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脸上依旧看不出意外,只垂眼看着她,两人的距离很近,似乎她稍微往上抬一点头就能碰到他的脸。

    所以他不起来,她也不敢乱动。

    “这也是你拒绝我、排斥我的原因之一?”男人问,呼出来的热气肆无忌惮地钻入她的鼻尖,混着她的呼吸纠缠。

    “你是觉得就算曾经我们是兄妹关系,现在穿在了别人的身体上,也没有血缘了,所以无所谓吗?”

    就像网友说的,那也是乱.伦啊,灵魂乱.伦,而且,她想着也膈应得慌。

    “不是。”

    绵绵突然感觉到身上一轻,男人撑着身子从她身上起来,却又顺势坐在了地上,背对着她歪靠在她沙发的边上,声音沙哑幽远:“我们本来就不是兄妹,也不是姐弟,我不姓秦,不是秦立川的儿子,不是什么皇子,我姓蔡,是……师傅的儿子。”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扭过头,看向她,醺然的面色和苍哑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承载了千年的风霜。

    绵绵一怔,从沙发上坐起来。

    “你……”难以置信,“你是师傅的儿子?”

    男人垂眸,将头转回去,“嗯”了一声。

    绵绵很是震惊。

    怎么会?

    她记事起,他们就生活在天洁山上,师傅没有结婚生子,怎么就有个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能被当成皇子,养在皇家?

    疑惑归疑惑,她也不好细问。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没有撒谎。

    直觉也告诉她,这好像是男人心底不愿意提及的殇。

    两人忽然都沉默下来。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是男人的。

    男人慢吞吞掏出来看了看,扔在桌上,没有接。

    很快厅里又恢复了安静。

    绵绵还有些在这个男人不是皇子,是她师傅儿子的那份震惊中缓不过来,坐在沙发上失神了一会儿,才想起鸡汤还没有喝完。

    大概早就凉了。

    从沙发上下来,她也坐到沙发边的地上,侧过头看男人,这才发现,男人歪靠在那里、眼睛闭着,似是睡着了。

    绵绵汗。

    看来,他今天晚上酒还喝得真不少。

    静静看着他的睡颜。

    这个男人似乎只有睡着了,才不会显得那般凌厉和具有攻击性。

    舀了勺鸡汤送入口,发现已经凉透了,怕油厚会吃坏肚子,歪头吐在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这次不是男人的,是她的,来自她的房里。

    起身回房,拿起扔在床上的手机,屏幕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怔了一下,划下接听。

    “喂。”

    “聂小姐,我是官慎。”

    绵绵有些意外,“官特助。”

    “请问况总跟你在一起吗?他还好吗?有没有事?我刚才打他电话,他没有接,我很担心他。”官慎的声音里透着焦急。

    “他……”绵绵本想说他很好,想起他额头上的伤和撞破的鼻子,“他怎么了?”

    “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喝了酒开车,在光复路上撞到了路中间的隔离花坛,车子撞坏了,让我去处理一下,说自己有急事先打车离开了。我到的时候,车子已经被交警的清障车给拖走了,我去了交警大队,酒驾很麻烦,所以,我就说车子是我开的,我去找人帮忙去了,交了罚款,现在将车子送去4S店了,我看到车头都撞瘪了,方向盘上还有血,有些放心不下,就想打电话问问情况,手机没人接,他不跟你在一起吗?我想着光复路正好是去你们左岸丽榭小区的路,还以为他去了你家。”

    绵绵没想到会是这样,抿了抿唇,“他……的确是在我家。”

    回头看了一眼客厅,“他好像额头上撞到了,还有鼻子,其余的,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伤,他,现在睡着了。”

    “额头和鼻子?那可能没有系安全带,撞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那他可能胸口或者腹部也受伤了,因为冲击,人往前飞,头和鼻子都撞了,胸和腹肯定会撞到方向盘上,这样也太危险了……”那头官慎自言自语嘀咕。

    绵绵皱眉。

    “那我将他叫醒,你过来送他去医院?”

    “行,”电话那头,官慎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找到人了,忽然又想起什么,连忙道:“不行,要不,你先看看他的胸口,如果撞到了,应该会有一些症状的,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再看要不要过来?”

    没有他家总裁大人的同意,他不能贸贸然行事啊。

    大晚上的,喝高了还自己开车去那个女人家,还说自己有急事,谁知道愿不愿意他好心前去呢?

    假若他坏了人家的好事,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绵绵自然不知道这些,以为官慎有什么事不方便前来,只得点点头,“嗯,我先看一下再说吧。”

    挂了电话,回到客厅,男人还歪靠在那里睡得很沉。

    将手机放在茶几上,她在男人面前蹲下身,将他的掖进西裤裤腰的衬衣衣摆扯出来,本想直接推上去看,可衬衣不是那种宽松型的,毕竟是纯手中定做的,很合身,推不高,她只得解纽扣。

    随着扣子一粒一粒解开,男人健康麦色的肌肤和肌理分明的胸膛,以及结实的腹肌入眼,绵绵不知不觉红了脸,呼吸和心跳似乎也微微乱了节奏。

    好像看不出什么伤,没红没青的。

    她凑近细看。

    就怕外观看不大出,其实受了内伤。

    不知是自己太过慌乱,还是脚蹲久蹲麻了,就在她凑近细看的时候,双腿一软,整个人就栽到了他的怀里,脸直接撞在他赤.裸的胸口上。

    花容失色、吓得不轻,她甚至都顾不上从他的怀里起来,第一反应是慌乱抬头,看他有没有醒,然后,就直直撞进他布满血丝的深瞳里。

    他垂眼看着她。

    啊!

    竟然醒了!

    绵绵吓得魂飞魄散,刚准备从他的怀里起来,男人已突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了地上。

    “你……”

    没有给她惊呼和说话的机会,男人低头,吻上她的唇。

    绵绵瞳孔放大,睁着眼,完全猝不及防。

    男人吻得凶猛急切、强势霸道,碾压啃噬她的唇瓣,还强行撬开她的唇齿,长舌探入她的口中,纠缠上她的舌,翻搅、吸吮。

    绵绵毫无反抗之力,还不得不被迫张着嘴。

    她感觉到了屈辱。

    伸手推他。

    他身形如山,纹丝不动。

    她不知道他现在是清醒,还是醉着。

    就算醉着,也应该有意识吧,就好比,他撞了车,还知道打电话给官慎,他也找到了她家,他还跟她说了那么多话。

    可是,她又怕有些酒后劲足,会让人越来越醉。

    衬衣解开,他跟她相贴的胸口只隔了一层她睡衣的衣料,本来就打算吃了那份黄焖鸡米饭的外卖就睡觉的,所以她连bra都没有穿。

    虽然睡衣的衣料不薄,但是,她还是清晰地感觉到男人透过布料传递过来的体温,烫得惊人。

    她颤抖着,也呜咽着,拿手拍他的后颈。

    男人完全不为所动,贪婪地汲取着她口中的每一寸气息,像是厚积多时,一朝勃发,失控了一般。

    绵绵慌了,就怕他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伸手探了探他们的左边,只探到沙发上的抱枕,又摸了摸右边的茶几,什么都没摸到。

    她将手挤进两人相贴的胸口,然后攥成拳头,大力去抵、去抻、去压他的胸口。

    本来她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毕竟她没看到他的外伤,但是,此时此刻,她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如果他受了内伤呢。

    果然,在她的拼尽全力一击下,男人闷哼一声放开了她的唇,护痛起身,微微佝偻了胸口,脸色难看,眸色痛苦,呼吸粗重得如同拉风箱一般。

    久违的空气终于重新回到肺里,绵绵同样气喘吁吁,可她也顾不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还以为是官慎,她连忙接了,正好叫对方过来赶快将这个危险的男人带走。

    “弦音。”

    熟悉的声音传来,她一怔,才意识过来不是官慎,是慕战。

    回头戒备地看了男人一眼,男人捂着胸口还在喘着粗气,原本醺红的脸色变得发白,额头上有汗冒出,显然伤得不轻。

    活该。

    她拿着手机没有说话,拾步回房,才出声:“嗯,你公司的事处理好了吗?”

    “处理好了,但现在临时有个应酬,今天就不过来了,你鸡汤喝完了吗?”

    绵绵眸光微闪,“喝完了。”

    “嗯,那就早点睡。”

    “好。”

    忽然想起什么,“慕战,你应酬会喝酒吗?”

    “唔,应该会喝一点吧,怎么了?”

    绵绵想起客厅里的那个男人,“你喝了酒,就不要自己开车了,哪怕喝了一点点也别开,叫你的司机接你,或者找代驾,听到没?”

    “听到了,”听筒里传来慕战愉悦的笑声,“怎么突然那么关心我喝酒?是不是……”

    绵绵还没听完,就蓦地感觉到手上一轻,手机已经被人夺了去。

    她惊错回头。

    虽然手机没开免提,但房间很静,所以,就算手机被接走了,她还是清楚地听到听筒里慕战的声音:“是不是担心我喝醉了,会跟那次对你一样对别的女人?放心了,无论醉着醒着,我只会对你一人那样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