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此时的S市的财经频道、各大商场大厦上面的液晶显示屏上,都在播放着这个。

    大家纷纷驻足观看。

    况氏大楼的液晶广告屏上自然也在放着这个。

    况家二少况临天在里面做着诚恳演讲。

    【爷爷也因为这件事气急攻心病倒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爷爷说,错了就是错了,要勇于承认错误,也要及时纠正错误、拨乱反正,所以,为了各位股东的利益,也为了况氏的发展,当然,也为了给各位媒体朋友以及广大市民群众一个交代,今天特举行这个董事会,以这种全透明、全公开的方式,全程直播给大家,希望大家看到况氏纠正错误的态度和决心,也希望大家不要对况氏丧失信心,我们一定会做得更好、发展得更好。】

    【虽然爷爷有自己的决定,但是,爷爷说,还是想先听听各位董事的意见,大家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怎样处理最好?】

    况临天话落,几个董事互相看了看,纷纷愤慨表态。

    【事实证明况大少并不适合胜任总裁一职,应该罢免。】

    【是的,他身为总裁,做事没有原则,做人没有底线,根本不能做况氏的领头人。】

    【对,他完全辜负了我们对他的信任,视我们的利益于不顾,给况氏带来了这么大的危机,他必须下台。】

    【对,罢免!】

    【罢免!】

    【罢免!】

    一呼百应,在场的十几个董事从未有过的意见统一、立场坚定。

    况临天看在眼里,唇角一抹弧光若有似无,又很快敛得干干净净,正欲开口说话,大门“嘭”的一声被人自外面推开。

    面色冷峻的男人迈着大步从外面走进来。

    在场的所有人一怔。

    况擎野!

    男人薄唇紧抿,下颌绷着,虽然面色有些苍白,虽然身上穿着病号服,甚至脚上还穿着拖鞋,但是,丝毫不影响他全开的气场,那气场就像是与生俱来一般,强大到让人不敢直视。

    “大哥。”况临天第一个做出反应。

    男人没理他,却又径直走向他。

    况临天一直没有坐,是站着在演讲,男人走到近前,伸手拉过他身后的椅子,泰然自若地在主席台的位置坐下。

    高级旋转真皮椅微微一转,他扬目扫过在场众人,薄唇轻启:“开董事会,竟然不通知我参加,就算要罢免我,可在我还没有成为前总裁之前,这个会议我是应该出席的吧?”

    最后一句话说完,他转眸看向身侧的况临天。

    况临天笑:“大哥不是重伤在医院嘛。”

    “那也不是在太平间。”

    况临天脸色微微一僵。

    男人将视线收回,看向场下,“虽然大家贵为董事,但是,应该还没有罢免我这个总裁的权限吧?按照集团规定,任何重大决策,必须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票数通过才行,各位每人手上有百分之二的股份,也就是每人有两票,所有人加起来,也才二十四票,不是吗?”

    这些股东都是当年老爷子创业时期的元老,为了感谢这些人的不离不弃和沥血付出,老爷子给了他们每人两成干股,让他们做了董事。

    “加上我二弟手上的二十五,也就是四十九票,离六十还差十一票呢,连半数都没过。”

    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况擎野手里有三十,老爷子手里有二十一,按照老爷子说的,他手里的二十一,以后是给小凌和况飒雅的。

    所以况擎野是公司所持股份最多的人,不过,集团也有规定,老爷子具有一切决策权,以及将所有股份收回的权利。

    众董事一时都无言以对,纷纷看向况临天。

    况临天清清嗓子:“咳,大哥,我是代表爷爷前来的。”

    “哦?”况擎野挑眉,“所以,二弟的意思是,你手里除了有你自己的那二十五票,还有爷爷的二十一票是吗?”

    况临天眸光微闪,“可以这么说。”

    反正已经撕破了脸。

    况擎野朝他伸出手。

    “什么?”况临天没明白。

    “爷爷的委托函啊,不能凭你的一面之词吧?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对吗?薄律师。”男人转眸问向席间的集团法务。

    法务点点头:“是的。”

    况临天脸上就有些挂不住。

    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爷爷当时突然病发,哪里有时间去给我写委托函。”

    “也就是没有了?”男人挑起眼皮看向他。

    “但是他口头上有啊。”

    “哦,”男人点点头,气定神闲,“但是按照法律规定,这个好像也必须有律师在场做证明,有吗?”

    况临天脸色发白。

    “爷爷被你气得事出突然,怎么可能就那么凑巧有律师在场?不过,虽然没有这些,但我有爷爷的亲口罢免你总裁一职的录音,总可以吧?”

    男人微微一怔。

    况临天将面前桌上的手机拿起,划开,点了几点,按下开始。

    手机的话筒蓝牙连接到了会议室的多媒体播放器,老爷子气愤的声音在四周的音箱里洪亮响起。

    【你竟然.....竟然拿孩子来骗我,我跟你说,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你这个总裁就不要当了,我......我要撤了你......】

    此时的商场、大街上、电视里、网络上,都在直播着这场盛况,这场比电视剧还狗血,比宫斗剧还精彩的盛况,引得行人驻足、开车的人停下,做事的人都放了手中的活儿,几乎全民观看。

    退出录音,况临天将手机放回到桌上,双手堪堪撑在桌面上,唇角轻勾看向况擎野。

    “这个需要去做声音鉴定吗?鉴定是不是爷爷的?”

    男人瞳孔剧缩。

    想起昨天去星宇医院,这个男人说的老爷子录了话给他,当时说手机没电了,没放给他听,说后面发给他,也没有发,故意的吧?就是为了今天此刻的利用吧?

    这录音是老爷子说的,他信,但是,这个男人有没有处理,是不是从中截取了,其实前面有前话,后面有后话,他不知道。

    老爷子未醒,他也无从知道。

    而且,很显然,安婉他们已经跟这个男人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大哥做总裁也有几年了,应该知道爷爷具有一切决策权,所以,我们有多少股份多少票根本没有关系,这个总裁爷爷不让你当,你就当不了。”

    男人轻笑:“爷爷明显就是气话。”

    “气话?谁能证明?谁能证明爷爷说的只是气话,谁能证明?”况临天一脸好笑,也一脸势在必得。

    “爷爷说的如果。”

    “是,爷爷说的是如果,但是,大哥正好就是这个如果啊,难道我说错了吗?大哥不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吗?”

    男人脸色一滞。

    在场的所有人一惊。

    这辈子不可能有孩子,什么意思?

    况临天满意地看着男人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变了颜色,也满意地看着众人投来疑惑的目光,拿起桌上的一个遥控器,徐徐转身,打开身后的液晶屏幕。

    屏幕亮,一张检查报告赫现。

    确切地说,是一张体检报告。

    检查结果一栏,用红色圆圈圈了起来,所以都不用仔细去看,就特别打眼。

    全场震惊。

    况临天还声音朗朗,一字一句将其念了出来,生怕大家没看清楚。

    “弱精症,生育能力几乎为零。”

    会议室里一片低低的哗然。

    一时间,议论声更是四起。

    男人脸色铁青,薄唇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眸中冷色昭然。

    怒极反笑:“果然,咬人的狗不吠,况临天,这些年还真是委屈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知不知道侵犯隐私是犯法?”

    “隐私?所以大哥是承认自己有这种病了?”况临天同样浅笑吟吟。

    “我可以告你。”男人咬牙切齿。

    “告啊。”况临天一脸的不以为然,忽的倾身,凑到男人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嘲开口:“反正大哥醉酒逃逸不是也得进去住几天吗?我不介意一起陪陪大哥。”

    男人没做声,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况临天直起腰身,拔高声音继续:“所以,大哥还要说,爷爷说的是如果吗?”

    见男人语塞,况临天满意挑眉,转眸,扬目:“各位,所以,现在,我谨代表爷爷、代表况氏,宣布况擎......”

    “等一下!”

    大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随着一道女声传来,一袭素裙的娇俏身影也应声而入。

    众人一怔。

    男人眼波一敛。

    绵绵。

    包括男人在内的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她,看着她明显有些紧张却强自镇定的样子,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进来,不知她要做什么。

    进来之后,她也没有再近前,就站在那块显示屏的下面,指了指上面的那张报告:“那是假的,况总并没有这种病,他也没有骗况爷爷,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反正孩子已过七周,可以做亲子鉴定,二少和各位董事如果不信,可以指派自己信得过的医生来做这件事。”

    女孩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自信笃定。

    全场错愕。

    况擎野更是一脸震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