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天,绵绵就去那个培训中心任职教古筝了,慕战并不大愿意让她去,但是,她执意。

    聂爸住院,聂妈也请了假在医院照顾,家里完全没了收入来源,她不能一切都依附慕家。

    培训中心的薪水不错,离她家又很近,而且上班时间短,平时周一到周五每天只需要上下午半天,周六周日上全天。

    一连几天慕战都过来接她下班,然后一起吃晚饭,再送她回家。

    自那天之后,况擎野还真的没再出现,但绵绵依旧提着一颗心,很不安,总觉得以她师傅的为人,肯定不会就此作罢。

    “明天上午市里有个古玩拍卖会,你随我去吧。”

    慕战开着车子,绵绵坐在副驾上整理着当天的备课资料。

    “古玩?”绵绵抬起头,“那东西我又不懂。”

    虽然她来自古代,但她不是生在达官显贵之家,根本没见过什么世面,哪懂什么古玩?

    最重要的,她不是很感兴趣,明天上午还打算去找怀怀玩呢。

    “不需要你懂,我也不懂,我爸看上了其中的一个古玉砚,说是想拿来送人,他明天要出国办点事,让我去拍下来,你只需要陪我就行。”

    也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绵绵“嗯”了一声。

    “后座上有拍卖会的宣传册,你可以看看。”

    “嗯。”

    绵绵其实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想想,出入拍卖会的肯定都是一些名流,以防到时丢丑,还是先做做功课了解了解比较好。

    转身拿了。

    宣传册做得很精美,详细讲了这次拍卖会的主办方、主办目的、主办宗旨,以及时间地点等,每一件待拍卖的藏品更是图文并茂地做了一番介绍。

    看了一下目录,有发簪、有樽、有花瓶、有伞、有砚台、有书……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翻了翻,看到了慕战说的那枚古玉砚。

    不懂玉,她自是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看了一遍关于这枚古玉砚的介绍,大概心里有了个数,她就合上了宣传册,准备还到后座上去,视线陡然被底页封面上的一本医书吸引了过去。

    确切地说,是医书上的一个人的名字。

    厉初云!

    三字入眼,她瞳孔一缩。

    对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虽然,她只听过一次,就是穿越前她躲在午楚河边的画舫上时,听到她娘自己说过一次。

    但那毕竟是她娘的名字,所以,她深记在心。

    第一反应,是不是重名?

    毕竟这世上同名同姓的多了去。

    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就是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也隐隐有些期待。

    细看。

    照片有两张,一张是医书的封面,一张是打开翻到其中一页的状态。

    医书非常破旧,边边角角不少破损和卷边。

    厉初云的名字在封面上,打开的那页只看得出手写的毛笔字,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字迹已经很模糊。

    再看藏品介绍。

    【具体朝代不详,具体年数不详。根据这本医书上记载,作者自诩是午国人,可我们的历史朝代里,并没有这个国家,但经过鉴定,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件古物,从纸张和书写的墨来看,至少距今有千年之久。】

    是她!

    绵绵双手攥紧宣传册,一颗心扑通扑通几乎就要跳脱出胸腔。

    难以置信,她喘息着,再细细看了一遍。

    觉察到了她的异样,慕战侧首看她:“怎么了?不舒服?”

    “没……没有……”绵绵还沉浸在那份震惊中没有缓过来。

    “我开慢点。”

    绵绵点点头。

    看着慕战的侧脸,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这上面的东西,一般会拍到多少钱?”

    “这个没有一定的,东西不同,价格也不同,而且,所谓拍卖,就是价高者得,所以,如果是冷门还好,可能起拍价就能拿下,但是,如果是那种人人都想得的热门藏品,最后肯定都是以高出自身价值很多倍的惊人天价成交。”

    绵绵垂眼。

    好吧。

    还是认清现实吧。

    就算这本医书是冷门,起拍价她肯定也是付不起的,毕竟是古董。

    可是,这是她娘的东西,穿越了千年,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起拍价一般是多少?”她又问向慕战,“我知道每个东西不同,价格不同,我问的是大概。”

    “一般几十万几百万不等吧,怎么突然问这个,是不是看上哪个了?”慕战侧首问她。

    绵绵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点头,将手里的宣传册医书那一张举起来给他看。

    “想要这本医书。”

    “医书?”慕战怔了怔,面露意外,“还以为你看上什么簪子手镯项链之类的,你怎么会看上这本医书?你又不学医的,就算学医的,现代医学多发达,古代那些,不适用。”

    绵绵又不能告诉他这是她娘的东西,想了想,就编了个理由。

    “如果我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了这本医书你信吗?是真的,那个梦我记得非常清楚,跟这本一模一样,所以,我在想,这本书应该跟我有什么缘分吧?反正就是有一种特别想将它拍下来的冲动,就是不知道要多少钱?”

    说完,低低一叹。

    慕战手里平稳地打着方向盘,又侧首看了她一眼,笑,如五月的风、四月的阳光。

    “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第一次听到你说想要一样东西,行,这个愿望怎么地也要让你实现,包在你未婚夫我身上了。”

    “不是,”绵绵觉得他可能误会了,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自己拍,不知道要多少钱?要不,你先借给我,我给你写欠条,慢慢还你。”

    慕战伸手就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个脑崩儿。

    “赶快反省!跟我说这种话。”

    绵绵吃痛皱眉,“不是,人家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谁要跟你做亲兄弟?”

    “…….”

    好吧,现在说这个也没有多大意义,多少钱还不知道呢,明天看吧,到时再给他欠条。

    **

    古玩拍卖会在S市最大的拍卖行宝鑫拍卖行1号拍卖厅里举行。

    绵绵一行三人,她、慕战,还有慕爸委派的一名慕氏财务人员,他们一起来到现场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到了。

    因为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所以现场安保非常严格。

    1号拍卖厅外面聚集了大量安保人员。

    参加人员不仅要出示实名的入场函,入场之时,还必须进行人脸识别并登记,没有入场函,或者借用他人者,一律严禁入内,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1号厅是宝鑫拍卖行最大的一个厅,装修也是奢华大气,巨型LED屏几乎占据了整面墙,顶部贵气十足的水晶吊灯层层叠叠,如同星光璀璨,所有的座位都是真皮沙发椅配以紫檀木随记小桌面。

    慕战找了个靠墙的中间位置坐下,绵绵把玩着手里的号码牌,新奇地打量着厅中一切。

    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参加拍卖会,还是因为一会儿能见到她娘的东西,反正,心情竟是难得的激动。

    人陆陆续续地来,很快,偌大的展厅位置就差不多坐了七七八八,看介绍说,1号厅能容纳五百人,所以,估摸着现场三四百人一定有。

    拍卖开始,主持人简单地做了一个开场白,资深拍卖师出场。

    LED屏里开始展示1号拍卖品,拍卖师对其做着详细介绍。

    然后报出起拍价,开始起拍。

    看着竞拍者争先恐后地一加就是几十万,绵绵真是大开了眼,果然,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这些人给人的感觉,报的都不是钱,而只是普通的数字而已,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个起价八十万的镯子最后以三百五十万成交。

    但愿那本医书没人跟她竞争,不然,这样炒上去,她就算硬气地想打欠条,也还是还不了。

    慕爸看中的那个古玉砚是第五件拍品,起价就是一百万。

    “两百万。”慕战举牌。

    绵绵汗。

    哪有这样加价的,一下子就翻了个倍!

    “两百五十万。”

    “两百八十万。”

    “三百万。”

    竞拍者还真不少,绵绵替慕战捏了一把汗。

    “四百万。”慕战再举牌。

    汗,又是一下子加一百万。

    绵绵也是服气。

    可就算他加了一百万,其他竞拍者还是锲而不舍,再加价。

    好在一番竞争下来,最后慕战以七百万拿下。

    绵绵也替他松了一口气,听那个财务人员说,慕爸的预算是八百万。

    在预算之内,还不错。

    然后,又观战了几个拍品的竞拍,终于到了11号拍品,也就是那本医书。

    绵绵霎时就紧张起来。

    慕战将牌子递给她:“你自己喊价,不要怕,将心放在这里。”

    一边说,慕战一边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胸口。

    绵绵脸一红,想避开又怕太刻意伤害到他,好在他只是点了两点,就没再继续,“有我这个未婚夫在边上坐镇,你尽管喊,尽管加。”

    接过牌子,绵绵更加紧张了,五指几乎将牌柄都攥变了形。

    大概是因为年代不详,实用性不大,所以起价还算好,五十万。

    当然,这里所说的还算好,是针对今天其他的拍品来说的,若单按绵绵来看,五十万都是天价哟喂。

    “五十一万。”心中急切,拍卖师话落,绵绵第一个举了牌。

    于是乎,全场所有人的眼光瞬间全都被她吸引了过来。

    慕战汗哒哒,抬手扶额,“亲爱的,你要不要替我那么省啊?就算不五十万一百万的加,你至少十万二十万要加吧,哪有加一万的?”

    “一万很多啊,我还打算加一千呢。”绵绵当即回他。

    慕战:“......”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被她加的那一万给搞傻了,还是这本医书真的是冷门中的大冷门,反正,在她报完价之后,竟然无一人竞拍。

    “28号小姐报价五十一万,还有没有其他报价?”

    “确定没有了吗?那好,五十一万一次......”拍卖师字正腔圆。

    绵绵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竟然没有人跟她竞拍。

    紧张被狂喜和激动代替,她咬着唇瓣,一瞬不瞬盯着前面的拍卖师,盯着他的嘴型。

    “五十一万两次......”

    快,快!

    “五十一万......”拍卖师举起了手中拍卖槌,三的嘴型都做出来了,拍卖槌也眼见着要落下,一道男声突然冒出来:“六十万!”

    全场的所有人一怔,包括拍卖师。

    当即收回拍卖槌、收回快到嘴边的话,“36号先生出价六十万。”

    绵绵错愕。

    尼玛!

    尼玛!

    尼玛!

    好一会儿都接受不过来这个现实。

    这眼见着就要大功告成了,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尼玛,这人存心的吧?

    愤然循声望去,震惊地发现,赫然是官慎。

    对,出价六十万截了她胡的人是官慎。

    几乎都不用去想,绵绵就已然明了,真正想要这本医书的人是谁。

    自然不是官慎,官慎只是代表着某个男人前来,虽然某个男人不在,只有官慎一人。

    不,杀死了她娘的人,又怎么配拿到她娘的医书?

    若是被他所得,她娘在泉下有知,也会难过的吧?

    “七十万。”她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了牌。

    “好,28号小姐重新给出了报价,七十万,请问七十万还有没有加价?”

    “一百万!”官慎再叫。

    绵绵汗。

    竟然一下子直接叫到了一百万,这是非要跟她抢,且势在必得的意思吗?

    她扬目看过去,正好官慎也侧首朝她这边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官慎略显歉意地朝她颔了颔首。

    绵绵没有回应,将目光撇开收回。

    其实,心里已经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是别的人竞拍,她还可以无知无畏地跟对方斗一斗,可跟那个男人......

    她哪里来的财力跟他斗?

    正六神无主之际,慕战握了她拿号码的那只手举起:“两百万。”

    绵绵错愕转眸。

    “你疯了?”

    又这样加价!

    慕战笑着挑挑眉尖,顺势裹了她的手背,放在自己的腿上,微砺的大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

    **

    【孩纸们莫急,事件没写完,明天继续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