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怔了怔,虽然她这样做就是为了结束两人的通话,却也没有想到他会挂得那么快。

    如此最好。

    挑挑眉,她转身走回到床边,开了灯,将手机扔床上,就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

    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她饿没关系,孩子需要营养。

    可是,冰箱里什么都没有,聂爸聂妈一直在医院,她也没顾得上给冰箱里添东西,最后一个鸡蛋早上被她煎了。

    只能叫外卖。

    再次回房拿手机叫了一份黄焖鸡米饭,备注,不要辣,看了一下预计送达时间,她先去卫生间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外卖还没到,她又上了一会儿网,再次忍不住点开看了看她先前发的那个帖子。

    楼已经盖到了一百多层。

    【楼主,为什么是兄妹梗,不是父女梗?古代是父女,穿到现代搞一起,多刺激。】

    【楼上的,父女梗哪有母子梗刺激?母子滚床单才够重口。】

    【的确重口,重得下不了口啊,老母跟幼儿,啧啧,想想那画面就辣眼睛。】

    【楼主,你是不是遇到渣男了,将你搞了,然后就编了个前世你们是兄妹的理由来一脚踹了你?】

    【就算是遇到了渣男,渣男会用这样的理由骗楼主,楼主还一本正经上网咨询,可见楼主也是只猪啊!】

    看不下去了,绵绵再次关了电脑。

    这时,门铃也响了。

    艾玛,总算来了。

    迫不及待拉开门,赫然发现门口站的是———慕战。

    只见他一手提着保温盒,一手拧着个马夹袋。

    绵绵有些意外。

    “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今天晚上你们母子二人就准备用这个对付?”

    慕战边将手里的那个装着一次性饭盒的马夹袋朝她扬了扬,边闪身进了屋。

    “我叫的黄焖鸡米饭怎么在你那里?”

    绵绵关了门,准备在他手里接过来,却是被他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刚刚在门口正好碰到外卖员,这种东西少吃,鸡不知道什么鸡,油不知道什么油,除了便宜没有一样好处。”

    绵绵心疼地看着垃圾桶。

    便宜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

    “过来,你婆婆让人给你熬了鸡汤,这鸡可是人家农场里面养的纯绿色无公害不吃任何饲料的鸡,绝对大补的、对身体有益而无一害的......”

    慕战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在茶几上,拧开,又起身去厨房拿了勺子出来,递给她:“快尝尝。”

    “谢谢。”

    还未吃,客厅里就已经飘着鸡汤的香味,绵绵接过勺子,蹲在茶几边就喝了起来。

    “怎么样?”慕战从沙发上拿了个抱枕塞到她屁股下面,“好喝吗?”

    “嗯,”绵绵坐在抱枕上,舔了舔嘴唇,抬眼,“好喝。”

    她身上穿着一套棉质睡衣,虽然是很保守的那种款式,但是,毕竟宽松,又加上她坐得矮,而慕战是站着的,所以,从慕战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一截玉瓷般的天鹅颈,漂亮的锁骨,从领口看进去,甚至能看到那道若隐若现的沟渠。

    又加上她伸出粉色舌尖舔唇的动作......

    慕战只觉得小腹下一紧,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笑道:“好喝你就多喝点。”

    在沙发上坐下来,他径直提起茶几上的玻璃凉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猛喝了两口,这才觉得好一点。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慕战掏出,看了一眼屏幕,划下接听。

    “什么事?”

    “为什么?”

    “查不到原因吗?”

    绵绵疑惑抬眸,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只看到面前的这个男人脸色不好。

    “好的,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见他挂了电话起身,绵绵问。

    “公司的消防警报系统一直在响,不知道怎么回事,工作人员没找到原因,我过去看看。”

    “哦,”绵绵似懂非懂,点点头,“那你路上开车慢点。”

    “嗯,”慕战拔步就往外走,伸手指指保温盒,“一定要将鸡汤喝完。”

    绵绵眉眼一弯:“那是自然。”

    慕战走后,绵绵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将电视开了,一边看电视,一边继续干鸡汤。

    门铃又响了。

    绵绵以为是慕战去而复返,放下勺子,起身再去开门。

    “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就停在了喉咙里,因为映入眼帘的,不是慕战,而是另一个男人。

    况擎野。

    对方甚至都没等她做出反应,见她开了门,就直接夺门而入。

    “你......”绵绵有些慌。

    男人将门“嘭”的一声关了,并上了反锁,然后就靠在门后面喘息地盯着她。

    也就是这时,绵绵才发现男人受伤了。

    额头上一个大包,红肿一块,像是在哪里撞了,鼻子应该也撞破了,有血自一侧的鼻孔里面流出来,他抬起手背抹了一把。

    原本比较白皙的脸此时也是两颊通红,一双眼睛更是,红得就像是能滴出血来。

    绵绵呼吸一颤,皱眉。

    果然是喝酒了。

    本不想理他,可看到他这样,又没办法做到无视。

    “你没事吧?”

    男人没有回她,从门后站起腰身,拔腿径直走向客厅的沙发,一屁股坐在了上面,连鞋子都没有换。

    见他连抽了几张茶几上的抽纸擦鼻子的血,绵绵眉心皱得更紧了些,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想看看官慎在不在。

    外面什么都没有,他的车子也没看到。

    她走回来,站在茶几边。

    “我没有官特助的号码,你自己打给他吧,让他送你去医院。”

    男人抬眼看着她,不,应该说盯着她,薄唇抿得死紧,突然将手里擦过鼻血的纸巾朝茶几上大力一扔,伸手,攥住她的腕,一拽。

    绵绵猝不及防,被拽得直直扑进他的怀,他又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啊,”绵绵惊呼,吓得不轻,“你......”

    “绵绵,我不想逼你,但是,也请你不要逼我!”

    男人上半身在沙发上,在她的身上,以一个匍匐的姿势,下半身落在地上,他垂目看着一脸惊慌的她,声音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哑,且厉,口气灼灼。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