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男人沉默了一瞬,撑着身子起来,官慎连忙上前将枕头垫在他的背后。

    “网上的那段语音给我看看。”

    官慎掏出手机,划了几划,递给男人。

    男人垂目,按下播放。

    “聂小姐,我是官慎。”

    “官特助。”

    “请问况总跟你在一起吗?他还好吗?有没有事?我刚才打他电话,他没有接,我很担心他。”

    “他……他怎么了?”

    “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喝了酒开车,在光复路上撞到了路中间的隔离花坛,车子撞坏了,让我去处理一下,说自己有急事先打车离开了。我到的时候,车子已经被交警的清障车给拖走了,我去了交警大队,酒驾很麻烦,所以,我就说车子是我开的,我去找人帮忙去了,交了罚款,现在将车子送去4S店了,我看到车头都撞瘪了,方向盘上还有血,有些放心不下,就想打电话问问情况,手机没人接,他不跟你在一起吗?我想着光复路正好是去你们左岸丽榭小区的路,还以为他去了你家。”

    语音就断在这个地方。

    语音内容的主角是谁,以及说话的人是谁都一目了然。

    男人又扫了一眼下面的评论,铺天盖地,好几十万条,想都不用想,会是些什么样的评论。

    也懒得看,他将手机递还给官慎。

    “所以,现在股价又在暴跌?”

    官慎点点头,一脸凝重,“况总,对不起,我其实应该想到聂小姐是这样的人的,在拍卖会的时候,您看到是她在竞拍,就让我放弃了,结果,她不仅不感恩,还诬陷您是小偷,都怪我没有吃一堑长一智,我......我当时也是太急了,您电话不接,怕你出了什么事,才打给她,没想到竟然被她给利用了,我......”

    官慎内疚得不行。

    他是这个男人的特别助理,他的话大家自然都会信,本来,酒驾逃逸已是事态严重,如今又加上假声明、不承认,更是让事情糟糕到了顶点。

    男人靠在那里好一会儿没做声,末了,又朝他伸出手:“手机给我用一下。”

    **

    绵绵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因为来了慕战家,吃完饭没事干,跟慕战父母,甚至慕战,她似乎都觉得没什么话讲,与其大家都坐在客厅里尴尬,不如回房睡觉,毕竟刚从医院回来,大家也都能体谅,慕战也没有来打扰她,八点不到她就洗洗睡了。

    昨天晚上在医院基本没睡,刚睡得香,手机铃声响了两遍,她才摸索着拿起来,来电显示是怀怀。

    懒洋洋地划下接听:“喂。”

    “绵绵,网上况氏集团那个姓官的特别助理跟你打电话的那段录音是你放网上的吗?”

    “什么?”兜头一句问得绵绵莫名其妙。

    “就是网上的那段语音啊,姓官的跟你打电话的那段......”

    “什么什么语音?”绵绵越听越糊涂,“我没发什么语音啊。”

    “我就说嘛,你应该做不出这事儿,我链接给你,微信,你自己看看。”

    “好。”

    绵绵坐起身,怀怀的链接很快就发了过来,她点开,官慎的声音响起。

    听完,她就傻眼了。

    她一直有在关注新闻,当然知道这段语音意味着什么。

    直接揭穿了况氏发布的关于况擎野没有酒驾的那份律师函是骗人的是吗?

    是谁?

    是谁做的?

    官慎跟她的通话是私密的,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根本没人知道这段对话,更不可能录音啊。

    也难怪怀怀会怀疑是她放的,官慎是况擎野的人,怎么可能会害他?

    那就只可能是她了。

    呼吸紧窒,她划动手机,去看语音的发布者。

    是个匿名的昵称:【双耳向秦生】

    第一眼,她还没觉得什么,第二眼,她陡然惊觉:双耳,聂,向秦生,至秦,臻,赫然是根据她的名字起的!

    所以......

    正无语得不行,手机又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

    她还以为又是怀怀,垂目一看是官慎,昨天晚上挂完电话,她就将他的号码存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肯定也是因为那段语音。

    抿了抿唇,她划下接听。

    “官特助。”

    “是我。”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传来。

    绵绵眼睫一颤。

    况擎野。

    心绪瞬间大动,本能地第一反应,她就想解释,“关于网上那......”

    “我消息给你。”对方将她的话打断,与此同时,电话也挂断了。

    绵绵怔了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后就握着手机在那里等着。

    短信提示音很快就响了,她几乎是秒点开。

    【你的手机可能被人监听了,你现在在哪里,换个手机打给我。】

    监听?

    不会吧?

    绵绵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机。

    她的手机几乎都没离身过,谁能在她的手机里装监听?而且,她有什么好监听的?

    同时,她又意识过来一件事,所以,这个男人并不怀疑网上上传语音那件事是她所为是吗?

    这一点,她倒是很意外的。

    非常意外。

    她还想着他铁定会像孩子那件事一样误会她呢,何况这件事她的嫌疑更大。

    一时间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是,现在她去哪里换个手机打给他?

    用慕战的肯定不妥。

    昨天晚上刚发生那样的事情,再去拿慕战的手机打给他,慕战肯定会误会。

    想了想,她给他回了条信息过去。

    【没有别的手机,就短信上说吧。】

    她也不敢说自己在慕战家里。

    信息很快就来了。

    【不是你,对吧?】

    绵绵当然知道他问的就是上传语音这件事。

    【不是。】

    虽然她的确是很生气、非常生气昨天晚上他对她的行为,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他怎样。

    【嗯。】

    对方很快回了一字。

    一字之后,她等了好久,就再也没有消息进来。

    所以,他此番就只是想亲口问她,听她亲口说是吗?

    **

    病房里,男人将信息删掉,手机还给官慎:“不是她。”

    官慎怔了怔,“那是谁?”

    忽的意识过来什么,脸色一变:“况总该不会怀疑是我?”

    男人瞥了他一眼:“不是,是有人针对我。”

    “可是这件事只有我跟她两人知道,”蓦地想起刚才这个男人电话不打转短信,恍然明白过来,“她的电话被监听了?”

    “可能。”

    “那也应该是她身边的人吧?手机是私密的东西,不是身边的人根本拿不到,会不会是小慕总?”

    “不知道,现在手机监听又不是非要装窃听器在里面,不是只要木马侵入就可以吗?所以,也不一定是慕战。”

    官慎点点头。

    这倒是。

    “那现在该怎么办?”

    屋漏偏遭连夜雨,真是山穷水尽了。

    男人抬手捏了捏眉心,一脸疲惫:“我想想吧,明天告诉你处理方案。”

    “好的。”官慎点头。

    虽然他心里并不乐观,非常不乐观。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处理方案?

    今天,集团的高层开了一下午的会,都没能讨论出什么可行性方案。

    **

    第二天,况擎野正在用早餐,官慎风风火火冲进病房。

    “不好了,况总,二少召集了所有股东九点在况氏召开董事会......”

    男人拿瓷勺的手一顿,抬头。

    “况临天?”

    “是的,听说是代表况老前来的。”

    男人一怔:“老爷子醒了吗?”

    “我刚刚确认过,还没有。”

    男人眸光敛起。

    那况临天怎么代表?

    面部线条变得冷锐,他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将手里的汤碗放到床头柜上,掀被下床。

    “况总这是打算......”

    “既然是召开董事会议,我是老爷子和我爸共同任命的总裁,怎么能不参加?”

    “可是况总的身体......”

    “死不了。”

    **

    况氏集团六十六层,最大的商务会议室。

    此间会议室是董事会议专用,里面的设施和装修都是一流,平时基本上就只一年用一次,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例如这次。

    董事们陆陆续续到,况临天站在豪华大门的门口,亲自一一相迎。

    除此之外,与往常董事会议不同的还有,这次请了很多的媒体记者到场,还有电视台的,将会在经济频道全程现场直播况氏的此次董事大会。

    董事们一一落座,电视台以及各大媒体记者们摆好机位。

    上午九点整,会议正式开始。

    况临天是代表况老爷子前来的,自然就坐在了正前方的主席位置。

    他谦逊起身,站着做了一番开场白。

    【很荣幸能代表爷爷前来跟各位董事开这次会议,将百忙中的各位紧急召集过来,临天表示歉意,同时也对各位的配合和支持,表示感谢,另外,也欢迎今天来到现场的各位媒体朋友,希望你们能看到我们况氏的诚意和决心。】

    话落,有人带头鼓掌,现场便一片掌声雷动。

    况临天微笑抬手,掌声停,他的声音继续。

    【相信大家都清楚,召开此次董事会议的目的,我们况氏自爷爷创立到现在已整整四十二年,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况氏一直恪守爷爷立下的理念,诚信经商、诚信做人,也因为这一点,况氏才能有今天这样的规模和这样的成就,但是,很遗憾,最近出了些问题,出了什么问题,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毕竟网上各大头条都是关于这件事的报道。】

    **

    晚上十点还有更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