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浑身一震,愕然瞪大眼睛。

    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刚才叫她什么?

    绵绵?

    也因为这份震惊,她忘了反应,忘了动,男人的大手就轻而易举地揭掉了她脸上的面具。

    等她意识过来去躲,却已然太迟。

    熟悉的眉眼入目,男人一怔,比她刚才还要难以置信,甚至大手里的面具都没拿稳,“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怎么是你?”

    绵绵坐在马桶盖上,靠着后面的抽水箱,以一个非常戒备的姿势对着他,一双隐隐泛了红的眸子里有惊惧、有愤怒、有慌乱、有迷茫......

    “怎......怎么不能是我?你以为是谁?”

    男人的一颗心真是百折千回。

    他看着她,黑眸一瞬不瞬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逸出来却依旧艰难吃力:“绵......绵?”

    绵绵呼吸窒紧,一双杏目也是瞪得大大的,凝着他不放,长睫却是抖得厉害。

    如果说方才听错了,那么此时的这一声绵绵,她可是听得千真万确。

    他......他怎么知道她叫绵绵?

    在这个时空,除了占卜馆里的那个神婆,没人知道她叫绵绵,就连聂爸聂妈、薛怀怀都不知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一瞬间脑子里有千百个念头一哄而过。

    此绵绵非彼绵绵,将她认成了另一个叫绵绵的人而已?

    因为揭下她面具的那一刻,他的第一句话是,怎么是她?

    又或者仅仅只是试探?比如她跟他睡一起的那两晚上自己做梦不小心泄露了什么?

    不对,不是。

    她想起了刚刚的那份拼模图纸。

    难道......

    他也是......穿越?

    错愕得眼睛越睁越大,绵绵几乎目眦欲裂。

    那他是......师傅?还是秦义?

    师傅?还是秦义?

    不,不会是秦义,性情完全不是他,人品也完全不是他,秦义不会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而且,聂弦音那次穿回来的时候,说,秦义还在那边的。

    所以,是师傅?

    毕竟在那场他自己亲手制造的画舫爆炸中,他也在场,且还是离火药最近的人,她被炸后会穿越过来,他完全有可能跟她一样。

    而且,虽然被她师傅养育了这么多年,在看到他在画舫上点燃炸药试图炸死她娘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她从未真正了解过他,可谓心机深沉到可怕,与面前的这个男人倒是很是相似。

    所以,不能,不能轻易承认自己是绵绵。

    在那个时空,如果不是她,她师傅就如愿以偿炸死她娘,且安全脱身了,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才导致了今天的这一切,他一定会怪她,以他现在这样阴狠的性格,肯定会报复她,对她不利。

    只是,想到自己竟然怀的是她师傅的孩子,虽然身体已经换了,但毕竟灵魂是,她还是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涌,扭头到一边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男人看着她,拢眉,稍显犹豫地伸出手,想要替她拍背,却是被她一个侧眼瞥给止住。

    “况总是吃错药了,还是精神错乱了,堂堂一大总裁,跑进女卫生间不说,还堵着我叫什么‘绵绵’,绵绵是谁?我是聂臻,况总又不是不认识,况总失忆了吗?”

    一口气说完,绵绵喘息。

    “不可能。”男人笃定开口,还打算说什么,却是被闻讯赶来的两个保安打断:“况总。”

    男人回头。

    两个保安恭敬地打着商量:“况总您看,要不跟这位小姐出去谈?或者去会客室谈?这里是女厕所......”

    “我给你们蒙面拼模这个节目赞助了一千万,连一个女卫生间都不能用吗?”

    男人声音沉沉,眸中冷色昭然。

    两个保安:“......”

    一时都接不上话来。

    “滚!”

    两个保安吓得不轻,互相看了一眼,就都转身出去了。

    绵绵汗哒哒。

    刚准备问他到底想要怎样,他已先开了口:“你可知道,这次拼模大赛的模型是我设计的,我就是按照天洁山上的院子、小屋画的图,让塑模公司定做的,但是,我又做了一个细微的改变,烟囱,小屋本应该是有两根烟囱的,但是我图纸上只画了一根,无论是按照图纸来,还是一般人的思维,都应该觉得只是一根烟囱,可你,去按照实际的模样来的,拼了两根烟囱上去。”

    之所以会这样做,是那天他看了一场爱丽丝的现代拼模大赛。

    当时拼的是一艘航母。

    爱丽丝依旧拼得很快,但是,他惊讶地发现,在递送素材块的时候,她的左手竟没有了转动素材块的习惯,完全没有。

    就算拼现代的东西,跟拼古代的东西不一样,但是一个人的习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很明显这是两个人,他怀疑是有人顶替。

    所以,他砸了一千万赞助,只提出一个要求给节目组,他设计一份拼模,用来比赛。

    这点小要求节目组自然欣然同意。

    所以,才发生了今天的这一幕。

    面前的这个女人有着左手的小习惯,又会拼出两根烟囱,她怎么可能不是绵绵?

    绵绵有些无语。

    竟然已经挖了坑让她跳。

    她还真没想到这点,完全凭着记忆里的样子在拼。

    思忖片刻,仍坚持不承认,“不好意思,况总,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能放我出去吗?我未婚夫还在外面等我,如果传出去况总这样将我堵在女厕所里,你让我怎样跟我未婚夫解释?大家又会怎样看我?”

    绵绵说完,就站了起来,取了挂在侧边隔板上的包,作势就要经过男人身边出去,却是被男人伸手攥了胳膊一拉,然后就抵在了墙上面。

    “绵绵,你可知道我是谁?”

    厕所隔间里本就窄,加个抽水马桶,基本没什么空间,男人又身形高大,越发显得地方逼仄。

    绵绵被抵在墙壁和男人的胸膛之间,只觉得呼吸困难。

    怕他再逼近,她伸手推在他的结实的胸口上,侧着脸,避开他呼出来打在她额头上的馥郁气息。

    “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家缠万贯、权势滔天、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况氏集团的大总裁嘛......”

    下颚一重,男人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扳正,并且抬高,逼迫着她与他对视。

    “我是秦义。”男人薄唇轻启,一字一句。

    绵绵一怔。

    秦义?

    不不不,秦义绝对没有这么渣!

    肯定见她不承认,知道她是畏惧自己是谁,所以,故意说自己是秦义来套她。

    刚刚她也有过同样的心里呢,她在想,如果被这个男人逼得实在没有办法,无法解释那两根烟囱的事,她要不干脆说自己是秦义,男穿女也不是没可能,电视里也有不少这种的不是。

    没想到他先用了。

    哼,这次的坑,她可不跳。

    “我知道你叫擎野呀,况擎野嘛。”

    “不是擎野,是秦义。”男人纠正,黑眸一瞬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绵绵蹙眉:“秦义又是谁?况总,你的话,让我很莫名其妙,完全听不懂。”

    说完,撑在他胸口上的手顺势推了推他:“你让我出去,这样被人看到真的很不好。”

    “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你是绵绵,是因为这段时间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吗?”

    绵绵抿唇。

    你也知道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过分了吗?人渣。

    “不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绵绵,你让我如何承认?”

    一个要走,一个手撑在墙上禁锢住不让。

    纠缠间,一道男声突然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两人都是一怔。

    视线都被男人高大的身形所挡,但是绵绵还是听出了对方的声音,连忙求救:“慕战。”

    “况总这是什么意思?”慕战也进了隔间,让原本逼仄的空间更加人满为患了。

    他冷着脸,声音也很冷,进来就伸手握了绵绵的腕,准备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来。

    况擎野却没让他如愿,依旧禁锢着她不放。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请慕少不要插手,去外面等候。”男人的声音同样没有一丝温度。

    慕战听完就笑了。

    “况总有没有搞错啊?她是我的未婚妻,你将我的未婚妻堵在女卫生间里,不让她出去,还以这样的姿势,你让我不要插手,让我去外面等候,不知况总哪里的底气说这话?还是况总觉得自己是我跟她的媒人,我就应该给况总这个面子?”

    男人面色滞了滞,越发难看了几分。

    绵绵在心里默默地为慕战点了个赞,第一次见他气场两米八,将某个男人怼得无话可说。

    趁两个男人僵持之际,她身形灵活地一矮,从况擎野撑起的胳膊下快速钻出,摆脱掉他的禁锢。

    见她呲溜就跑,男人伸手,准备捉住她胳膊,却在刚落下来的时候,反被慕战攥住了小臂。

    那只小臂正好是刚才被绵绵用小刀划伤的那只。

    白色衬衣的衣袖殷红,好像还有血在出,不是汩汩往下淌的那种,但也滴滴答答的。

    “请况总自重,聂臻现在是孕妇,若因此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况总怕是负不起这个责。”

    男人一怔。

    慕战冷冷松开他的手。

    绵绵已经出了隔间。

    “我们走。”

    慕战拾步下了台阶,在男人的注视下,展臂揽了绵绵,以一个保护的姿势,轻拥着她出了卫生间。

    绵绵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待两人走后,男人站在原地站了很久。

    进况氏影业面试,是面试瑶琴师傅;顶替爱丽丝,是因为会古代建筑拼模;也姓聂;他爷爷说,她曾经生过一场病,然后失忆......

    拾步走出卫生间的同时,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肖彬,给我查一个人。”

    “况总请讲。”

    “聂臻,双耳聂,至秦臻,对了,上次你查聂弦音的时候,没有这个人吗?”

    “人太多了,我记不大清了,况总请稍等,我就在电脑前面,我调一下上次的资料看一下。”

    静等。

    “况总,有的,聂臻,曾用名,聂弦音,女,24岁,家住......”

    男人眸光一敛,打断对方的话:“知道了。”

    挂断电话,眸色转深,脑海中浮现出那天他进办公室,陆思音坐在他办公室沙发上喝咖啡的情景。

    难怪陆思音会知道她的家庭住址。

    攥紧手机,他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被血染红的胳膊,拔腿往外走。

    **

    如来时一样,慕战开车,绵绵坐副驾。

    见自上车后,慕战就没再说话,绵绵觉得自己应该主动有所解释,毕竟,她已跟他订婚,她是他的未婚妻。

    可她又不知道怎样解释。

    “慕战,关于况擎野......”

    “我知道你们有过故事,但是,那只是你的过去,我不想追究,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也有过张碧书不是,我只希望你明白,既然他放弃了你,你又已经成为我的未婚妻,那么,以后,你就是我慕战的女人,希望你能跟他保持距离。”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慕战侧首看向她。

    绵绵原本想解释的话就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只得“嗯”了一声。

    其实,她现在心里和脑子里还是乱的。

    兵荒马乱。

    一会儿是男人近在咫尺地凝着她,跟她说:我是秦义;一会儿又是她师傅的那张脸,她竟然怀了她师傅的孩子......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她完全没有心里准备。

    还以为再也不会跟况擎野有任何交集了,谁知道竟然又冒出这种关系?他肯定不会就此放过她。

    疲惫地靠在椅背上,她阖上眼睛。

    “熟悉的、陌生的这种感觉,重复的、曾经的那些情节......”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吓了她一跳。

    拿出来一看,是爱丽丝的。

    “喂。”

    “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被况擎野发现了,发现我冒充你,所以,爱丽丝,不好意思,以后可能不能再帮你了。”

    “......知道了。”对方郁闷地挂掉电话。

    慕战侧首看了她一眼。

    “还有什么事情要办吗?还是直接回慕家?”

    “送我回我家吧,我答应了我妈今天回去。”

    当然,这只是借口,她其实是想一个人静静,好好静静。

    慕战也没有强求,什么也没说,娴熟地打了方向盘,拐上另一条路。

    **

    【两章合一章,更新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