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难道不是?”绵绵反问。

    她总不能说,就凭他人品差、做事渣,秦义绝对做不出这种事看出来的吧?

    事到如今还不想承认,也是醉了。

    男人凝着她:“我无意中发现了你娘给师傅的飞鸽传书,通知师傅午楚河边画舫见面,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你,你还说我是师傅吗?”

    “这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这件事秦义知道,师傅不知道?

    不不不,在画舫上,她都碰到师傅了,对方想想就知道了。

    男人有些无语。

    沉默了片刻,再开口:“好,那小时候师傅让我们练功,我给你放风,让你偷偷睡觉,这件事师傅总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师傅,你别忘了,你可是教我们读心术的人,虽然绵绵学会了,我没有学会,但是,师傅会呀,对吧?师傅肯定早就从我们的眼里看到这些了,只是不拆穿我们而已。”

    “……”

    男人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那照这样说,不管他说什么,都说明不了他是秦义,反正师傅会读心,师傅知一切,是这样吗?

    百口莫辩。

    简直了!

    松了她的下巴,“好,既然你说你是秦义,那你告诉我,秦义原本的身体上,哪里有个胎记?还有,秦义有几个哥哥几个弟弟,几个姐姐几个妹妹?秦义跟谁的关系最好,又跟谁的关系最不好?”

    绵绵:“……”

    见她傻眼了,男人就笑了。

    看来自己转换思维转对了。

    虽然不能证明自己是秦义,但是至少能证明她不是秦义。

    “说不上来了吧?”

    “不是说不上来,是我现在无论怎么说,你肯定都说不对。我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师傅,也是因为我一样的原因吗?觉得我们师徒之间发生了那种事,所以……”绵绵岔开了问题。

    男人:“……”

    什么叫无力,他现在就是。

    想了想,掏出手机,解开屏幕锁,划了几下,翻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然后,按下免提,拿在手中。

    嘟了一声,对方就接了,是个男人。

    “况总。”

    “肖彬,我是什么时候让你调查全国所有叫聂弦音的人的?”

    绵绵一怔。

    对方似是也有些意外他突然问这个问题,顿了几秒才回:“两年前。”

    “嗯,知道了。”

    挂断电话,男人又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划,调出一些照片,给她看。

    上面是叫聂弦音的人的个人资料,长指划动,一张又一张。

    “肖彬总共查到了一千多人,经过筛选,这些人是比较接近的,如果你没有改名聂臻,我可能早就找到你了。”

    绵绵眼睫轻颤,微微抿了唇。

    男人收了手机,声音继续:“你也听到了,两年前我就在找你,如果我是师傅,我怎么知道你也穿了,且穿在了一个叫聂弦音的人身上?画舫爆炸,我们不是同时出事的吗?你穿过来四年多,我两年前才穿过来,我千真万确是秦义,你穿过来后,你这幅身子的主人,也就是聂弦音,穿在了你的身体上,换句话说,我就是看到了她,知道了她是穿过去的,她叫聂弦音,才想着你会不会穿在了她的身体上,才想着在这个时空找你。”

    绵绵错愕。

    或许站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角度,觉得她应该不知道这些事。

    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知道,他没有撒谎,穿在她身子上的聂弦音,她见过。

    所以,他真的是秦义?

    怎……怎么可能?

    脑中嗡鸣,心跳加速,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欣喜若狂,还是如五雷轰顶?

    这些年,不少回午夜梦回,她梦到过他,尤其是刚穿过来的那一年。

    但是,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个时空再见到他。

    眼窝一热,她竟然有种想要泪崩的感觉。

    皱眉垂眼,她强敛住心绪。

    可是……他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变成了这样一个男人?

    呼吸一寸一寸收紧,她真的难以置信。

    如果他是秦义,那他们……他们的关系就比师徒乱.伦更可怕了,他们是兄妹.乱.伦,或者姐弟.乱.伦啊!

    她甚至还怀着他的孩子!

    脸一下子全白了,她只手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喘息。

    觉察到她的异样,男人一惊:“怎么了?”

    “有些不舒服……我们能不能改日再谈?”绵绵觉得自己说话都变得有些吃力。

    男人自嘲地弯了弯唇:“所以,你这是见到我,肚子就痛的病又犯了是吗?”

    绵绵没做声,脑子里乱得很,心里也一团麻。

    男人默然看了她一会儿,也没说话,举步走向门边,拉开了门。

    绵绵低敛着眉眼,走了出去。

    慕战就等在门口,见她出来,立马迎了过来,“没事吧?”

    绵绵摇摇头。

    “刚才拍卖行的负责人说,那本医书的所有人又不愿意拍卖了,宁可付违约金。不过,你放心,我会找到这个人,私下跟他去谈。”

    “先送我回去吧。”绵绵抬眸。

    慕战一怔,深目看了她一眼,“嗯。”

    官慎也等在门外面,见绵绵跟慕战走远了,他才走向一直目送着两人背影的他家总裁大人。

    “况总,现在已经十点半了,那点瑞的那项专利……”

    点瑞是瑞典的一家软件开发商,况氏很早之前就看上了他们手中的一项专利,想要买断,对方一直不卖。

    今天的这场拍卖会本来这个男人是准备亲自来的,但是昨天他突然得知点瑞公司最近在扩大规模投入,打算卖掉手中的一些专利来解决资金问题,包括他们看上的这一项,且有意向卖给R市的一家资金雄厚的跨国集团,准备今天签约。

    所以,这个男人昨天晚上连夜赶到了R市,准备一早在机场拦截住点瑞的人,今天的这场拍卖会就让他替他来了,男人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将那本医书竞拍到手。

    然而,当这个男人一早等在R市机场的时候,才得知点瑞的人根本就没有飞R市,而是先飞他们S市,下午两点到达S市。

    所以,男人就从R市回来了,赶上了拍卖会的一点尾声,得知聂臻那个女人在竞拍,男人就让他放弃了。

    谁知道会出现医书失窃这件乌龙的事。

    男人接到点瑞方的电话,说他们航班提前了,十点到S市,十点半的航班转飞R市,让男人十点等在机场,说他们有二十分钟的见面时间。

    所以,刚才男人才紧急要出去,没想到竟然被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说是小偷嫌疑人,不让安保放人,结果一耽搁,就耽搁到现在。

    十点半了,飞机已经起飞了,点瑞的这项合作凉凉了。

    哎。

    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按照这个男人的精明手段以及人脉势力,又岂是安保能拦住的?对方拦了,他竟然就让拦了,还跟那个女人在那里浪费口舌。

    而且,那个负责人进来说,医书没有失窃,只是闹了一个误会的时候,他看了看时间的,十点还不到,那时紧急赶往机场,还是有望来得及的,但这个男人依旧没走,还将那个女人带进了休息室,就为了问几个问题。

    明明点瑞的那项专利对况氏那么重要,明明在这之前,这个男人也是在千方百计地去争取。

    果然大BOSS的世界是他一个凡人没法懂的。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