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做错了事心生胆怯,又或许是被他强大的气场所慑,男人还未近前,绵绵就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慕战将她后腰揽住,她才感觉到自己有了一点点支撑,不至于站立不住。

    男人一直走到她面前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聂小姐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厅里的嘈杂又瞬间安静下来,他们依然是全场的焦点。

    绵绵长睫颤了颤,刚准备说对不起,边上的慕战已先她一步出了声:“聂臻莽撞,误会了况总,我替她跟况总道歉。”

    男人弯唇,“她不聋不哑,人又在现场,为什么要你替?刚才不是挺理直气壮吗?而且,这不叫误会,这叫诬陷。”

    眼梢一掠,只瞥了一眼慕战,就又将视线转回落在绵绵身上。

    慕战刚准备再说什么,绵绵碰了碰他手臂阻止了他,然后硬着脖子,声音僵硬地道了句:“对不起。”

    男人略略挑了挑眉,没做声,转身,朝侧边走去。

    绵绵以为他就此放过她了,谁知,他走了几步,回头,“跟我来。”

    绵绵一怔,去哪里?

    与此同时,后腰上一重,她知道,是慕战示意她不要去。

    侧边只有一间休息室。

    所以,他是准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她单独带进休息室?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不敢贸然跟去。

    男人微笑:“你刚才言辞凿凿,我有几个问题想单独问问你,不可以吗?”

    “况总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问吧。”出声的是慕战。

    “这就是你们道歉的诚意?还是说,聂小姐现在不想面对我,是想接下来面对我的律师?聂小姐损我名誉,在场的每个人可都是见证。”

    绵绵:“……”

    这是要告她损害他名誉吗?

    “那就请况总让律师联系慕氏的律师吧。”慕战也丝毫不让。

    绵绵汗。

    男人轻嗤:“小慕总,逞一时之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我是你,我会先努力将小慕总前面的那个‘小’字去掉,再来说这些硬气的话。”

    慕战闻言,脸色一白。

    刚准备怼回去,被绵绵再次拉了手腕。

    其实,她很清楚,况擎野的话只是难听了些,却也说得是事实。

    在慕氏,不是慕战当家。

    她不想给他惹麻烦。

    而且,这么多人就在外面呢,他还能将她吃了不成?

    绵绵拾步。

    “弦音。”慕战皱眉,拉了她的腕。

    男人眼波敛了敛,面部线条瞬间紧锐了几分。

    绵绵朝慕战笑笑:“没事,我也有几句话想跟况总说清楚呢。”

    慕战依旧犹豫了片刻,才不情不愿地松了她的手。

    男人也没再看他们,径直进了侧边的休息间。

    绵绵在众人的注视下,随后也进了里面。

    她本打算就站在门口的位置,那样,对方就没法关门,谁知,她刚一走进,她的胳膊就被男人一拽,将她整个人扯了进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你……你要做什么?”

    饶是厅里有那么多人,绵绵还是被他的举措吓到了。

    男人的大手依旧落在她的胳膊上没有松开,“绵绵,事到如今,你还想不承认吗?拼模你可以说自己是凑巧,那那本医书呢?若那本医书跟你没有关系,你要它做什么?”

    馥郁幽兰般灼热的气息就落在她的额头上,绵绵眼帘轻颤。

    她其实大概猜到了他是因为这个。

    她也想好了说辞。

    “不错,我是从那个朝代穿越过来的,但是,我不是绵绵。”

    男人一怔,垂目看着她:“那你是谁?”

    “我是……”绵绵抬头,迎上他的视线,一字一句,“秦义。”

    男人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即给呛了,扭了脸,咳嗽了起来。

    见他这种反应,绵绵也不意外,“我知道你会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我穿过来的时候,我也接受不了,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穿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体上,但是,无论我接不接受,我每天就是以这样一幅身体醒来,以这样一幅身体活在这个世上。”

    男人咳了好久才停下来,一张脸都咳红了。

    “你……你是秦义?”男人的一张俊脸,不仅红了,还可谓表情丰富、浓墨重彩。

    “是的。”绵绵笃定点头。

    她想过了,她知道的,基本秦义也知道,她会的,秦义也基本会,比如拼模,所以,应该不会穿帮,反正都不是原来的身体。

    男人抬手扶额。

    “那你是秦义,我是谁?”

    绵绵看着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心里冷哼,装不下去了吧?

    “你是师傅。”

    男人:“……”

    无语了片刻,男人再度咳嗽了起来。

    松了她的手臂,男人一会儿抬手扶额,一会儿在原地转过身,一会儿又转回来,伸手指了指她,想说什么,却又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再度转了个身。

    绵绵看着他焦躁不堪的模样。

    呃。

    好像比刚才更痛心疾首了。

    不对,应该说,被她这样直接给戳穿身份,完全没有心里准备,所以,暴走了。

    “其实那天我并不是要故意骗师傅的,只是,我……穿成了一个女人,还跟师傅有了一次那种关系,所以我……我就不好意思承认了。不过,师傅请放心,这种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对师傅,我一向是尊重的,曾经是,现在还是,今天医书的事,的确是我太无知莽撞了,请师傅不要放在心上。”

    当年画舫上,她坏了他的好事,但是秦义没有,所以,对秦义,他应该不会怀有敌意。

    男人又在原地暴走了两圈,然后闭眼,然后再次伸手将她一把扯到了自己面前。

    绵绵猝不及防,脸撞上男人的胸口,她清楚地看到他的胸口在起伏,不知是激动得,还是给气的?

    “你这个女人!”男人咬牙切齿,“亏你想得出来!”

    她是秦义,还跟他这个师傅,不仅师徒,还两个男灵魂,发生了那种关系?

    男人嗤笑,真的是被她给气笑了。

    大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他:“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就成师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