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病房门口,慕战有些犹豫,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朝里望了望,见病床上的女人侧躺着,背脊朝外,一动不动,似是睡了过去,他站了一会儿,便转身一瘸一瘸出了病房区,来到外面绿化中间的吸烟区坐下。

    掏了烟盒和火机出来,放在面前的桌上,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烟头在幽幽夜色中明明暗暗。

    **

    官慎赶过来的时候,况擎野正在接受检查,他连忙去交了检查的费用和办了VVIP病房的住院手续。

    各项检查结束,已是深夜,主治医生说护士一会儿会过来挂水消炎,然后又千叮嘱万嘱咐才离开。

    官慎看着倚靠在床头的男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他助理已有几年,说实在的,他还真是第一次看他这个样子。

    平时都是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尘不染,今天……

    头发乱、衣服脏,还不止脏,是破,一张原本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此时也是青一块红一块、肿一块破皮一块,简直不忍直视。

    最重要的,撞车的时候他都已经伤成那样了,怎么还能去跟人打架呢?用刚才医生的话说,这是不要命啊。

    见男人起身下床,拿了边上干净的睡衣,准备去洗澡,他连忙上前阻止:“刚才医生说况总不宜走动…...”

    男人垂眼看看自己身上的狼藉:“难道就不让我这个样子睡?”

    “要不,我打水过来给况总擦一擦?”官慎是鼓足了勇气说这句话的。

    果然,男人就侧首睨他,“两个大男人?”

    官慎抿了唇,其实,他也觉得那画面有点……

    “要不,我找个护工过来?”

    “女的?”

    “嗯,女的。”

    男人又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一副懒得跟他说的模样,继续拾步进了卫生间。

    官慎无奈地挑挑眉。

    两个大男人不行,女的又不愿意,那就难办了。

    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他环顾了一圈病房。

    不愧是VVIP,条件和环境还真不错,厨房卫生间都装修得很好,小家具和各类电器也是一应俱全。

    没多久男人洗完澡出来,说自己要睡了,让他先回去,明天早上再来,来之前先去公司一趟,将他的笔记本电脑带过来。

    他有些放心不下,虽然他看起来没事人一样,但是,按照医生说的,以及检查报告上的,真的很严重,这晚上身边没个人行么。

    而且,他的血型又特殊,想将他转去大医院,他又不同意。

    男人上了床,见他不动,立马蹙了眉:“还有事?”

    “我是觉得晚上还是要留人在比较好。”

    “是我的身体还是你的身体?我不比你有数?”

    好吧。

    幸亏早已对这个男人的表达方式习以为常,他也不觉受伤。

    **

    官慎走后,男人躺了下去。

    胸腔里面很痛,心头又萦着一抹躁意,躺了一会儿,想起一会儿护士该来了,他又撑着身子坐起。

    下床出了病房。

    乘电梯到妇产科病房区。

    站在女人的病房门口,他没有进去,透过门上面玻璃窗口看着里面。

    里面慕战歪在一边的椅子上打瞌睡,而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却睁着眼睛没有睡,定定望着头上的吊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久。

    女人躺在那里望着吊顶很久没有动,男人站在门外看着女人很久没有撤眼睛。

    夜,更深了。

    最后,他还是慢慢转了身,乘电梯,回病房。

    **

    第二天早上,男人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以为是官慎来了,男人抬手捏了捏眉心,“进来。”

    撑着身子准备坐起,却是被门开处,突然涌入的一批男男女女给怔住了。

    有人手拿话筒,有人肩扛摄像机,有人手拿照相机……

    也不给男人反应之机,快门声咔嚓咔嚓,拿着带各大电视台台标、各视频网站站标、各媒体标记话筒的人更是已争先恐后发问。

    “请问况总,网上曝光的那些视频都属实吗?况总是被慕氏集团的小慕总打成重伤住进的医院?”

    “听说小慕总之所以跟况总大打出手,是因为况总对小慕总的未婚妻心怀不轨,差点害得小慕总的未婚妻流产,是这样吗?”

    “请问况总跟小慕总的未婚妻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况总一厢情愿,还是两人已暗度陈仓?”

    “有网友说,小慕总的未婚妻是况总的前女友,后来况总又将她介绍给了小慕总,才成了小慕总的未婚妻,是这样吗?那况总现在是不是反悔了,又或者还在跟前女友藕断丝连?”

    “昨天晚上网上还曝光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况总开着一辆宾利撞上了光复路的隔离花坛,况总当场离开,脚步摇晃,况总是喝酒了吗?所以,况总不等交警过来处理,就那样匆忙离开,是为了逃避酒驾的责任吗?”

    “听说况总伤势严重,甚至胸骨都断了,请问这些伤是况总酒驾撞车所致,还是被小慕总打的?”

    官慎一进门,就看到病房里聚满了人,男人女人连珠炮一般围着男人的病床追问的情景。

    脸色一变,他连忙挤了进去。

    “不好意思,况总身体状况不好,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请各位媒体朋友配合,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大家配合,医生说况总需要静养,关于昨天晚上的事,等况总身体好转,一定会给大家做个说明,在这之前,请大家不要以讹传讹,制造谣言。”

    “谢谢大家,请大家理解配合。”

    官慎边客气地说着,边唤门口他带过来的况氏安保人员:“保安。”

    几个彪形大汉进来,将这些男男女女请了出去。

    官慎关了门,将嘈杂隔在了门外,重重吁出一口气。

    “这些人动作还真快,我一早看到网上的消息,就赶过来了,没想到还是比他们晚了一步,”说完,又皱眉一叹:“哎,就知道今天肯定会炸开锅,所以在公司拿电脑的时候,顺便带了几个安保过来……”

    男人伸手:“电脑给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