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人去后台告诉她有人找的时候,她还在心里猜测呢,会是谁,来到前堂见到来人的时候,她特别意外。

    况老爷子!

    “爷爷,您怎么来了?”笑着迎过去。

    见她出来,老爷子就起了身:“我来找你的,走,车子就在外面,我带你去个地方。”

    绵绵更是怔住:“现在吗?”

    “对啊,现在,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老人说完,就往咖啡馆门口走。

    绵绵懵了一会儿,拾步跟上去:“爷爷,能告诉我去哪里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

    绵绵汗。

    因为疑惑,难免就有些犹豫。

    不过,想到况老爷子平时看起来人还不错,不像是会给她带来不利的人,在况家,他算是对她最好的人了,便回头跟店员交代了几句就随老爷出门上了车,连工作装都没有换。

    **

    况氏总裁办公室

    男人手执钢笔在文件上签着字,龙飞凤舞。

    官慎毕恭毕敬立在办公桌前等着。

    偷偷睨着男人脸上神色,官慎犹豫了片刻开口:“千年时光咖啡馆这段时间生意很不错,看不出聂小姐还挺有一套的,听说,为了与众不同,做出自己的特色,她花了不少心思,比如……”

    “你是觉得我有多闲,才要去关注一个咖啡馆的营业状况?”男人忽然开口,将他的话打断,抬起眼皮瞥向他。

    官慎:“……”

    男人又垂了眼去签文件,声音淡然:“况氏旗下有那么多大的产业在赚钱,一个咖啡馆而已,盈不盈利,我根本不在乎。”

    言下之意,不要再跟他报告这些。

    官慎眼帘抖了抖。

    好吧。

    果然财大气粗。

    其实,他也知道,对于一个每天过手的订单少则百万,动则几亿的人来说,咖啡馆那点小进项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甚至一毛都不算,根本不值一提,但是,他报告这些,并不是真的在告诉他咖啡馆的盈利状况啊,他是想告诉他那个女人的状况。

    看来马屁拍在马腿上了,还以为他专门买下这家新咖啡馆,还让下面的人以招聘的方式让那个女人过去管理,是对那个女人存了心思的,毕竟,在他的记忆中,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

    如今看来,是他想多了,这么长时间,这个男人就没有再找过那个女人,提都没提起过。

    所以,这个咖啡馆,以及先前的那十万块钱,只是对那个女人的补偿吧,毕竟对方付出了一个女人的第一次。

    男人“啪”合上签好的文件递给官慎。

    官慎接过出门后,男人就将身子朝柔软宽大的真皮办公椅背上一靠,抬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独自一人静靠了好一会儿,他才坐起身,有些心不在焉地拿起遥控器打开对面墙上的液晶电视。

    将台调到S市卫视。

    正在直播新一季的蒙面拼模大赛。

    放下遥控器,他轻凝了眸光看了起来。

    比赛拼装的是一款新型航母模型。

    爱丽丝依旧是全场的焦点人物,镜头最多,因为她拼的最快,无人能及。

    男人黑眸凝着屏幕……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信息提示音。

    伸手凭着感觉去拿的同时,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电视屏幕,直到将手机拿过来,他才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一条微信映入视线,他眸光一敛。

    又划开屏幕进到微信里,点开再看了一遍,他俊眉一拧,噌然自座位上起身,拔腿就往外走,连电视机都顾不上关。

    **

    星宇医院卫生间,绵绵蹲在隔间里,攥着手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心急如焚。

    啊啊啊啊,快回消息啊。

    她现在该怎么办?

    若是知道况老爷子是带她来医院做孕检的,打死她,她也不来啊。

    这样的突然袭击,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啊。

    怎么办?

    人工授精她还没做呢。

    而且,本来跟况擎野说好了,要签个合约的,关于事情败露,她概不承担责任,一切都是况擎野的授意,结果,也没签,这段时间一忙,早已将这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她真的快要哭了。

    现在的情况下,妇产科的那个医生肯定是况老爷子的熟人,因为她挂号都没有挂,就直接被带到了妇产科,然后,人家对况老爷子那叫一个恭敬和客气,说孩子没满三个月,不建议B超,先做个尿检,再检查母体的身体状况。

    原本尿检是有专门的尿检部门,需缴费排队,这个医生直接让人给她拿了一个一次性塑料量杯,让她取尿。

    最要命的是,给况老爷子开车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全程陪同着她,此时此刻,也在卫生间里,就在隔间门口。

    搞得她连打电话给况擎野都不敢打,只能发个微信给他,还将自己手机的声音关掉了,调成了震动。

    可是,怎么还不回复呀?

    她的手机马上就要没电了。

    她真的急死了。

    是没看到吗?手机不在身边?关机了?还是看到了无视?

    应该不会是后者吧?

    大概见她呆在里面太久了,外面司机女人开始敲她的门:“聂小姐,好了吗?”

    “不好意思,我在大号,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哈。”

    汗哒哒回完,绵绵咬唇略一思忖,干脆将电话拨了过去,趁还有百分之一的电。

    通了。

    她眸光一喜,正想着他接了电话,她要怎样说,听筒里忽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一看。

    汗。

    已经自动关机黑屏了。

    尼玛,那一刻,想将这破手机砸了的冲动都有了。

    “能不能麻烦聂小姐快点,况老和张医生都在等着呢。”

    司机女人又敲了敲门。

    “马上好。”

    绵绵欲哭无泪。

    只希望况擎野听到了她嘟他,看到了她发的消息,能够赶过来。

    磨磨蹭蹭取了些样本。

    在司机女人一副要破门而入的架势,第三次“砰砰砰”重重敲响门的时候,她才磨磨蹭蹭打开门栓。

    心中正盘算着,一会儿经过洗手池的时候,地上不是有水吗,她就假装脚下一滑,可以趁势将尿样“不小心”泼掉了,然后就得重新再取不是,她可以说自己刚刚小解完,没有尿意,要等一下才行。

    如此,就可以给况擎野争取时间。

    对,就这么干。

    然,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她一出来,那个司机女人就将她尿样接了过去,“我来聂小姐拿吧。”

    绵绵:“……”

    “这多不好意思,又不是别的东西,这种东西怎么好劳烦别人拿,还是我自己来吧。”绵绵伸手去接。

    却是被司机女人避过,“没关系,又不是徒手拿,这不是有杯子吗?”

    绵绵:“……”

    好吧,你赢了。

    司机女人走在前面,绵绵磨磨蹭蹭跟在后面。

    她在想,这个女人踩着这么高的高跟鞋,怎么就不崴个脚,或者滑个倒什么的?

    又或者人来人往,怎么就没个人突然撞上这个女人呢?

    她撞上去?

    会不会太刻意了,此地无银?

    算了,她已经尽力了。

    来到妇产科门口,绵绵东张西望好希望看到某个人,可是没有,司机女人已经将尿样端了进去。

    绵绵进去的时候,那个张医生正将一条测试早孕的试纸一头放进尿液里,绵绵闭眼,至此已成定局,再无任何机会推脱逃避。

    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其实结果出来只是片刻,可她却觉得就像是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脑子里空白一片,都不知道一会儿该如何跟况老爷子解释。

    看到张医生拿起那条试纸,她双腿发软,站都有些站不住。

    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快步进来,“爷爷,聂臻。”

    熟悉的声音入耳,绵绵惊喜回头。

    况擎野!

    终于来了。

    男人上身着一件纯白的手工定制款半商务半休闲那种衬衣,下身黑色西裤,纵然脚步匆匆,依旧从容不迫。

    男人并未看她,而是看向坐在一旁沙发椅上等待的况老爷子。

    “爷爷,你身体不好,操心这些做什么?”

    老爷子轻哼:“我不操心谁操心?你吗?听说你们都二十多天没见过面了,你就是这样操心的。”

    男人这才瞥了绵绵一眼。

    耐心跟老爷子解释:“这段时间公司事多,聂臻也忙。”

    “忙忙忙,又是忙,再忙也要传宗接代不是?”

    男人:“……”

    绵绵:“……”

    “好了,我知道错了,”男人走过去,在况老爷子边上坐下,“我有私人医生,集团里也有医务人员,要做孕检根本不需要来医院的,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金医生……”

    “以后让金医生检吧,这次来都来了,就在这里检查。”况老爷子将他的话打断,末了,又转眸问向张医生,“什么情况?”

    绵绵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张医生微微一笑:“其实尿检只能检测出是否怀孕,其余的并不能看出什么,从聂小姐这张试纸的检测结果来看,我只能说,一,出现了两条杠杠,证明的确有孕在身,二,从显色程度来看,颜色深,说明孕相明显。”

    有……有孕在身?

    绵绵震惊了。

    男人显然也很意外,只不过,他会掩饰,错愕的表情稍纵即逝,没被任何人捕捉到。

    “能给我看看吗?”

    难以置信,绵绵走到张医生面前。

    张医生将试纸递给她。

    两条紫红色的杠杠入眼,绵绵呼吸一滞。

    这怎么可能?

    她看看试纸,又看看那杯尿样。

    的确是她的。

    她又想了想自己大姨妈的日期。

    汗,这个月好像真的没来,每天早出晚归忙咖啡馆里的事,压根就没注意这玩意儿来没来。

    只是,她怎么可能会怀孕?平生就跟况擎野发生过一次关系,事后就吃了避孕药的,人工授精她又还没有做,怎么就怀孕了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抬眸看向况擎野。

    男人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

    “况老,需要再给聂小姐安排其他方面的检查吗?”

    “不用了,回公司检查。”说话的,不是况老爷子,而是况擎野。

    话落,人已起了身。

    让绵绵意外的是,这次况老爷子竟然也没有阻止,且当即顺了男人的意:“那也行吧,到时金医生的检查报告给我一份。”

    “嗯。”

    也就是这时,绵绵才忽然意识到,况老爷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带她来孕检的目的,其实是怀疑她没有怀孕吧?

    不然,不会原本那么坚持要在这家医院检查的,得知她真的怀孕后,态度转变得那么快。

    将老爷子送上了车,目送着车子离开,男人掏出手机拨给官慎。

    “把车开过来,门诊门口。”

    一直等在车里的官慎分分钟就将宾利开了过来。

    也没等官慎下车替他开门,男人径直拉了车门坐进去,与此同时,看向绵绵:“上车。”

    绵绵还有些浑浑噩噩的缓不过来,反应了一下才回过神,从车头绕过去,打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

    一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

    到了况氏集团,男人走总裁专用电梯,官慎乘员工电梯。

    绵绵犹豫了下,见男人也没有让她一起的意思,就快步跟上官慎,同他一起乘的员工电梯上去。

    总裁专用高大上的电梯自然是先到,他们到达七十二层的时候,男人已经进办公室有一会儿了。

    她敲了敲门,才推门进去。

    还以为看到的会是跟往常一样,男人坐在办公桌边,这次出乎意料的不是,男人站在一侧的落地玻璃窗边,俯瞰着外面不知哪里,身形笔直、背影清冷,像高高在上的王者,又像是孤独的帝王,从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玻璃透明、一尘不染,仿若无物,就像是他站在悬崖边,随时都准备一跃而下似的。

    反手关好门,她拾步走过去,在距离男人还有好几步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站定。

    抿唇等了好一会儿,见男人也没回身,也没开口,她只得先出了声。

    “况总,关于这个孩子……”

    闻言,男人徐徐转过身,面对着她,扬目,静静地看着她,似是在等她继续。

    **

    【两章并一章,更新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