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绵绵不做声,男人也没有再逼问,而是反问了另一个问题。

    “按照聂小姐的逻辑,竞拍加价就是想要得到那本医书,而想得到那本医书的人,就有嫌疑,那请问,聂小姐自己就没有嫌疑吗?不错,刚才官慎是一直在竞拍加价,可是你们,不是也一直在做这件事吗?”

    “可是我一直在位子上,从未离开过,而况总,应该是刚到不久吧,而且,我也没办法进去展室。”绵绵义正言辞。

    男人挑眉:“那么,你的意思,我可以?”

    “可不可以况总心里有数。”

    其实,在看到官慎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是骗不下去了,尤其是,官慎还在跟她竞拍那本医书。

    拼模大赛上,图纸一根烟囱,她拼了两根烟囱,还可以勉强说她是阴差阳错、凑巧而已。

    可她现在要那本医书做什么?

    一个普通人为什么那样执着地想要得到那本医书?

    慕战面前,她还可以用自己做梦梦到,所以想要得到来搪塞,可在一个本就怀疑她是绵绵的男人面前,任何借口都是没用的。

    她不知道官慎会来,不知道况擎野也想要那本医书,早知道的话,她就应该让慕战委托别人来竞拍了。

    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面对。

    听到她说这句话,男人弯了眉眼,似笑,又似只是那么一个动作,“抱歉,我的心里还真没数,我既不能穿墙遁地,又不能变大变小,我怎么就能进去?还请聂小姐能把话说明白一点。”

    况擎野,你非逼我说出来吗?

    虽然她很想脱口而出,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她不是他,不想将事情做得那么绝。

    况氏集团的总裁会缩骨,身子可大人可小孩,此话一出,会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她清楚。

    “警察不是一会儿就来了吗?况总跟他们说就好了,相信他们定能让真相水落石出,既然大家都没走,既然况总心中坦荡,那就也留下来一起接受调查啊。”

    跑那么快做什么呢?

    这次男人没做声,就站在那里看着她。

    全场众人都看着他们两人。

    虽然大家都不相信况氏集团的总裁会做这种事,但是,看这个女人的样子,又不像是空穴来风、血口喷人的样子,如果真是这个男人所为,那简直简直……太劲爆了。

    两人还在无声对峙着,门口急急进来一男人,身穿职业西装,佩戴胸卡,一看就是拍卖所负责人之一。

    “对不起各位,是我们内部信息传达不到位,那本医书昨天下午六点是已经跟其他拍品一起放进了展室,但是,拍卖当事人一早又过来取走了,本说在八点前会送过来,结果没有送,然后我们所这边交接工作也没做好,误以为已经放进去了,所以……”

    全场哗然。

    绵绵错愕。

    所以......

    所以,只是闹了个大乌龙是吗?

    那……

    长睫颤了又颤,她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意识到大家纷纷投过来的各色眼光,她两颊滚烫,手背一热,是边上慕战裹了她的手,她看了一眼慕战,又下意识地转眸,看向门口那个她让保安拦下来的男人。

    男人忽然举步,朝她这边走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