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咖啡馆不去了,绵绵等于再一次没了工作。

    好在她已经失业失习惯了,没了再找就是。

    怕爸妈担心,她跟平时上班一样,一早就出了门,顺路找了家快递,将那十万块钱的支票邮寄给况擎野。

    既然再无瓜葛,桥归桥、路归路,她也不想找官慎帮忙,更不想去况氏找他,她甚至将他的手机号码也删了。

    理智告诉她,应该打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一,她没有稳定的收入,自己的生活都没有保障。

    二,会加重聂爸聂妈的负担,还会让他们招来白眼。

    三,未婚先孕,不仅会招来闲言,也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四,孩子生下来就是单亲,对孩子来说,也是不负责任。

    但是,理智是理智,理智也仅仅是理智,这世上又有多少事是理智能控制得了的?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毕竟是她身上的肉,毕竟是一条性命,她怎么能说打就打?

    最最主要的,在那个时空,她就是一个被爹娘彻底抛弃的孩子,没有享受过一天父爱和母爱,这也是她在这个时空,为什么会如此珍惜聂爸聂妈的爱的原因,她不想自己的孩子还未出世,就遭到遗弃和扼杀!

    他那么弱小,甚至还没有成型,他无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就像当年,她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一样。

    要将这样弱小的生命生生从她的身上剥离出来,她真的做不到。

    她有手有脚,没了工作可以再找,她就不信能饿死他们娘俩。

    只是,聂爸聂妈那边怎么交代呢?

    面试了两个工作,得知她已经怀孕了,都让她回家等通知。

    她知道,等通知的,基本就等同于凉凉,但是,肚子一天大一天,她也不可能隐瞒,所以,还是先言明。

    在商场里坐了一段时间,又在地铁站坐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有空调,看看跟她平时的下班时间差不多,她才打道回府。

    刚上楼就能听到她家客厅里传来的笑声,是聂妈的,很爽朗。

    微微叹出一口气,她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

    就在她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准备开门的时候,门自里面已经被人拉开了。

    让她震惊又意外的是,开门的竟然是慕战。

    “你......”

    “回来了。”慕战一脸温润笑意,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似是很激动兴奋。

    “你什么时候来的?”绵绵掏出手机看了看,确认自己没有未接电话,“怎么没听你说要来我家?”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慕战笑。

    绵绵没做声,放下包,换鞋。

    惊喜吗?

    她从不觉得不请自来是惊喜,而且,她也不想跟这个男人走得太近。

    连况擎野都怀疑他们有一腿,别人难保不这样认为,她一不想高攀,二不想做第三者,三,她真的真的已经够累了,不想再惹任何麻烦。

    “有事吗?”换好鞋,她直起腰身。

    “看这孩子,问的什么话?”聂妈走过来,嗔了她一眼,然后笑着招呼慕战:“小战,快坐,音音回来了,我们可以开饭了,饿坏了吧?”

    绵绵:“......”

    不知道以前聂弦音的时候,慕战有没有来过家里,反正她在的这四年,从来没有,竟然连小战都叫上了,还留人家吃饭!

    慕战正准备过去坐,被绵绵拉了衣袖,“妈,人家吃不惯我们这种的。”

    在S市,慕家也是叱咤风云的,虽不能跟况家比,但是,也是屈指可数的富商,平时山珍海味的,哪能吃他们这种顶多算小康水平的四菜一汤?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伯母的手艺那么好,她烧的时候,我光闻着就想吃呢。”慕战当即否认了她的话。

    绵绵:“......”

    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跟我出去一下。”她拉拉慕战的衣袖,转身就去门口的鞋柜拿了鞋,准备换了出门。

    “好了,小战已经都跟我们说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要瞒我们到什么时候?”出声的是聂妈。

    绵绵一怔,回头。

    “他说什么了?”

    末了,又问向面前的慕战,“你跟我爸妈说什么了?”

    慕战还未开口,聂妈又先他一步出了声:“说你已经怀孕了。”

    绵绵手里的鞋子“啪”一声掉在地上。

    聂妈的话还没有完,“说孩子是他的,说他会负责的,说他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说他爸妈也已经同意了你们两人,说只等我们这边点头,就可以结婚,不过,我跟你爸是觉得,我们就你一个宝贝女儿,就算是已经怀了孩子,也不能就这么仓促嫁了,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怎么说也得先订婚再结婚。”

    绵绵震惊又错愕。

    这次也不准备出去了,直接攥了慕战的手臂,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里,“嘭”一声关上门。

    “你想做什么?”她问慕战。

    慕战挑挑眉,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怀孕了也不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人家告诉我的。”

    “谁?”

    “保密。”慕战神秘兮兮的。

    绵绵皱了眉:“是不是况擎野?”

    知道这件事的,就四人,况老爷子,况老爷子的女司机,星宇医院妇产科的张医生,以及况擎野,前三人不可能告诉他。

    慕战上前一步,伸手圈了她的腰,吓得绵绵后退一步,背脊撞到门板上。

    “保持距离,好好说话。”

    慕战只得举了双手,做个投降状,往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你顾及什么,所以才没对我说,你放心,这些麻烦都解决了,我跟张碧书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张碧书也不会来找你麻烦,我爸妈也欣然接受你做他们的儿媳......”

    “停!”慕战还在滔滔不绝,吓得绵绵赶紧叫停。

    “这些都是况擎野跟你说的?”

    “是啊,不然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委曲求全地做着这些牺牲,我都不知道。”

    绵绵汗,又觉得好笑。

    所以,那个男人不仅自己不想承担责任,还生怕她会去纠缠,就像踢皮球一样将她踢给了慕战?

    “慕战,孩子不是你的。”

    既然她是个烫手的山芋,她又何必再去连累无辜?

    “弦音,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骗我?其实那天酒醒后,我也隐约觉得自己像是侵犯了你,却又没什么印象,总之,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以后,就让我来弥补你、照顾你,好不好?”

    “真的不是你的。”绵绵有些头大。

    “那是谁的?”

    绵绵本想实话实说是况擎野的,后又想不妥,如此一来,慕战肯定会去找况擎野,指不定要闹出什么纠复来,而且,况擎野还有可能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既然准备再无瓜葛、各自安好,这个人,从此就在她的生命里被剔除了。

    “那人你不认识。”她答。

    “不认识?那你准备嫁给他吗?”

    绵绵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你不嫁他,就嫁我呀,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我都愿意来做这个孩子的爸爸。”

    绵绵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这样说,其实还是笃定孩子是他的。

    “慕战,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觉得公平就好了。”

    遇到这种的,绵绵也是无奈得很。

    这样谈到明天早上,也谈不出结果来。

    “先吃饭吧。”

    她拉了房门,附耳在门口偷听的聂爸聂妈因为她的陡然开门,差点栽进来。

    绵绵汗。

    好在聂妈在,一顿饭吃下来气氛也不算太尴尬。

    吃完饭,绵绵就以自己困想睡觉为由,送走了慕战。

    回房找衣服准备洗澡,聂妈就跟了进来,对她好一番洗脑和批评教育。

    总之,就是小战好、小战妙、小战呱呱叫,要皮囊有皮囊,要温柔有温柔,要体贴有体贴,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能嫁给他,那是她三生有幸。

    **

    第二天,绵绵说要出门找工作,被聂爸拦了,说她现在是有孕在身,应该在家好好休息。

    然后,还是她偷偷发了个消息给薛怀怀,让她假意打个电话过来约她出去逛街,聂爸才得以让她出门。

    今天要面试的是一家大型培训机构的古筝老师,她很想很想得到这份工作。

    面试完,对方的几个高管商量了好久,才决定录用她,毕竟她有孕在身,所幸她古筝技术一流,说反正教古筝是坐着,不是重力活,可以先试用一段时间。

    出门绵绵就迫不及待从包里拿出手机开机,准备打给怀怀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几个短信呼进来,一看都是聂妈打过来的,她连忙回拨了回去。

    **

    绵绵风风火火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爸已经从急诊的抢救室出来,被送去了重症监护室。

    “妈,爸怎么了?”

    聂妈红着眼:“脑血管瘤。”

    绵绵很是震惊。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爸还好好的,怎么就……”

    “是啊,我们也从来不知道他血管上长了这么个东西,今天幸亏我学校食堂储物间的钥匙忘在了家里,回去拿,才看到你爸晕倒在阳台上,医生说,再迟送来一会儿,你爸可能就……”

    话未说完,聂妈的眼泪已是先流了出来。

    绵绵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自己也是吊着一颗心,唯一能做的,只能掏了包里的餐巾纸,去替聂妈擦眼泪。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要尽快手术……”

    “弦音,你来了。”一道男声突然响起。

    绵绵回头,就看到慕战手里拿着一些纸张和票据,从走廊的另一头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伯母,住院手续我已经都办好了,您放心,这个医院的院长是我爸的朋友,我已经联系过他,他会安排最好的脑科专家给伯父手术。”

    绵绵看看慕战,又看看聂妈。

    聂妈连忙解释:“我打你手机一直关机,我联系不到你,实在没有办法,才打成了小战,幸亏他,他的车来得比120救护车还要快,替你爸争取了不少时间,到了医院,所有的事情也都是他在忙。”

    “谢谢。”

    除了这两字,绵绵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嘛,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刚才问过医生了,只要尽快手术,伯父没什么大碍。”

    “谢谢,票据都给我吧,你垫付的钱,我会还你。”绵绵朝他伸出手。

    “不用。”慕战自然是不会给她。

    “要的。”绵绵执意。

    慕战干脆转身走了,“我公司还有点事,医院这边我已经都交代好了,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

    绵绵很无奈。

    后来,她到服务台以病人家属的身份查了一下费用。

    查完,她就傻眼了。

    慕战已替她交了21万。

    1万是急诊费用,10万是重症监护室的费用,一天2万,交了五天,因为五天后手术,另外10万是手术的押金。

    21万对于慕战来说,可能只是小数目,但是,对她来说,却是巨额。

    一时半会儿,她哪里去弄这么多钱还?

    她爸是被学校开除的,也不知道在不在医保范围内。

    这世上为什么有些人活得那么容易,而有些人就算再努力,却还是活得那么难?

    真的好难。

    她都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

    抱着包,她靠在医院角落的墙壁上,一个人站了很久。

    **

    慕战的父母大包小包拧了一大堆高级礼品前来的时候,聂妈去打水去了,绵绵正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走廊的椅子上打盹。

    两人轻轻推醒绵绵。

    绵绵睡眼惺忪的,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两人笑容满面地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半天,她才意识到对方是慕战的爸妈,连忙起了身,“慕叔叔,阿姨。”

    “坐坐坐,你身子重,快坐。”

    慕妈坐到了她边上,亲昵地拉起她的手:“我们今天来啊,其实有两件事,一件呢,就是探望你爸爸,你放心,这个医院的院长是你慕叔叔的好朋友,已经打过招呼了,保你爸爸没事,你别担心啊,一定要注意身体,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绵绵点点头,“谢谢阿姨,谢谢慕叔叔。

    “看你这丫头,马上就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

    绵绵眉心微拢。

    她什么时候要跟他们成一家人了?

    “叔叔阿姨的第二件事是……”

    “第二件事就是想跟你,以及你家人一起,将你跟战儿订婚的日期定下来,我跟你慕叔叔的意思呢,是尽快,毕竟你已怀了孩子,月份大了,会有很多不便,对吧?”

    **

    【孩纸们莫急,今天素子加更,保证相认,大家晚十点来刷哈~~】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