站起来:“况总。”

    “聂小姐来了吗?”

    聂小姐?

    小美愣了愣,摇头:“没有。”

    男人脚步微顿。

    有些失望,却又在意料之中。

    默了一瞬,又继续走向办公室,与此同时,吩咐小美:“让金医生上来一趟。”

    **

    绵绵出了况氏大楼,走到马路边刚准备打车,黑色的劳斯莱斯驶过来停在她的边上,车窗缓缓降下,露出慕战英气逼人的脸。

    “上车。”

    绵绵有些意外。

    “你不是上午公司要开会吗?”

    “大家都想看直播,哪还有些心思听我开会?”

    绵绵抿了抿唇,从车头绕过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

    况氏七十二层

    金凡很快就到了。

    全公司的人刚才都在看现场直播,他也不例外,自然早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且也料到这个男人会找他。

    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抬眼看着他,目光深邃如潭,也不先开口,似是想要将他的面目彻底看清,也像是在等着他先说。

    “况总,二少的那份报告不是我给他的,他怎么会有,我会查,也会给况总一个……”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男人终于出了声。

    金凡一怔,面露意外。

    “况总不怀疑我?”

    男人弯唇,身子朝身后椅背上一靠:“你若跟况临天联手,又怎么会给他一份不真实的假报告?”

    说完,唇角笑意一敛,脸上浮起几分冷色:“为什么作假?为什么要骗我?”

    他那么信任他。

    金凡垂眸一叹,知道会有这一天。

    “是况老的意思,”抬眼看向男人,他实话实说了出来,“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您肯定会让我做这方面的检查,是他让我提供这样的报告给您,并且瞒着您。”

    男人面色未动,意料之中。

    刚刚在会议室他就想过了,既然绵绵肚子里的孩子的确是他的,那就只能是报告出了问题。

    老爷子的报告在先,他让金凡给自己做检查在后。

    关键是,两人的报告竟然结果是一样的。

    金凡没必要做假报告骗他,除非是有人让他这样做。

    金凡是公司医务部主管,也是他的私人医生,一般人是使不动的,能让金凡同意瞒着他,且骗他的人,除了老爷子,他也想不到其他人。

    “对不起,况总,我不应该这样,但是……”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时我也问过况老这个问题,毕竟……”金凡顿了顿,“毕竟是要让我背叛况总,所以,就想搞清楚原因,老爷子说您三十多岁的人了,完全无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前些年还跟一些女人来往,这两年就好像完全禁欲了一样,他想抱曾孙,说难得听说您让一个女人怀了孕,他就想将这个孩子留下来,怕您要打掉,所以就让人弄了份检查报告,说您有这方面的问题,很难生育,这样的话,您就不会轻易打掉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了,况老说,我是您的私人医生,又得您信任,您肯定会再来找我做这方面检查确认的,让我配合他,所以就……对不起,况总,是我辜负了您的信任……”

    男人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

    头疼、胸骨疼。

    爷爷啊爷爷。

    “你们就没有想过,我看到这份报告,会去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吗?”

    “我当时也跟况老表示了这方面的担心,况老说他问过您,确不确定孩子是自己的,您说确定,而且,况老说,那个女孩子看起来也不是随便的女孩子,给人很强的安全感,再者,孩子稍微大点也可以做亲子鉴定,反正况老就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不让您打掉。”

    好吧。

    男人有些无语。

    示意金凡出去。

    手肘撑在办公桌上,他双手掩面搓了搓脸,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高兴这一切只是个乌龙,高兴自己没这方面的毛病,高兴绵绵怀的是他的孩子,不是慕战的,郁闷老爷子好心办了坏事,郁闷自己因为这份报告深深地伤害了那个女人?

    双手自脸上移开,他拿起手机,划了两下,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拢眉,挂断。

    再拨。

    依旧提示对方关机。

    拿着手机默了默,他又划开屏幕,拨了另一个号码出去。

    况氏停车场,白色的奥迪A4车里,官慎接起手机:“况总。”

    “在哪里?”

    官慎犹豫了一下,“停车场。”

    “今天下午五点之前,你应该会接到人力资源部的解雇函。”

    官慎抿了抿唇,“嗯。”

    他知道会这样。

    他也很清楚,现在这样的形势,就算这个男人想要留他,也不能留,不然,势必会引起外界各方猜测,引起股东和集团内员工不满,他懂。

    但是,心里终究是不舍的。

    “听说你大学学的是软件开发,这些年虽然在做特助,也没有荒废这方面的,假期还在参加这方面的学习?”

    官慎怔了怔,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又不禁弯唇笑了笑。

    印象中,他们两人之间聊的似乎只有公事,这个男人真的很少很少主动问及他个人的事。

    点点头:“是啊,当年读书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开发很多很多软件,全部拥有专利权。”

    “所以,你是一个被总裁特助耽误的高级工程师?”

    官慎再次愣了,也笑了。

    没想到他们两人也会有一天能这样聊天,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时候。

    因为他们不是上下级了吗?还是因为他帮了他?

    “记得你弟弟好像是在香港读书吧?”

    官慎不意男人话题跳跃得那么快。

    “嗯,是的。”

    “我会在那边投资开一个软件开发公司,你过去管理吧,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们公司能开发出一款跟点瑞的那项专利不相上下的软件给况氏。”

    官慎震惊,恍惚间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

    劳斯莱斯车里,两人沉默不语。

    最终还是绵绵打破了这份压抑的静谧。

    “慕战,对不起......”

    她知道,她今天跑去况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说自己怀的是况擎野的孩子,对面前的这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所以,她来况氏之前,打了个电话给他,想告诉他自己准备做这件事,也想跟他说清楚,但是,这个男人说自己公司要开会,就匆匆挂了她的电话。

    “我们......还是把婚退了吧。”她侧首看向他。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